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善:中共「交流」變滲透 自由世界應警覺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九日,美國聯邦參議員瑪莎‧布萊克本恩(Marsha Blackburn)表示,一些民主黨人「一直與中共密切勾結,情況嚴重,卻不追究那些威脅國家安全的問題,例如民主黨眾議員埃里克‧斯沃韋爾(Eric Swalwell)與中共女間諜有染的事件」。她說,涉及醜聞的斯沃韋爾就在眾議院常設情報委員會任職,包括調查網絡攻擊事件期間仍然在職。

十二月十四日,美國國土安全部(DHS)表示,「整個聯邦政府都遭到網絡入侵」,要求各聯邦機構必須立即斷開SolarWinds公司的Orion軟件。SolarWinds是美國聯邦政府部門和前十大電信公司的供應商、美軍的網絡服務供應商,也是這次大選舞弊投票機Dominion公司的服務供應商

同一天,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受訪表示,中共是對美國與自由世界的最大威脅,它利用商業活動建立霸權、擴大影響權力,包括盜竊數百萬個美國工作崗位。上週三,蓬佩奧演講提及中共間諜滲透到美國教育機構,中共資金收買美國大學。他說,中共滲透了美國政界,包括市長和州、市議員層級,也可能滲透到行政部門。

八月中旬,一份載有中共195萬黨員的名單曝光,國際組織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IPAC)調查後發現,中共黨員已經滲透美國、英國與澳洲等西方社會的各個角落。專家表示,此僅冰山一角,全球幾乎所有領域都有中共滲透的影子,應將中共列為非法、反人類組織,徹底追討。

中共長年不斷的滲透西方世界,它採取了各種形式,包括散布謊言,攻擊外國公司和政府;操縱國際組織,推出各式代理人遂行蠶食鯨吞;假借言論自由,壓制海外批評的聲音;購買、盜竊或強制轉移高科技。中共潛藏侵略野心,前述眾議員間諜案、網絡入侵與收買大學等已陸續曝光,美國國家安全飽受嚴重威脅。

過去幾十年來,中共滲透了全球政治、經濟、金融和傳媒、文化等所有領域的各個角落,甚至這次美國總統大選都有中共的黑手。年初「武漢肺炎」(COVID-19病毒)爆發時,中共海外人員在一夜之間搶光全球20億個口罩,其後更把醫療資源當作霸權武器,即可窺見此問題的嚴重性。

在一味專注「經濟全球化」的迷思下,西方世界扶植了中共,養虎貽患,終於滋養中共成為全球最大犯罪組織。近200萬的中共黨員,如同病毒與木馬,逐步占領西方國度。各國政府,多年來陷入中共的紅色牢籠中而不自覺;歐美對於中共長達半世紀的綏靖政策,如今證明只是姑息養奸。亡羊補牢,猶未晚也。杜絕中共滲透,已成自由世界的當務之急。

情色間諜或網絡滲透,較容易整備提防;許多以「同鄉會、商會、文化交流」為包裝的紅色機構,很多西方人士卻無戒心。中共利用美國社會自由開放的特點,通過「孔子學院」(Confucius Institute)進行綿密的滲透,即為一例。

二零零四年創立的「孔子學院」,遍布162個國家、541所大學院校,表面上傳播中國文化為宗旨,其實是替中共意識型態宣傳的「統戰兼洗腦」機器,在國際間臭名遠播,近年迭遭各國下架,德、法、瑞典、澳洲等國接連下令撤銷合作關係。瑞典最後一家在今年四月熄燈,澳洲新南威爾斯州的「孔子學院」更在去年就全部收攤。

長期以來,「孔子學院」就是中共傳播以「黨文化」扭曲中國歷史的重要渠道。原中共中央常委李長春曾公開說:「孔子學院是中國海外宣傳的重要組成部分」。美國參議院「國土安全和政府事務委員會」去年發布報告指出,中共在「孔子學院」已花費了近兩億美元,此宣傳機構的存在是中共長遠戰略的一部分。

今年八月十三日,美國國務院宣布將「孔子學院」視為「外國使團」(foreign embassies)。十月十五日,國務卿蓬佩奧直言,「孔子學院」不應該存在於美國教育機構內,他要求從幼稚園、高中(K-12)到大學的每所學校,今年底前必須全部關閉「孔子學院」。

研究馬克思主義激進活動與恐怖組織的專家特雷弗‧勞登(Trevor Loudon)曾說,中共領事館與親共團體「華人進步會」(Chinese progressive Association )建立了龐大的選民登記網絡,以拉攏數十萬選民投票給拜登,企圖翻轉各州投票結果,左右美國大選。

美國前中情局官員查爾斯‧法迪斯(Charles Faddis)強調,中共「統一戰線」在全球開展顛覆其它國家的運作,例如美國街頭「黑命貴」運動的很多資金,即來自中共背景的「華人進步會」。

過往數十年,自由世界民主國家的軟弱不振與優柔寡斷,才讓中共為所欲為。中共不是一般正常的政黨或政權,它是共產邪靈在人間的代表,其終極目標是宰制世界,最終毀滅全人類。當前就是正義與邪惡的較量,民主國家必須採行具體作為,反擊中共的嚴重威脅。各國政府務須堅守理念、捍衛傳統價值,自由世界齊心合力,徹底滌蕩共產邪靈,確保人間再無紅魔之害。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