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揭穿電子舞弊 將軍解密海怪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01日訊】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嗎?

今天我們要繼續跟大家聊三個關於美國大選的重要話題:

話題一:川普決戰兩路並進 天才博士反駁拜登勝選

話題二:投票機預給3.5萬選票 左派打「科技竊權戰」

話題三:「海怪」是甚麼?美軍中將親自解密

不過,請容我們再次提醒大家,請查看一下您的頻道訂閱狀況是否正常?如果有被自動取消了,請記得再次訂閱,並且點擊一下小鈴鐺,選擇「全部」,這樣您才能接收到我們頻道的各項通知與信息。

好,來看第一個話題。

話題一:川普決戰兩路並進 天才博士反駁拜登勝選

時間已經進入12月了,對於川普陣營的法律戰來說,壓力可以說是越來越大。因為在12月8日,美國各州就要選出「選舉人團」;到12月14日,各州的選舉人團就要正式投票,選出下一任的總統、副總統人選。明年1月6日,國會兩院就要正式計算選舉人票的投票結果;到1月20日,新任總統將正式上任。

換句話說,距離各州決定選舉人團的時間,已經剩下一個星期。相信大家都很好奇,川普陣營要怎麼打這場硬仗?到底有沒有機會逆轉翻盤?

現在,川普團隊給了初步答案。川普律師埃利斯(Jenna Ellis)在11月30日接受媒體專訪時透露,他們現在採取「雙軌制」行動,主要走「法院」以及「州議會」兩條路線。

第一條路線是法院,川普陣營目前已經針對六個爭議州提出訴訟,埃利斯說,他們要在法庭上指控有著大規模的選舉舞弊,最終目的是要爭取最高法院來做出最後裁決。

也因此,雖然目前在各州的地方法院的訴訟雖然屢遭挫折,但都是意料中事,因為他們的目的就是為了上訴到最高法院。

第二條路線是州議會,川普陣營要對這些州的州議會舉行聽證、進行勸說,讓更多的證人出面指證當地的選舉確實存在舞弊問題,從而要求各州州議會拒絕批准選舉結果,並且改由州議會自己選出選舉人團。

川普律師 埃利斯:

「根據(憲法)第2條第1款第2節的規定,各州議會是唯一有權力遞呈選舉人名單以及選擇他們的選舉人的實體,而這項規定的原因,是要確保人民的聲音能夠被聽到,以及確保選舉人團最終能夠給出正確的選舉結果」

好,看到這裡,可能有人會有疑惑,美國大選不是根據人民投票的結果,來要求各州的選舉人投票給勝選者嗎?為甚麼州議會可以介入當中,選出議會想要的選舉人?

其實,這一點正好反映了美國憲法的彈性與層層的防弊考量。在美國憲法裡,確實規定「每個州依照該州議會所定方式選派選舉人若干人」,也就是說,選舉人團的選擇權,其實是在州議會手裡。

但是,州議會代表的是民意,大選投票的結果也是代表民意,所以在一般正常情況下,一個州如果由A政黨的候選人贏得大選,通常就會由A政黨來推舉選舉人團,州議會就不介入。

但是,如果選舉過程像這次大選一樣,出現了嚴重的舞弊爭議或不公平的情況,那麼州議會就有權收回權利,自己選出選舉人團;或者準確地說,當選舉程序出現爭議或不公平時,州議會就要出面履行憲法規定的職責與義務,避免國家政權被有心人干預與掠奪。

所以,儘管亞利桑那州當局在30日正式認證當地的選舉結果,但是川普團隊也在當地舉行聽證會,並且呼籲亞利桑那州議會,不要接受這場有舞弊的選舉結果,議會應該介入選出「選舉人團」,目的不是為了讓選舉結果翻盤,而是要讓舞弊失去立足之地。

川普律師 埃利斯:

「這是(州)議會的責任、本份、義務,這不是一道選擇題,而是你們切切實實的本份和義務,進行介入並確保你們不會批准虛假的選舉結果。你們是確保本屆大選不淪於腐敗的最後一道防線。」

好,川普陣營說,他們要主打「法院」以及「議會」兩條路線,說準確一點,要主打最高法院和各地州議會。而在30日,川普兩位律師朱利安尼與埃利斯也抵達亞利桑那州舉行聽證會,一方面是公布更多有關大選舞弊的相關證據與證人,另方面則是要勸說州議會拒絕批准選舉結果。

在30日的聽證會上,一名印度裔科學家阿亞度拉(Shiva Ayyadurai)通過視頻出席聽證會,最引人矚目的是,阿亞度拉擁有四個學位,而且全都是在國際知名的麻省理工學院(MIT)裡拿下。

他通過他的科學專業與大數據分析指出,根據大選當晚的得票數據,如果拜登的得票數最後要趕上川普的話,只有一種可能,就是拜登陣營必須獲得130%的選票,而川普陣營同時也要減少30%的選票,但這種情況是不可能正常發生的。

換句話說,這位科學家通過大數據的整理分析,從統計學上質疑拜登能夠合理勝選的可能性,除非背後有人為的介入舞弊,才有可能超越川普。

話題二:投票機預給3.5萬選票 左派打「科技竊權戰」

在上個星期,知名律師鮑威爾就曾經在媒體上透露,亞利桑那州選舉舞弊的一項方式,就是在投票機系統裡面,每位民主黨候選人都被多灌了3.5萬張選票,這項消息引發各方議論。

11月30日,亞利桑那州舉行聽證會,一名美國陸軍上校出面證實了這項說法。

退休美軍上校、網絡安全專家沃爾德龍(Phil Waldron)在聽證會上,公布一封由皮馬縣(Pima County)的技術人員提供的電子郵件,這名吹哨者指出,在11月3日晚上八點,當地的民主黨候選人的選票都增加了3.5萬張。沃爾德龍說,這項指控,正好和他們觀察到的選舉票數變化相當吻合。

吹哨者說,他在9月10日參加當地民主黨人的一場會議,會議禁止錄音、錄像,但會中提到了「植入3.5萬張選票」的事情,會上還說亞利桑那州從2014年以來就使用了這種「植入選票」的方法。

這個消息,確實令人相當震驚,甚至覺得不可思議,也讓人不禁懷疑,到底有多少地方使用類似的舞弊手法?是只有民主黨候選人這樣做嗎?還是其他政黨也有?是只有亞利桑那州這樣做,還是其他州也這樣做?換句話說,這些指控與證據,應該足以讓人質疑這場大選的合法性。

事實上,關於投票機涉嫌舞弊的爭議,過去也在菲律賓發生多次,當地普遍使用Smartmatic投票機,在2016年總統大選就曾經發生爭議,當時菲律賓全國使用了9萬多部投票機。

菲律賓前國會議員Glenn Chong還向美國媒體透露,川普這次遭遇到他的領先票數在一夕之間突然消失的情況,跟Chong自己的遭遇以及前菲律賓總統馬科斯的兒子小馬科斯(Ferdinand Marcos, Jr.)的遭遇是一模一樣。

菲律賓律師、前國會議員 Glenn Chong

「在馬科斯參議員的案件裡,在大選當晚,他領先94萬3045票,這是他的領先幅度。但在幾個小時內,到凌晨3點,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是凌晨3點26分,小馬科斯參議員的94萬3045票領先優勢全部被抹去。」

Glenn Chong還證實了,其實投票機裡頭可以預先植入、或者預先加載(pre-load)要給特定候選人的選票。

菲律賓律師、前國會議員 Glenn Chong

“「預先加載」這個詞和我在馬尼拉用的一模一樣,預先加載的選票,我再次向我們的觀眾指出這一點,看看這些文件,他們都是簽字的,我們(選區)有7萬名選民,確切的說是4114張選票,在選舉前已經被145台投票機掃描過,這比率超過6%到7%。”

好,從菲律賓的案例可以看到,如果Smartmatic與Dominion的投票機,真的可以在選舉之前就預先植入了要給某個候選人的選票,那麼在亞利桑那州的聽證會上,有吹哨者指控每位民主黨候選人被多給3.5萬張選票,這項指控很可能就不是空穴來風了。

而且,儘管在美國大選傳出爭議後,Dominion和Smartmatic都發表聲明,宣稱兩家公司彼此沒有關係、沒有合作。但是,Smartmatic的董事長卻曾經在2015年6月接受菲律賓媒體ABS-CBN專訪時,透露了他們投票機的軟件技術確實是從Dominion公司授權而來。

Smartmatic董事長 Lord Mark Malloch-Brown:

「事實是,我們的部分技術是來自Dominion的授權沒錯。」

「關於我們使用的那項特定技術,我們有獲得國際使用的授權。」

好,請大家注意,Dominion在官方網站的聲明裡說到,他們的投票機曾經在2010年獲得Smartmatic授權,在菲律賓使用,不過合約早已經終止。但是到了2015年,卻換成Smartmatic說,他們的投票機有獲得Dominion的軟件授權。2020年的現在,雙方竟然說彼此沒有關連、沒有合作,你相信嗎?

很顯然,這些矛盾的聲明背後,一定有人說謊,或者兩邊都說謊,所以現在需要說更多的謊言來圓謊。這兩家公司的複雜糾葛,可以說是越描越黑,越解釋,反而疑點越多,也透露了這一切背後還有不可告人的內幕。

請大家再注意一個重點:菲律賓的Smartmatic投票機,被議員指控有舞弊作票、預先植入選票的問題;而Smartmatic董事長向菲律賓媒體承認,他們的軟件是來自Dominion,而Dominion投票機今年還在美國28個州獲准使用。

那麼請大家想想,這次Dominion和Smartmatic投票機會給美國大選帶來多高的風險?如果這些投票機都可以「預先加載」選票,並且在開票過程中,還從系統裡竄改選票、轉移選票,那麼是不是就有可能完成一次前所未有的大規模選舉舞弊?這次的美國大選的合法性,是不是很有問題呢?

好,看到這裡,我想大家都已經明白,電子投票系統是這次美國大選裡最具爭議、也是最容易舞弊的關鍵環節。不過,從這件事情也值得我們深入反思,科技究竟是讓我們更自由民主、還是更容易失去自由民主?

因此,我也想再次提醒大家,要慎防左派政權想利用科技手段滲透自由國家,實現「假進步,真極權」的戰略目標。怎麼說?

第一,通過科技實現極權統治。從這次美國大選可以發現,海內外的左派勢力,想要聯手通過電子選舉技術,介入操控自由國家的選舉,決定誰可以當選,從而逐步強化左派勢力、剪除反對派勢力,一步步顛覆自由國家,實現極權統治。

第二,通過科技實現言論操控。左派通過他們控制的各大媒體集團,以及各大社交媒體、科技企業,全面通過科技手段來審查言論、封鎖不利消息、打壓異議人士,從而實現鋪天蓋地的一言堂宣傳,讓人民只能接收到一種聲音,從而更容易被操控,更容易被挑動起來鬥爭那些敢說真話的反抗者。

第三,通過科技實現全民監控。監控人民是任何左派極權體制,都積極推動的統治手段,因為他們要監控、控制所有人民的言行舉措,以確保他們的政權穩固、不受威脅,中共就是最好的例子。而高科技,就是他們可以用最小成本、監控最多數人的利器。

在這次美國大選裡,也發生多起監控事件,比如知名律師伍德日前接受美國媒體電話連線專訪時,當伍德提到選舉舞弊與左派富豪索羅斯有關時,電話連線就突然被切斷,引發觀眾譁然。媒體與伍德事後也證實,他們並沒切掉電話。

換句話說,儘管選舉還沒結束、左派政權還沒全面掌政,但是左派陣營早已經全面佈線,監聽、監控所有可能反抗他們、揭露他們的人群。

所以,科技雖然可能讓我們生活的某些地方變得更便利,但是卻也可能被有心人利用,悄悄地滲透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悄悄地抹去我們的自由,悄悄地剝奪我們的人權和隱私,悄悄地讓我們落入極權統治的鐵幕裡。

話題三:「海怪」是甚麼?美軍中將親自解密

相信大家現在都知道「海怪(Kraken)」這個詞,因為鮑威爾律師經常使用這個詞,代表川普陣營即將出「絕招」,或者祭出「重磅武器」。但是,這個「海怪」到底是甚麼,目前依然是眾說紛紜。

有人說是鮑威爾日前對喬治亞州祭出的訴訟案,有人說是美國國防部的網絡戰項目「神聖雷達(Holy Radar)」,也有人說是美軍在德國法蘭克福取得的可以涉及選舉舞弊的服務器等等。

不過,關於這個服務器到底存不存在?美軍有沒有在德國查扣服務器?一直是眾說紛紜,儘管多個主流媒體與事實查核中心出面否認這項消息,宣稱是「假的」。但是卻也有不少相關人士堅持消息是真的。

現在,又有一位軍事權威出面解釋「海怪」與服務器,他是退役的美國空軍中將湯瑪斯‧麥金納尼(Thomas McInerney)。麥金納尼曾經參加越戰,並完成407項飛行戰鬥任務,並獲頒許多勳章。他在2002年退役後,就成為軍事評論員。

麥金納尼日前與美國媒體連線時,他解釋了「海怪」究竟是甚麼。

美國空軍退役中將 麥金納尼:

“悉尼(鮑威爾)說的「海怪」這個詞,實際上是第305軍事情報營的暱稱。”

“他們指認了中共、伊朗與俄羅斯,介入並操縱這次選舉。此外,美國陸軍,美國特種部隊在德國法蘭克福查扣了服務器。”

好,請大家注意,麥金納尼提到的第305軍事情報營,確實出現在鮑威爾在喬治亞州提出的起訴書裡,第305軍事情報營的前電子情報分析員確實出面指證,Dominion的軟件被中共與伊朗的特工入侵。

麥金納尼研判,川普陣營與鮑威爾,很可能獲得了305軍事情報營的幫助,提供他們相關的情報分析與追蹤調查。他認為,到目前為止,幾乎看不到司法部、中情局與聯邦調查局在幫助川普,這些單位很可能都受到華府舊勢力的控制。

麥金納尼也進一步披露,在德國法蘭克福的行動是確有其事,美軍的行動對象是美國中央情報局位於法蘭克福的據點,並查扣了服務器。不過這次行動中,疑似有人喪生,但他還無法查證這一點。

美國空軍退役中將 麥金納尼:

「我得到的初步報告是,有美軍士兵在行動中陣亡。」

好,看到這裡,不知道你覺得「海怪」跟服務器的消息是否可信?

但是,麥金納尼的說法,正好和日前一名美國資深反恐專家約翰遜(Larry Johnson)的說法幾乎完全一致,他們的說法共同之處是:
1‧美軍確實在法蘭克福查扣服務器。

2‧美軍行動的地點是中情局據點,不是民間企業。

3‧美軍對抗的對象,是中情局人員。

而且,約翰遜強調一個重點是,因為中情局在歐洲的對外身份是偽裝在美軍底下,人員對外的身份都是美軍人員,因此美軍這次的行動,名義上是屬於內部行動,並不需要知會外國政府。也就是說,德國政府單位未必會知道這項秘密行動。

其實,說白了,這是一場「清內鬼」的行動,美方當然不會想讓外國知道。而且,大家知道,軍人最重視的是「榮譽」,更何況麥金納尼是身經百戰的空軍中將,所以沒有必要特地公開說假話,損毀自己的威名。

當然,我們沒有渠道向美軍內部進行查證,也無法取得更多內幕。但是,關於海怪與服務器的消息,不斷地被資深軍方人員出面說明、透露,很可能不是偶然的。特別是中情局、調查局幾乎都很詭異的不追查選舉舞弊,所以川普找到軍方幫助調查,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只是,這場大選背後,以及海怪與服務器的背後,究竟是否涉及了美國政府「清理內鬼」?是否在選舉舞弊之外,還涉及了更嚴重的「叛國」行動?這些疑點,可能會是接下來,除了法律戰之外,另一個值得我們關注的重要焦點。

好,今天就先聊到這裡,如果你喜歡我們的節目,請記得訂閱、留言、按讚,介紹給你的親朋好友知道。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次再會。

初雪舞碧峰

落風霜霧濃

嚴寒梅香沁

冷寺盪晚鐘

唐浩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