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當2歲童被趕下飛機時 美國已變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Dennis Prager撰文/慧婕編譯

您可能已經看過一家人從美聯航(United Airlines)飛機上被趕下來的視頻,只因為兩歲的女兒不願戴口罩。儘管她的一家人都戴著口罩,並且父親答應用女兒的口罩遮住女兒的臉,但他們仍被逐出機艙。儘管這孩子完全沒有症狀,儘管孩子們將COVID-19傳播給成人的可能性極為罕見——這也是為什麼瑞典在整個春季和夏季都保持學校開放,學生不戴口罩上學的原因——該航空公司下達了命令,而空乘不折不扣地執行了命令。

觀看視頻時,我奇怪乘務員的想法是什麼。例如,他是否感到這很荒謬,更不用說殘酷了?他是否知道2歲兒童實際上對別人不會造成健康風險?他有沒有意識到為什麼成年人在吃飯時可以不戴口罩坐在離其他乘客只有幾英寸的地方,而只坐在她家人身旁的2歲孩子卻需要戴口罩?

還是他認為因為一個2歲的孩子不戴口罩而將一家人從飛機上踢下來是履行了一項崇高的服務?

我希望他是不得不執行一個愚蠢的規則,別無選擇。如果這樣,他和美國都尚存希望。否則,他是在任何社會中最可怕的人當中的一個荒謬的機器人。

美聯航是否認為將2歲兒童視為危險的疾病傳播者而強制執行的政策是合理的和人道的?

我們可以假設以下情況:

美聯航的算計是,如果不嚴格執行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的所有指令,將會導致兩個不利後果:1)人們因為恐懼而拒乘美聯航;2)如果美聯航允許2歲的兒童沒戴口罩的情況下有人傳染上COVID-19,則航空公司將被起訴。

關於兒童戴口罩的問題,CDC網站指出:「2歲以下的兒童不應佩戴口罩。」CDC將「不應」特意用大寫字體。

因此,儘管CDC對2歲以下的兒童一定不能戴口罩的規定是強力的,而一個剛滿2歲的孩子卻會對飛機上的其他人構成致命的威脅。如果她不願戴口罩,則必須被從飛機上踢出。

歡迎來到2020年的美國。

毫不誇張地說,2020年成為應該質疑美國是否仍然可以宣稱自己為「自由之國土」或者「勇敢之家」的一年。

也許是時候用另一首歌曲代替我們的國歌了,我們不應該再唱一首我們很多人已經不再相信的歌。當一半的美國人唱這些歌詞時,他們不再指自己或希望美國所要成為的樣子。

關於我們這些投票給川普(特朗普)總統的一半(或多或少)美國人仍然相信,美國應該是自由和勇者的土地。但是我們中的另一半,包括整個精英階層——主流媒體;從小學到研究生的整個教育體系;國家,大多數州和所有主要城市的官僚機構;以及民主黨——既不崇尚自由也不尋求勇敢。

當我看到美國人在戶外戴著口罩時,我的第一反應是哀悼理性的隕滅,第二是想知道他們是在哪所大學受到的教育。因為大學對大多數學生所做的許多其它可怕的事情之一就是使他們感到恐懼:不僅害怕遛狗時經過另一個人而死亡,而且害怕因全球變暖而死亡,並且懼怕任何不是學校灌輸給他們的想法。這就是為什麼他們和大多數教授反對保守派在學校裡講座。對於被洗腦的人來說,不同的想法令他們恐懼,並使他們感到「不安全」(因此,在許多大學中都設有「安全空間」(safe space))。

當病毒在1968年殺害了大約165,000名美國人,並在1957年殺害了大約225,000名美國人(根據當前美國人口進行調整後的數字)時,健康的美國人沒有被隔離;沒有人躲在口罩後面;沒有學校被關閉;沒有商店或飯館倒閉。為什麼?

因為人們知道病毒和死亡本來就是生活中的悲劇現實,那時人們從未剝奪過孩子上學、交朋友的權利和他們的童年生活。美國人不曾因為有些人感染了病毒而死亡,就讓99%的人停止生活和謀生。在那個美國,新聞媒體不曾專門致力於恐嚇美國人。最重要的是,那時左派尚未成功摧毀美國。畢竟,那時的美國人上大學的人數要少得多,而高中和小學老師仍然視自己的職業以教育為天職,而不是灌輸洗腦。

所有這一切解釋了我們如何到了今天美聯航可以將一名2歲女孩從飛機上趕下去的地步,而大概一半的乘客支持對她的驅逐,而另一半則被嚇得保持沉默。

原文When 2-Year-Olds Are Thrown Off Airplanes, You Know America Has Changed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丹尼斯‧普拉格(Dennis Prager)是全國性的電台脫口秀主持人和專欄作家。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