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2021年中國潛藏七大危機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09日訊】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嗎?

過去這陣子我們一直聊美國大選,今天我想要換個題材,想跟大家來聊一聊中國話題。畢竟已經年底了,2021年也快要到來。所以今天我們要跟大家聚焦聊一個主題:

今日話題:2020將盡頭 中國七大危機才開頭

雖然,目前中國從表面上看,好像疫情和緩了、經濟和緩了,好像一切都漸漸的恢復正常,但我認為這只是表象。潛藏在這個表象底下的,至少有七項風險或者危機,很可能會在今年底到明年底之間,發生在中國。我們來一一跟大家探討:

危機一:疫情再起 重創經濟民生

說到中國的疫情,常看官方黨媒的朋友們可能會認為,政府防疫做得很好,每天新聞上都是外國增加了多少新案例,但中國每天都只有個位數的新增案例,而且很多案例還都是境外輸入的,不是本地的,所以都覺得中國是「最安全的地方」。

不過,我們節目的老朋友都知道,回顧過去這一年的中國疫情,我們都明確看到中共通過各式各樣的手段在掩蓋真相、隱瞞疫情,甚至還施壓、抓捕那些發出第一線疫情真相的吹哨者,比方說,李文亮醫生等等。

巧的是,包括美國CNN、美聯社等媒體,這幾天都取得中共內部的機密文件,證實中共確實下令隱瞞疫情,對疫情處理不當;甚至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還涉嫌與三家上海公司勾結,販賣品質低劣的檢測試劑,延誤了疫情的治理。

如果用我的話來說,就是中國的疫情其實沒有停過,只是一直被掩蓋,一直被官方「政治清零」,但是現在疫情開始回來了。

我們在923日的節目裡,就分析過,很可能在10月「國慶月」後,各地就會逐漸釋出疫情數據,引導民眾進入官方所謂的「第二波疫情」。果不其然,從10月底開始,中國各地就陸續傳出疫情,包括天津、上海、浙江、湖北、內蒙等地,現在最新的疫情出現在四川成都,而且還是本土型案例。

更令人擔心的是,雖然中共宣稱研發出疫苗,但是最近傳出有47名中國工人在非洲國家烏干達集體感染了武漢肺炎,而這批工人在出國之前,都很可能已經打過「中國國藥集團」生產的疫苗。

因為從今年六月開始,中共要求出國人員必須接種疫苗,目前接種疫苗的離境人數已經有5.6萬人。所以這47名工人很可能也都打過疫苗,但卻還是感染了病毒。

換句話說,中國製造的疫苗,很可能防疫效果不佳,甚至沒有防疫效果。因此,中國民眾即便人在國內、沒有出國,而且還打過疫苗,但恐怕未必就有足夠的防疫效果。

為什麼疫苗會效果不佳呢?這可能牽涉到兩個原因:第一,中共急就章式地跟國際社會展開「疫苗大賽」,快速生產疫苗的結果,就是品質不佳。看看中國製造的試劑盒,就曾經因為準確率太低,被國際社會批評,還被要求退貨。

第二個原因,就是病毒的變異速度太快,可能導致疫苗無力克制變異後的新病毒。日前在丹麥就出現過有水貂感染變異的肺炎病毒,丹麥也因此撲殺1700萬隻水貂。丹麥首相已經警告,病毒的變異可能「對疫苗的有效性構成風險」。

因此,我認為,疫情再起,很可能會是中國從今年底到明年夏天之前,最大的全國性風險。請中國各地的朋友,不可大意。

危機二:糧食緊缺 糧價上漲

今年初中國受到疫情衝擊,春耕工作停擺:夏天長江中下游出現長期大洪水,全國其他地區也出現程度不等的洪水災情與極端天氣;加上秋行軍蟲、蝗蟲等等的肆虐,因此,今年中國糧食大幅減產,是不爭的事實。外界推估,今年糧食產量減產幅度至少有三成。

不過,中共官方與黨媒,卻一再宣稱「糧食豐收已成定局」、「糧食儲備充裕」,對外營造「形勢一片大好」;但尷尬的是,中國許多地區的糧食價格卻節節上漲,甚至糧食還供不應求,中共官方也不得不悄悄地向緬甸進口糧食。

不但如此,中共最近還在國際社會上大舉蒐購糧食,就像疫情爆發初期,在國際上大肆掠奪口罩一樣,還可能因此推高明年的國際糧食價格。甚至中共還不得不向最近關係不佳的印度,進口大米,是30年來第一次。

這意味著什麼?這意味著,不要相信中共嘴巴說的,要看它實際怎麼做的。中共嘴上說豐收,但卻又背地裡在國際上搶購糧食,這顯然是中國內部糧食供應緊缺、很可能就要出現缺糧危機以及糧價飆漲。所以糧食緊缺、糧價上漲、通貨膨脹,會是另一個重要的新年危機。

危機三:假脫貧 惡化社會問題

今年是中共黨魁所謂的「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收官之年,但今年受到疫情、美中貿易戰、洪水等因素影響,中國民生經濟與就業受到重挫,但沒想到,11月底中共依然高調宣稱全國「脫貧成功」,宣布全國832個貧困縣全部「清零」。

當然,您跟我一樣都心裡有數,中共這個「脫貧」就跟疫情「清零」一樣,是「政治清零」,是一場配合中央領導要求的政治宣傳,是一場上下欺瞞的政治舞弊。就連中國經濟學家也跳出來批評,說「脫貧」這個說法是錯誤認知。

就連李克強也曾經出面說了實話,目前中國有六億人口的月收入不到1000塊人民幣,連租房子都有困難。但是中共黨中央顯然很堅持要在今年「全面脫貧」,因此上行下效,各地政府也紛紛跳出來高調宣稱,「全省脫貧成功」,來響應中央。脫貧於是變成了一場政治運動,是一場虛假的「貧窮大革命」。

但是這種口號脫貧,並沒有真正改善貧窮人口的生活與經濟能力,反而還可能導致中央減少對各地貧困人口的補助或救助,導致這些貧困人口「被脫貧」之後,反而無法從政府那裡拿到微薄的補貼,日子更難過。

再加上目前中國的實際失業率依然很高,根據經濟學家李迅雷的測算,中國失業人口可能超過7000萬人,實際失業率在20.5%左右,當然,這還只是保守估計。再加上,今年畢業的847萬高校生,只有四分之一的人找到工作,所以中國的實際失業率,勢必更高。

那您也知道,失業就代表著失去收入,失去收入就會失去消費能力,而且還會失去償還貸款與債務的能力。所以,失業持續擴大,就會讓更多人沒有錢過上正常的生活,沒有錢去消費購物,中共黨魁號稱的經濟「國內大循環」、「雙循環」,也就根本循環不了,對不對?

經濟循環不了,就會造成更多的產業撐不下去,就會造成更多公司倒閉或裁員,就會帶來更多的失業,形成了惡性循環,讓中國經濟雪上加霜。

其實中共自己也心知肚明。在1124日,習近平出席全國勞動模範表彰大會時,又再次強調「穩就業」的重要,他說「要把穩就業工作擺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不斷提高勞動者收入水平」。

但是,中共想「穩就業」卻一直穩不了,現在又發動一場「假脫貧」的政治運動,不但不會解決貧困以及失業問題,反而可能會讓貧困者更貧困,失業者越來越多。

危機四:鉅額債務 掀起違約風暴

剛剛我們提到,失業會造成人們失去消費能力和償還債務的能力,企業也一樣。當企業的運營不佳、營收不好的時候,企業也就會失去償債能力,出現債務違約,也就是倒債、還不出錢,甚至還可能得走上破產重整或者倒閉。

其實從去年初以來,中國企業的債務風暴就持續發燒,而且像傳染病一樣快速蔓延、感染。但最糟糕的是,過去出現債務違約、還不出錢的企業絕大多是民企,但今年下半年出現債務違約的,卻是規模龐大的知名國企。

包括清華紫光、華晨汽車、永城煤電等等知名國企,都在過去兩個月內相繼倒債違約。這意味著什麼?這意味地方政府可能已經沒錢繼續注資這些國企。您可能會好奇,這些國企背後都有政府單位當靠山,怎麼會沒錢?為什麼不跟銀行借錢?

這就問到重點了,這就意味著,銀行發現這些企業的債務太嚴重,很難救了,而且也沒辦法償還未來的貸款,所以銀行自己不想被拖累,不願再借錢。還有一種原因是,有的銀行已經過度放款,錢又收不回來,造成自己的壞帳增加,銀行自己也陷入了債務危機。

而且更糟糕的是,外商投資銀行預測,中國國企的違約潮,明年還會持續下去、持續攀升。因此這場中國的債務風暴,影響範圍不但覆蓋了一般百姓、民企與地方政府,接下來還會持續擴大覆蓋國企、銀行甚至中央政府,對明年中國經濟構成巨大的風險與考驗。

危機五:房市低迷 觸發金融危機

中國房地產,近年一直呈現兩極化的發展,雖然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一線城市,房價仍在持續上漲,但是離開了大城市,許多地區的房產價格卻不斷下滑。特別是受到這兩年中國經濟不佳、企業外移、失業擴大,讓很多人不敢輕易買房子,或者根本沒錢買房子。

也因此,今年1月到10日,全中國倒閉的房地產企業竟然高達453家,平均每天就有1.5家宣布破產清算。這個現象反映出,除了一線城市之外,整體的房地產景氣並不樂觀,開始出現房價泡沫化的跡象。

就連中國最大地產開發商恆大地產,也因為債務問題嚴重,在9月底傳出向廣東省政府要求,恆大要與國企「深深房」重組。而且恆大還祭出了房價「打七折」的低價促銷,許多大型開發商也都推出類似的促銷活動,這說明了房企的「庫存房」太多、銷售不佳,不得不降價求售,設法套現。

所以,如果經濟與就業無法改善,人民沒有能力買房,不但會讓房價失去支撐、持續下跌,還有可能促使許多人因為還不出房貸,被迫拋售房屋、或者乾脆不還貸款了,讓銀行直接把房屋收回去法拍。

到時候,中國許多地區可能會出現大量房屋拋售、房價大跌以及房企資金斷鏈從而倒閉的情況,進而形成類似2008年美國金融海嘯的金融危機。

危機六:美方追究中共介入大選

您可能也看到了,最近美方幾乎每天都推出新的動作,來制裁中共或者切斷美國與中共之間的聯繫,也就是繼續擴大美中脫鉤。比方說,美方限制中共統戰相關人士的簽證、美方限制中共黨員及其家屬的簽證、美方制裁14名中共人大副委員長等等。

當然,這些制裁與脫鉤的舉措,背後的動機也包括了要維護人權、制裁中共入侵香港等等,但是最近美方對中共的動作異常頻繁,一項主因很可能是在針對中共涉嫌介入美國大選而進行反擊。

律師鮑威爾日前曾經公開指出,Dominion公司的背後,涉及了多個外國勢力,包括中共在內。

川普律師團成員 鮑威爾(2020.11.14):

「它是由委內瑞拉、古巴提供資金支持,中共也在其中扮演了角色,所以如果你要說甚麼是外國干預選舉,現在就在我們眼前。」

知名企業家、同時也擔任調查記者的伯恩(Patrick Byrne)也調查發現,中共涉嫌通過一種叫做「QSnatch」的病毒,入侵Dominion投票機,從而修改選票。鮑威爾的起訴書裡,也指證Dominion投票機曾被中共、伊朗的特務入侵。

而且根據陸軍第305軍事情報營的前電子情報分析師的宣誓證詞,他指證,而且Dominion公司曾在2019年把公司的多項專利賣給中方。

簡單說,有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中共很可能在幕後介入了這次美國大選,相關證據還有不少,我們就不一一列出了。所以,川普才會在日前的「最重要演講」裡,強調「現在沒有人比中國(中共)更幸災樂禍」。

因此,川普政府很可能也在隨著證據的一步步披露,一步步地升級對中共的反擊與制裁。如果川普真的逆轉局勢,成功連任,並且掌握了中共介入美國大選的致命證據,那麼可以想見,美方勢必將對中共發動更猛烈的圍剿、脫鉤與反擊。但中國的經濟民生,可能也會因此受到中共的連累。

再換個角度說,即便是拜登上任,在川普政府鋪墊了這麼多的「美中脫鉤軌道」,而且美國兩黨目前都對中共相當反感,拜登也很難在短期內對中共放鬆太多,勢必也得保留一些強硬舉措,來迎合民意與國會。

危機七:國際軍事衝突 一觸即發

軍事衝突,其實是中共目前最擔憂的國際問題,因此習近平近期也不斷強調要做好打仗的準備,要「全面提高訓練水平和打贏能力」。請注意,習近平說「打贏能力」,換句話說,習近平知道,目前的中共軍隊,雖然陣仗不小,但未必能真打。

那麼,中共的軍事對手可能有誰呢?目前,與中共有直接軍事摩擦的是印度,而美國則是很可能在東海、南海、和台海地區跟中共發生軍事較量的勁敵,而且是最強對手,所以中共最在意的就是美方的強大軍力。

那美方會不會真的跟中共交火呢?這個可能性正在逐漸升高。首先,今年武漢肺炎疫情,造成美國大量死傷,已經讓川普相當不滿;而中共又對蓬佩奧等官員發動「文革式」的批鬥,讓白宮方面相當不滿,一直想好好教訓中共,所以在台海、南海布置了強大兵力,等著中共先開第一槍,再強硬反擊。

中共也發現苗頭不對,隨即派胡錫進出來示弱,高喊各方「不要開第一槍」,中共軍方的挑釁行為也轉趨低調,讓美方找不到教訓的藉口。但是這次中共涉嫌介入美國大選,等於是串連美國的極左派份子,犯下叛國、顛覆美國的罪行。

所以,一旦川普公布了中共介選的明確證據,勢必會對中共發動更多反擊行動,其中也不能排除有軍事選項。

特別是美國海軍近日宣布重建第一艦隊,預計將駐紮新加坡,加強鎮守印度與南亞地區,等於是要與印度、越南、台灣等盟友,聯手圍堵對抗中共的海上擴張。

此外,美國國務院在124日發出推文,以蓬佩奧的名義說「北約是美國國家安全必不可少的支柱」,而且還特別強調北大西洋公約的第五條,「攻擊任何一個成員國,就是對所有成員的攻擊」,意味著其他成員國也將做出回擊。

這個舉措相當令人玩味,讓人不禁聯想,川普政府是不是在準備與中共的有限度軍事交鋒?而一旦美國被攻擊,北約其他成員國也就視同受到攻擊,必須加入戰局,圍剿中共呢?這一點,非常值得後續注意。

所以,雖然美中雙方目前還沒有正式的軍事摩擦或交火,但如果中共真的被確認介入美國大選,那麼中共等於是涉入惡意顛覆美國、入侵美國的行為,那麼,就不能排除川普會動用各種可能的選項,來回應中共的惡意入侵。

好,我們再重複一遍,中國從今年底到明年底之間,可能會遭遇的幾大風險與危機:

危機一:疫情再起,重創經濟民生。疫情可能再度復發,中國的經濟、民生與人民安全將再陷入危機。

危機二:糧食緊缺,糧價上漲。中國糧食供應量不足,糧價持續上揚。

危機三:假脫貧,惡化社會問題。中共各級政府用口號宣誓脫貧,但並未真正解決人民貧困以及嚴重的失業問題。

危機四:鉅額債務,掀起違約風暴。不但民間企業違約,連國企也紛紛違約,顯示政府財政困難,債務風暴將越來越大。

危機五:房市低迷,觸發金融危機。除了一線城市之外,多數地區的房價將失去支撐,持續下滑,甚至可能引發金融危機。

危機六:美方追究中共介入大選。美方一旦公布中共介入大選的確切證據,很可能動用各種選項,對中共擴大反擊與制裁。

危機七:國際軍事衝突,一觸即發。中共與印度的軍事緊張仍未解除,並且不能排除美方可能動用軍事選項,追究中共的疫情與介選責任。

好,今天就先聊到這裡,如果你喜歡我們的節目,請記得訂閱、留言、按讚,介紹給你的親朋好友知道。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次再會。

初雪

飛花舞寒空

落白霜露濃

香幽枝梅綻

銀野漫冬跫

唐浩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