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最高法黑手揭曉 共軍惹惱印太美軍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18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忠誠」這個詞,代表的是美德。子女要對父母忠誠,每個人要對自己的事業忠誠,對國家忠誠。實際上在我們平時的工作中,嚴格講,也要對自己的上司「忠誠」,實際上是這樣的,不然你可能會被炒魷魚。

川普:佯敗辨忠奸 美網友盤點他的真實戰績】

川普很多年前,還沒當總統的時候,曾接受過一段採訪,談到了他對「忠誠」兩個字看得無比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他提到了可能會如何檢驗忠誠的做法。原本的視頻因為有配樂,可能會有版權問題,所以在這裡沒法給大家播放出來,我就復述一下川普所講的。

他說啊:他要求自己,要對別人非常忠誠,就算有時會忠誠於一個錯誤的人,但他也會這樣要求自己,因此他發現如果別人對他不忠誠,哪怕是只有一點點,他都會認為這是很可怕的行為。接著,他說,也許某一天,他會在一個特定時間段以內,假裝失敗,失去一切,在這個期間,他就要看看誰是忠誠的,誰是不忠誠的,當時川普說這話的時候,他已經用過這種「佯敗」的戰術了,他說自己收穫頗豐。而且他說這樣做之後他發現,有時候人是無法預測誰會非常忠誠,有的人看上去十分忠誠,但是隨後證明並不可靠,有的人看上去對他是最忠誠的了,但隨後證明不是,他在採訪中還說了一句話:他要排除掉所有不忠誠的人。

川普一生大部分時間都在做leader,相信他對這種測試忠誠的方式已經駕輕就熟,有人可能會說「忠誠」聽起來像是君王用的詞彙,不是總統,但是我不相信,如果你作為leader,你會希望你的團隊成員對你不忠誠。實際上道理是一樣的。

我看有人就已經把這次大選比喻為一塊「照妖鏡」,在這個看上去是川普2017年1月就任之後最艱難的一個時刻,所謂「患難見真情」,這個時候,才真的能看出來,誰是真的能陪你走到最後的人。外部的敵人不可怕,就怕內部的人動搖,或者乾脆就是打入內部的反派人物。在這次大選中,我們看到了好多紅皮藍骨的共和黨人,還有表面是保守派,實際上卻在危害保守派的人物,我們今天還會談到。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這次大選爭議問題的出現,又是一個辨識忠奸善惡的好機會!

已經有美國網友統計,結合目前的資料,在排除爭議問題後,川普應有的得票數據。

普選票至少會得到8300多萬張,而拜登可能只有2千到3千萬票;贏下了美國的縣應該有2497個,而拜登只有477個;最後,選舉人票數,川普應該在410到420票之間,拜登應該只有120到128票。可見大選中存在的問題,為禍之烈。

【白宮顧問納瓦羅公布大選爭議問題報告】

白宮貿易顧問彼得·納瓦羅12月17日發布了一份報告,題目是:選舉違規的六大關鍵層面。比較全面地概括了本次大選中的關鍵問題,包括:直接的選民造假,選票處理不當,有爭議的程序違規,違反平等條款,投票機違規,還有重大的統計異常。基於對這六個關鍵層面的詳細分析,納瓦羅得出了至少八項結論:

第一,任何人,特別是主流媒體,宣稱不存在選舉爭議問題是不負責任的;第二,目前已經發現的問題選票,其數量足以呈現一個不一樣的結果;第三,六大關鍵州,全都存在以上提到的六個關鍵問題,但是他們又有各自不同的問題存在;第四,選舉違規不是單一存在,而是廣泛存在;第五,反川普的媒體和社交媒體成了掩蓋真相的同謀;第六,所有記者、評論人士和政治家,應該直面問題,參與調查,找出大選真相;第七,立法和司法部門,也沒有對相關六個關鍵層面進行積極全面地調查;第八,如果不能正視當前的問題,美國將面臨再也無法舉行公平選舉的現實風險,而1月5日在喬治亞州的聯邦參議員複選,就是一次初步檢驗的機會。

【喬治亞全州簽名驗票 內華達現數千非公民投票】

12月16日,喬治亞州州務卿拉芬斯珀格,在公眾壓力下正式宣布,州政府將與喬治亞州大學合作,將在全州進行選票簽名的驗證,而且針對缺席選票,還要進行兩次驗證。這是川普一直要喬治亞州做的事情,如今終於得到執行,這對川普團隊來說是一個好消息。但是這個行動來得太遲,之前喬治亞州已經進行了至少兩次重新計票,都沒有驗證簽名,沒什麼意義。那這一次為什麼喬州州務卿為什麼願意驗證了呢?最近兩天,大家應該注意到了,林伍德律師不斷指責喬州州務卿和州長與中共關係曖昧,並預測他們需要坐牢,相關推文也得到川普總統的轉載。或許是拉芬斯珀格的行動,是在內外壓力之下促成的。然而,最好喬治亞州務卿不要在這個執行過程中,再耍什麼花招,拖延時間。

而根據川普17日上午發出的推文,內華達州的一項新公開的數據表明,有成千上萬的非公民投票,這是完全不合法的,相關選票都應該作廢。

最高法院,也有新的進展。

【美首席大法官「反川」對話被揭 鮑威爾案列入最高法】

大家還記得鮑威爾律師此前說釋放「大海怪」,當時他提出了兩份訴狀,一個針對喬治亞州,一個針對密歇根州。目前,有關密歇根的訴訟,已經在12月16日成功加入了最高法院待審案件的列表,換句話說,就是最高法院已經悄悄接了這件案子,此前「德州訴4州」的案子,最高法院沒有接。而另外鮑威爾律師在喬治亞州的案子,被該州的聯邦地區法官Timothy Batten駁回後,目前還沒有最新的消息。

密歇根州的案子在大約10天前,也被密歇根州的聯邦地區法官Linda Parker駁回,但是鮑威爾律師沒有再上訴到聯邦巡迴法庭,而是直接把案子遞到了最高法院,這件案子如果成功,可以翻轉密歇根州的大選結果。

美國有一家網站叫Law&Crime,在16日的時候刊文分析了鮑威爾提交給最高法院的密歇根案。文章認為,這件案子雖然進了最高法院,但是也不能保證任何一名法官會進一步受理這件案子,理由是鮑威爾的論據不足。不過,這一次鮑威爾向最高法院提交的訴狀中,包含了本週密歇根安特裡姆縣的最新發現,經密歇根州法官批准,專業IT團隊對安特裡姆縣超過16台Dominion投票機進行司法驗證後得出結論,這些投票機的錯誤率超過68%,遠遠超出法律上所允許的範圍。不知道這一調查證據,會不會成為一個game changer,現在外界還等待,看最高法院何時會對鮑威爾律師提交的密歇根案,做出是否受理的表態。

但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茨,始終不讓人放心。雖然他這個「首席」大法官,並沒有什麼實權,通常就是起到一個召集的作用。但他可是號稱保守派大法官,但做的事,總讓人懷疑他長有「反骨」。

17日下午,林伍德律師在推特上發文說:這可能是我今生發出的最重要的推文,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茨腐化墮落,應該立即辭職,左派大法官斯蒂芬·布雷耶也應該立即辭職,他們都是反川普勢力,致力於阻止公眾了解真相。

林伍德在隨後的另一篇推文中解釋了原因,揭露了一個可怕的內幕,他說:今年8月19日,約翰·羅伯茨在一次電話中討論川普,他用髒話罵著說,說確信川普永遠不會連任。而且林伍德還指出:約翰·羅伯茨跟另一名最高法院左派大法官斯蒂芬·布雷耶,還聊到了如何讓川普選不上的話題。

這是個非常重磅的消息。只是林伍德律師在發推的時候,並沒有附帶消息來源。不過在過了差不多一個小時後,林伍德又發了一篇推文說:他的有關約翰·羅伯茨的指控,其相關的文件已經分發到了其他幾個人的手上,而且林伍德聲稱,當一個人沒辦法封殺消息的時候,就要打擊發出消息的那個人,但是真相不會被掩蓋,也不會被消滅,我確信我所言的都是真的。

這是非常非常重大的指控,一個美國的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不僅帶有明顯的政治偏見,而且參與討論,如何阻止一個總統人選連任。也許德州訴4州的案子沒有被最高法院接受,已經有了答案,有這樣的流氓法官在,那他會傾盡所能去阻止可能挑戰大選爭議性結果的案子。現在,公眾正翹首以盼,看看這個所謂的首席大法官,要怎麼「接招」。林伍德的指控,足以讓約翰·羅伯茨引咎辭職,或者是被彈劾,而且連帶的左派大法官斯蒂芬·布雷耶,都要一起下台。如果是這樣的話,最高法院這池水啊,會更清澈些。

現在,川普的法律戰場正在悄悄出現一些變化,而這種變化,對川普是有利的。在川普本人還沒有明確表態的另一條戰線上,也有進展,就是利用總統特權恢復選舉誠信的這條潛在的戰線。

【外國干預大選報告延遲提交真相 情報總監或已經回報總統】

大家都知道,美國情報總監拉特克利夫,原本是要依據川普2018年簽署的制裁外國干預選舉行政令,在截至12月18日以前,提交相應的評估報告,但是16日突然傳出消息,拉特克利夫無法在12月18日的最後期限,按期提交評估報告,根據目前的消息,可能要在1月份才發布。

這個原因是什麼呢?關鍵是在中共干預大選的問題上出現了分歧,導致的這一結果。

根據美國《布萊特巴特新聞》的報導,拉特克利夫是因為,當前的報告還沒法準確反映情報界正在進行的爭論,所以要再等等。細緻點說,包含至少三個原因:

第一,情報界目前的觀點非常分裂,很多資深的情報分析人參與了討論,他們一方認為,中共介入大選的原始情報份量很足,遠超預估,顯示出了中共有意並且採取了干預大選的行動,並且每天還會收到相關的情報,例如,這其中包括中共利用美國社交媒體散佈謠言,包括放大並且傳播一種概念,塗抹川普是「白人至上主義者」;另一方則認為,這些中共干預大選的行動非常少,甚至有些只有意向但並沒有採取實際行動。這是第一個原因;

第二,因為這種分歧的存在,所以情報界的這些人就在爭執,看要不要把「中共干預選舉」在報告中列為獨立的一個章節,大家知道,要想強調事情的嚴重性,那一定是要獨立成章節,才更說明問題啊,所以情報界在這一點上,也達不成共識;

第三,這份評估報告,從技術上來說,必須反映出情報界內部對中共干預選舉問題的分歧,正反兩方的觀點必須在報告中都要提到,如果這樣的話,目前爭論十分兩極化,已經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分歧,說明討論還不成熟,不適合寫進報告。

以上三個點,是報告推遲發佈的原因。而根據一名高級情報官對福克斯新聞透露的內容,拉特克利夫是想準確、真實地反映出中共等外國勢力干預大選的情況。但我們看到了,要想揭露中共惡行,在美國情報界內部,都有阻力,可見中共滲透之烈。

在拉特克利夫推遲發佈報告的消息傳出後,一名知道內情的高級美國國家安全官員對媒體透露說:很高興看到拉特克利夫敢於在情報界內部提出中共的問題,這是一場教科書級的案子,顯示情報問題如何被政治化處理,而這裡的「政治」,卻是反川普的政治,因為這個案子暴露出在中情局的核心圈,有一些人不想給川普有關中共干預大選的「口實」、話料,但是我們都知道,中共就是干預了。而且這份評估報告,在以機密形式送交國會後,過幾週就可以依法向公眾公開,屆時會助燃公眾對中共的負面情緒。

這樣看來,報告是因為情報界中,來自中情局的一些反川普勢力的阻礙,而不能如期發布。但是這並不影響拉特克利夫表達觀點,根據CBS資深記者凱瑟琳·赫里奇(Catherine Herridge)在16日的報導,拉特克利夫明確表示:今年11月份的大選,中共、伊朗和俄羅斯,進行了干預。而且拉特克利夫12月3日還在《華爾街日報》發表專文,他說:冷戰時期及之後,蘇聯以及俄羅斯是美國防範的重點,而在2000年的世紀之交後,反恐又成為美國的首要任務,但是今天,我們必須擦亮眼睛,看清擺在我們面前的事實,簡單而真實的事實,「中共」是美國接下來要面對的首要國家安全問題。

大家知道拉特克利夫以上這句話的嚴重性嗎?想想美國是如何對待前蘇聯以及那些恐怖組織,還有他們這些勢力的下場,我想大家就懂了。這樣發展下去,美國是要採取實際行動的,那就不是喊喊話那樣簡單了。

而對於2018年制裁外國干預選舉行政令,有一個細節,不知道大家是否注意到了。這個行政令中有一段話,說明了總統要想掌握外國干預大選的信息,並不一定要指望這個評估報告,這個行政令中有一段話,是這樣要求的,說:本行政令的任何條款,都不能阻止任何情報界的長官,或任何職位適當的長官,可以在任何時間,通過任何適當的渠道,將外國干預美國選舉的信息、分析、評估,匯報給總統。

所以,我看已經有英文大紀元的調查記者提到說,很可能就在拉特克利夫16日宣布推遲發布報告的同一天,他已經向川普總統做了自己調查結果的匯報。而向總統匯報,根據行政令,有沒有這個報告,是無所謂的。

【火藥味?國務院定性中共 國防部還有一狠角色】

可能正因如此,12月17日凌晨開始,美國國務院發布了至少四則連續的推文,從國家主權、安全、學術自由、金融市場等多個方面,論述中共已經構成了對美國最大且真實的安全威脅。

系列推文的第一句話,就引用了川普的話說:美國是個主權國家,政府的首要任務是保護公民的安全。第二條推文轉引了蓬佩奧的一段講話,蓬佩奧提到:習近平想讓中共成為世界頭號強權,正在著手這麼做,也正在建設中共的軍隊,同時在全世界進行著一場施加影響力的戰役,也許對每一個坐在家裡的人來說,這是遙不可及的事,但對於習近平來說,這是一個正在進行的野心勃勃的行動。

在第三段推文中,國務院發布了一張非常醒目的圖片,明確寫的是中共而不是中國,圖片上說:中共展示出真實的威脅。

最後一條推文,就是說中共的威脅和滲透,已經進入到美國的金融、教育等多個層面。

大選之後,川普政府打擊中共的動作非常密集。國防部也進行了大換血,這對中共來說都不是好消息。國防部還有一個新換上來的「狠角色」,大家可以知道一下。

他叫Scott O’Grady,是1995年的美國戰爭英雄。當時他的戰機在波斯尼亞(Bosnia)被擊落,但他倖存了,不過,掉落的地方卻是一片叢林,他靠著吃青草、樹葉甚至小蟲子,捱過了6天時間,最後成功獲救。本週一,這個人被白宮任命為助理國防部長,負責國家安全事務。這個人非常反感社會主義,他曾在一個電台廣播節目裡,說前總統奧巴馬還有他的一些軍事將領,是「發了誓的社會主義者」,並且轉推了很多對希拉里和索羅斯這些左派人物的指控言論,包括說他們協助推動了今年11月份外國勢力對美國大選的干預。大選後,國防部高層新換上來的都是這樣的人,川普政府在為什麼做準備呢?

在我剛剛說的,國務院發出那個系列推文之前的十幾個小時期間,還發生了這麼一件事。

【不安因素:共軍罕見拒絕出席美中軍方常規安全對話】

1998年以來,美軍和共軍,為了有效溝通,以及避免在海上及空中擦槍走火的情況,他們會每年舉辦「美中海空軍事安全對話會」,今年的會議應該在12月14到16日舉行,但美軍印太司令部16日在自己的網站上發文說:中共軍隊拒絕出席雙方協議中規定的會議,這是中共不尊重自己承諾的又一個範例,這給其他還想跟中共談協議的國家,又樹立了一個「樣板」。而中共方面,則在自己的海軍微博上發文說:不出席的原因是,美軍擅自改變會話的性質,執意推動單方面議題,說美軍不專業、不友好、不具建設性。但是美軍到底是什麼「單方面議題」,聲明並沒有說,但是一定跟敦促中共軍隊遵守國際規矩是有關聯的。

而且我相信,美軍肯定也已經知道,中共是絕不會守規矩的,但這現在就是川普政府定下的國策,知道你中共做不到,也得這樣要求,一件件事都要求無果,那怎麼辦,再後面的事可能就嚴重了。但是如果是拜登掌權,這一切全都會打回原點,中共的壓力也會大限度地減少。

那麼現在,美國中央司令部,還有中共海軍,先後在同一件事上互相喊話,這是近來比較罕見的。中共的做法,無疑是進一步加劇緊張關係,並且增加了兩軍出現擦槍走火的可能性。

【中共「滅活」疫苗的巨大危險】

而最近,有中共黨員滲透進美國輝瑞製藥的消息,也受到了很多關注,林伍德律師就擔心輝瑞的製藥,不要出什麼問題,因為美軍即將接受疫苗接種。

而中共自己生產的疫苗,那問題就是直接擺在表面上了。

綜合海外華文媒體的報導,接種過中共「滅活疫苗」的外派到海外的華人勞工,頻頻出現問題。在安哥拉,至少17人傳出感染,在塞爾維亞,大約300人確診,他們大多接種了中共「國藥集團」的疫苗,此前也有民間消息說,在烏干達的47名中國工人,也感染了。這些都是接種了中共自己生產的「滅活疫苗」。

什麼叫「滅活疫苗」呢?根據台灣中央研究院生物醫學科學研究所的專家何美鄉博士的介紹,「滅活疫苗」的一個製作步驟,就是就是把病毒養出來,然後再把病毒殺死,也就是說,這個疫苗本身就是病毒做的。但這個「滅活疫苗」的歷史背景,顯示它並不可靠,所以她說台灣根本不會研發和使用這種「全病毒疫苗」。

大紀元的評論員、具有很強醫學背景的林曉旭博士也介紹說,「滅活疫苗」的生產過程本身風險很大,首先這些病毒會不會全都被殺死,這是其一,其二,在殺死病毒過程中,要加入很多化學元素,這些會不會對人體有害有副作用,這些都是問題。

所以,中共自己生產的「滅活疫苗」,搞不好它打到人體裡的就直接是病毒,或者會引發一些副作用。但中共為什麼這麼做呢,而且還爭分奪秒在短時間內要做出來,因為中共不是抱著一個科學態度在做,而是完成政治任務,這更增加了中共自己生產疫苗的危險性。

如果讓這樣的政權成為世界老大,那可能真的是世界末日。

好,歡迎大家加入我的telegram(電報)群組,地址是t.me/xwpajq_us,還有我的parler帳號,跟推特一樣,都是@xwpajq。同樣的,我們現在仍在YouTube上發片,還是歡迎您訂閱本頻道,並點擊小鈴鐺,獲得節目發布通知,也歡迎加入我們的會員。那這期節目就到這裡,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再會!

支持我們: http://bit.ly/DayuTime
歡迎訂閱頻道 +打開小鈴鐺: http://bit.ly/PAJQsub
追蹤部落格: http://bit.ly/DayuBlog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