【橫河直播】從李文亮到張展 瘟疫大選回顧展望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31日訊】 2020年过去了,这是我横河观点频道今年最后一个节目,先预祝大家新年好。

今年一年,从一开始就有迹象表明这会是非常不寻常的一年,这可以从此前两年的美中贸易战和香港反送中抗争看到一些端倪,但没有人会想到这样的惊涛骇浪,

疫情,去年今天,李文亮医生在微信上提醒同行医生说是出现了SARS病例,要注意防护和安全,成为中共病毒肆虐全球的第一个警告。一年以后的12月28日,上海公民记者张展因为向公众和世界披露武汉肺炎真相而被判刑4年。

李文亮作为吹哨人是无意识的,而张展的揭露真相是有意识的,这是一大进步。在这期间,还有一些同样值得关注的人,如“老子到处说”的艾芬、同样是公民记者的陈实秋、李泽华和方斌,这里我特别想强调一下方斌,方斌是公民记者中唯一一个被中共当局带走后仍然下落不明的,也是公民记者中唯一一个直指中共邪恶本质是此次武汉疫情的根本原因的。我们在回忆李文亮和支持张展的同时,特别不能忘记方斌和他指出的疫情实质。

中共当局训诫李文亮,还可以说成是武汉地方当局为维稳而采取的条件反射性反应,但一年后判刑张展,是在全球追责,中共甩锅,疫情全球性恶化开始之际,彻头彻尾是蓄意行动。

李文亮事件,标志一个人类从未经历过的流行性瘟疫的开始,而张展事件则标志着疫情很可能到了一个转折点。這幾天英國、南非、中國大陸,現在美國等地都發現了新的更具傳染性的突變病毒株,中國大陸多個城市再次封城。這個當口上判張展,是為了封殺疫情信息傳播嗎?如果是,那真不是好消息,如果不是疫情非常嚴重,還會是什麼理由呢?想到以前看到一篇文章,说看到瘟神离开中国到其它国家去,说我还会回来的。

讲到疫情转折点,就要讲讲这次疫情的不寻常之处。首先,是没有明显的高峰和低谷,虽然早期在武汉和湖北疫情相当凶险,但扩散到全世界后,在第一波高峰过去后,就一直维持在一个水平,直到这次的所谓突变株出现。拖的时间很长。比较一下100年前的西班牙流感, 虽说是持续三年,就是从1918到1920,但从1918年春天开始的第一波和一般的流感没有太大的不同,但真正的死亡率高的是1918年秋季开始的第二波,两波直接有明显的低谷,而且不是人为治疗或预防措施造成的。由于第三波要小很多,可以看到真正的危害可以局限在一年之内。而这次中共病毒,一年过去了,对于疫情的走向似乎没有人有预测,跟不要说告一段落了。人们还在满怀希望的等着疫苗呢。前景不明是一大特点。

第二个特点就是对全球政治经济冲击力巨大。在我的印象中,人类进入现代社会后,还没有世界性的封闭国界和经济的先例,即使是两次世界大战,不直接参战的国家经济都没有停顿,直接参战的但战争不在本土打的,如美国、加拿大、澳洲等,日常经济还是继续,而1918大流感也没有听说过封城的。局部的封锁只发生在边远地区,而不是人口密集的大城市。谁能想象纽约被封城,商店关门大半年?发达国家服务业所占比例很大,而这次对服务业和一般中小企业的打击力特别大。

对医学科学研究伦理的冲击和反思。虽然还没有提到议事日程上,很多人保持了对疫情起源的怀疑态度,以及医学科学研究对人类形成威胁的功能增强性实验。

歡迎訂閱 + 按小鈴鐺:https://www.youtube.com/c/橫河觀點?sub_co… (小鈴鐺記得開起“全部”通知)

請加入我們的Rumble:https://rumble.com/c/Henghe
大陸觀看連結:https://is.gd/qbpXGk(隨時變更)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