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伯恩:大選舞弊是中共「殺手鐧」

(英文大紀元記者Simon Veazey、Jan Jekielek報導/陳霆編譯)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17日訊】科技億萬富翁、美國電商巨頭Overstock創始人帕特里克·伯恩(Patrick Byrne)早在8月,就組建了一個網絡情報團隊,對美國的投票系統進行分析。他表示,選舉舞弊就是中共祕密的「殺手鐧」,這個問題長期以來一直困擾著國家安全鷹派人士。

伯恩接受《大紀元時報》「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採訪時說:「十多年來,中國文書中一直提到,即將出現可一舉拿下美國的『殺手鐧』。」

「美國的國家安全界一直試圖弄清楚這個問題。是他們的新航母嗎?是高超音速導彈嗎?是這個,還是那個,是電磁脈衝武器嗎?」

「我不這麼認為」,他對主持人楊傑凱(Jan Jekielek)說,「一舉擊倒美國的行動,就是我們現在所經歷的。」

2020年大選中涉及了「大規模的選舉欺詐」,他強調說,「不是選民欺詐,而是選舉欺詐。」

在律師林·伍德(Lin Wood)和西德尼·鮑威爾(Sidney Powell)所提起訴訟中,伯恩一直支持著訴訟中所需要的研究。他還一直與數據公司「同盟特別行動組」(ASOG)合作,該公司最近對密歇根州安特里姆縣的Dominion投票機,進行了取證審計。

伯恩說,他早在8月就開始調查,結果正如他所料,在11月選舉中觀察到了非常不正常的情況。

他說,他的網絡安全專家團隊現在認為,至少有兩款已滲透美國的主要投票系統,「幕後黑手」是中國開發人員。

美國大選選舉軟件和系統的供應商,已對投票違規的指控做出回應,他們一概否認系統可被操縱,也否認他們與外國政府有任何不正當聯繫。

對政變進行逆向工程

伯恩將這次選舉描述為一場「軟政變」(soft coup,有時也被稱為「無聲政變」,是指不使用暴力的政變)。

伯恩提到他的三四十人的團隊時說:「我們基本上是對這場政變,進行逆向工程。」

伯恩說,他結識了一群網絡專家,這些專家自2018年以來一直在研究選舉操縱問題。當時,他們被聘為藍帶委員會的成員,該委員會旨在審查德州潛在的選舉欺詐行為。

他說:「那群人有兩年的時間,真正地進行反向工程,美國其它地區僅有幾個星期來了解這件事。」

「他們已找出了十幾種不同的方法,可破壞選舉或入侵(hack)選舉。這是指廣義上的入侵,並非一定是電子網絡專家所進行的黑客攻擊。」

根據伯恩的說法,他們發現「從工業角度上看作票是可能的,可以生產數十萬張偽造選票」。

伯恩說,可以通過檢查三個關鍵點(他稱之為「三個事實」)來確定操縱方式。

「其一,是了解系統本身以及它們是如何構建的,包括:系統中的功能以及存在的漏洞。」

第二,關乎選舉過程如何進行。他說,「(如果發生詐欺)你會預期人們在投票時,或者在選區擔任志願者時,會有相關的經歷。」

2020年11月4日,一名喬治亞州共和黨的監票員,正在觀察放在亞特蘭大富爾頓縣選舉中心的投票機運輸器材。(Jessica McGowan / Getty Images)
他列舉了一些實際案例,例如投票製表工作突然被中斷,拒絕監票員進入,以及選舉工作人員在監票員回家後,從桌子下拿出一箱選票,然後進行掃描的視頻。

他說,第三個事實,是操縱過程產生的極端統計異常值。

「這樣的事情確實發生了。這些統計異常值包括:連續有123,000票投給同一位候選人;在賓夕法尼亞州,我相信有580,000張選票經過處理,其中99.4%投給拜登。而且,這些選票恰恰是在所有共和黨人被告知必須離開時,才進行處理的。」

「這些事情(的機率)就像,你連續三週中了強力球彩票一樣。然而,這樣的事情卻在美國幾十個地方同時發生。」

「當你把這三段不同的故事放在一起時,它們也能完美地結合在一起,彼此互相證實。」

操縱選票可追溯到中共

伯恩說,操縱投票系統的行為可以追溯到中國(中共)。

「基本上有一個指揮鏈,從中國通過伊朗,再到古巴和委內瑞拉」,他說,「中國人通過Smartmatic的巴拿馬分部為Smartmatic提供資金,中間又通過委內瑞拉轉了一手。」

「最近發現了Dominion機器中隱藏的代碼,似乎顯示出源自中國的來歷。」

伯恩說:「這些東西的幕後黑手是中國開發人員,他們的軟件實際上已放進Smartmatic系統中,然而,該系統已滲透到了至少美國使用的主要投票系統中。」

2020年12月2日,攝於佛羅里達州博卡羅坦的Smartmatic總部。 (The Epoch Times)
「我是作為一個熱愛中國的人而這樣說的」,他補充道,「我會說中文,我對中國和中國人民有很深的感情,但我對中共沒什麼好印象。」

Smartmatic表示,在美國2020年大選中,其產品只在一個洛杉磯縣被使用,並一直否認過去或現在有任何不當行為,或曾參與選民或選舉舞弊。該公司表示,它與任何政府或政黨或Dominion沒有任何關係。

多米尼投票系統公司(Dominion Voting Systems)也一直否認其系統存在任何不當行為或漏洞,並表示它沒有使用Smartmatic公司擁有的軟件,而且它與中國、古巴或委內瑞拉政府沒有所有權關係。在本屆大選中,多米尼產品在28個州被使用。

然而,伯恩表示,Smartmatic創建的軟件經歷了一系列的企業合併、收購、剝離和許可協議,最終被包括Dominion在內的至少兩個美國主要商業投票系統所採用。

「它的遺傳上,可以追溯到該軟件。」他說。

其他一些分析師,也簽署了同樣的宣誓證詞。

在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前,Dominion母公司在一家瑞士銀行的幫助下籌集資金後,其所有權結構也受到了審查。這筆交易在幾個方面都很奇特,這讓一些人猜測,中國企業可能是該公司的間接投資者。

拜恩說,竊取美國大選並不需要全面作弊。

「你只需要在六個縣作票,如果在全國範圍內,你竊取了這六個縣的選舉成果,就會翻轉它們所在的六個州,從而翻轉選舉人團票數,進而讓全國翻盤。」他說,「你必須選定六個地方,在那裡瘋狂作票。」

他說,一些被他稱作「白帽黑客」(white hat hackers)的網路安全專家說,如果滿分為10分,他們給選舉系統的安全評分只有1~2分。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