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真:中共偷大選 民主黨政變

本月初的美國總統大選已過了半個月,贏家依然懸而未決。十一月十三日,川普總統接受《紐約郵報》採訪時表示,「這是美國歷史上最大的盜竊事件,每個人都知道。這是一次被操縱的選舉」。翌日,來自美國各地數十萬民眾聚集在首都華盛頓的自由廣場(Freedom Plaza),參加支持川普總統的集會和遊行,許多人都舉著「停止竊選」(STOP THE STEAL)的牌子,抗議這次大選舞弊。

十一月十四日,川普總統在推特(Twitter)上貼出視頻證據,顯示大選軟件公司首席執行官普洛斯(John Poulos)承認選舉軟件「領土投票系統」(Dominion Voting Systems)與中共有關聯。十一月十五日,川普總統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在《福克斯新聞》中,也證實投票軟件Dominion有中共與委內瑞拉背景,該軟件被安裝後門,幕後操盤者可以掌握計票情況,並以人工干預計票結果。

停止竊選」的民意訴求、選舉軟件來自中共,這兩件事解釋了美國大選的紛擾,與國際社會長期輕忽卻潛藏已久的「中共偷竊」現象。

2020年11月19日,川普律師團隊召開新聞發布會。(JEFF OWALSKY/AFP via Getty Images)

十一月十九日,川普總統的律師團隊向美國民眾宣布,本次選舉大規模的舞弊是民主黨與其背後勢力事先安排好的政變。朱利安尼列舉了律師團隊在賓州費城、密歇根底特律、威斯康星密爾沃基等六個爭議州不同地區收集的證人證詞,都展示出相同或類似的選舉舞弊行為。他強調,發生在各地的選舉舞弊行為,不是「孤立的」巧合事件,而是事先安排的一場政變,「我認為符合邏輯的結論,這是直接來自民主黨與拜登的共同計畫——政變」。

Dominion是一個激進的左翼公司,其創辦者是安提法(Antifa)的狂熱支持者──前委內瑞拉社會主義領導人查韋斯(Chavez),Dominion使用的軟件被用來在南美洲的選舉中作弊。中共是專制獨裁的政權,箝制人民言論,也沒有起碼的選舉制度,它不斷滲透西方世界,頻頻偷取高科技以壯大其經濟。證諸此次美國大選的舞弊與爭端頻現,中共的魔手伸入、操控美國大選的真相已經呼之欲出。

《九評共產黨》揭示了中共的九大基因(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偷竊」就是遊走在「騙」與「搶」這兩惡之間,數十年來已讓國際社會吃了無數的悶虧。

今年六月二十四日,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演講表示,美國已經醒來,看清自身過去對中共的認識錯誤,看清了中共是對美國及盟國的最大威脅。他說,「二零零一年我們以巨大的讓步和優惠貿易條件歡迎中共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我們淡化中共的人權迫害,包括天安門事件;我們對中共廣泛的技術偷竊視而不見,肢解了美國的整體經濟。在中共變得富足和強大的同時,我們卻相信中共會自由化、會滿足讓中國人民享有民主的願望」。

奧布萊恩感慨的說,「這是大膽的、典型的美國思想。它源自於我們天生的樂觀和成功戰勝蘇共的經驗,但不幸的是,結果證明這種想法很幼稚,這種錯誤判斷是一九三零年以來美國對華政策的最大失敗。我們是怎麼犯的這個錯誤?我們為什麼會沒有理解到中共的本質?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們沒有注意到中共的意識形態」。

奧布萊恩舉了許多實例,「為什麼中共要擠垮美國的通訊公司?不是為了奪取這些公司的利潤,而是為了收集你的數據,它在電腦內設置後門以獲取你的信息。此外,當中共買不到你的數據時,它就偷竊。二零一四年,中共黑客侵入安斯姆保險公司(Anthem Insurance Company),偷走了八千萬美國人的敏感信息;二零一五年,中共黑客侵入負責通行權限信息的美國人事管理辦公室(US Office of Personnel Management, OPM),偷走了兩千萬為聯邦政府工作的美國人的信息;二零一七年,中共黑客侵入Equifax(一間總部位於亞特蘭大的國際數據分析技術公司),獲得一億五千四百萬美國人的姓名、生日、社會安全號和信用評分;二零一九年,中共黑客侵入萬豪(Marriott)集團,盜竊三億八千三百萬客戶信息,包括客戶的護照號碼;二零一六年,一家中國公司甚至收購了應用Grindr(同性戀交友),以獲取用戶信息,其中包括艾滋病毒感染的情況(HIV status),後來美國政府基於國家安全的考量而強制其出售此應用。以上只是我們知道的幾個案例」。

「中共如何使用這些信息?它會像在中國境內那樣用相同的方法,來設定靶子、箝制、哄騙、影響、要挾,敲詐個體美國人,讓後者去做為中共利益服務的事、去說為中共利益服務的話。這是超乎任何廣告商想像的微觀定位。而且,中共不會像廣告商一樣能夠被政府法規所制止」。

中共除了透過網絡黑客、偷竊知識產權等陰險手段,從西方發達國家盜取無數資源,並利用債務陷阱奴役了許多「發展中國家」。中共還綿密滲透了世界各大學、媒體、政府機構與國際組織(如聯合國)等,更可鄙的是,它利用各種宣傳渠道(如孔子學院)向全球灌輸紅色意識形態、散布不和諧因素並掩蓋自己的罪行。

美國總統大選正如一面照妖鏡,映射出中共畫皮下的魔鬼真面目:美國是「世界警察」,中共以選舉軟件程式「偷竊」大選結果,謀奪總統寶座,掌控了「警察局長」,這是中共霸凌全球的最佳捷徑——偷走美國總統,就偷走了全世界。

多年來,中共運用科技手段以強化專制獨裁,戕害人民的自由,穢行劣跡斑斑可考。它難掩狼子野心,登堂入室想藉由操弄美國大選的巧門,把它在國內監控民眾的醜惡行徑延伸到海外;許多短視近利的選民,已陷入了中共的赤色網絡牢籠中而不自知;如今,它的魔爪妄圖宰制美國總統大選的結果,為其稱霸全球做好鋪墊。

只有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與流氓本性,才能挽救美國,進而使全世界免受紅魔毒害。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