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證人指證Dominion等投票機作弊(證詞翻譯)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21日訊】川普(特朗普)總統律師林伍德(Lin Wood)11月17日晚向喬治亞州法院提出了針對喬州國務卿的緊急禁令動議,要求禁止該州認定選舉結果,並稱喬州的手工計票並沒有以合法方式進行。在林伍德的訴狀後附有多個證人證詞,除了指出喬州的手工計票中有大量不合法現象、發現大量「嶄新選票」外,還有一份來自前委內瑞拉總統的貼身國家安全警衛的證詞。

這名證人是前海軍陸戰隊特種兵,後來被時任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Hugo Chavez)招為貼身國安警衛。這名證人指證了Dominion投票系統及Smartmatic軟件在委內瑞拉選舉中是如何虛假計票,操縱全國和地方的選舉結果,幫助該國前總統查韋斯(Hugo Chavez)和現在的馬杜羅作弊當選的。

以下為這名證人的證詞全文翻譯:

聲明

一(————)在此聲明以下內容:

1. (——————)

2. 我是頭腦清醒的成年人。此證詞中所有的陳述均基於我個人的了解,並且是真實和準確的。

3. 本人是自願、主動的作出此聲明的。沒有人向我承諾、我也不期望作證得到任何回報。我沒有期望以此獲得任何利益或报酬,並且我明白有些人可能因此會傷害我。我沒有在美國參加任何政治活動,沒有支持美國任何候選人。法律上我也不被允許在美國投票選舉,而且也從未試圖投票。

4. 我只想就此警醒公眾,讓世界知道一些人和公司通过腐敗、操縱和謊言的陰謀所犯行的真相,他們意圖背叛誠實的美國人及其依法建立的機構和作為公民的根本權利。這種圖謀始於十多年前委內瑞拉並已傳播到世界各地。這個陰謀意圖獲取並保持權力和財富。它涉及政治領導者,有實力的公司和其他以獲取利益為目地的個人,試圖通過颠覆人民的自由意志和損害適當的管理來達到取得和保持的權力。

5. (————)在我的職業生涯中,我專業從事海軍陸戰隊(Marines)。(——————————)

6. 由於我在特種作戰方面的訓練以及豐富的軍事和學術技能,我被選為委內瑞拉總統的安全保鑣。(——————)

7. Senor Cabello是查韋斯總統長期的夥伴並且在他獲取權力中至關重要。2002年查韋斯入獄時Senor Cabello曾短暫的接過總統的職責。Senor Cabello獲取總統權力幾小時內,查韋斯就出獄了並重新成為總統。2011年12月11日,Cabello被安排為查韋斯總統的黨——聯合社會主義黨的副主席,並成為該黨僅次於查韋斯的第二號人物。2012年初,Cabello被任命為國民議會的主席並於2013年1月連任。在查韋斯死後,Cabello是國內作為總統的下一位人選,但是他仍然擔任國民議會的主席,並讓尼古拉斯·馬杜羅(Nicolás Maduro)成為委內瑞拉的總統。

8. (————)查韋斯總統在他想要的會議的細節上的指示非常清晰明確,會議哪裏召開,誰來參加,要達到什麼目標。(————)

9. (————)我是一個先進的電子投票系統創建和操作的見證人,該系統使委內瑞拉政府操縱全國和地方選舉的計票,然後選擇獲勝者以獲得並保持自己的權力。

10. 重要的是,我直接見證一個電子計票系統創建和運作,該系統是Smartmatic公司和委內瑞拉政府合作共謀創建的。這個陰謀特別涉及總統雨果·查韋斯(Hugo Chavez),國家選舉委員會負責人弗里亞斯(Frias)名為喬治‧羅德里格斯(Jorge Rodriguez)及Smartmatic公司的頭目、代表和人員,其中包括(——)。這種陰謀的目地是創建和運行一個投票系統,可以將選舉中反對委內瑞拉政府候選人的選票更改為支持政府的,以控制政府。

11. 2009年2月中旬,舉行了全國公民投票,以更改委內瑞拉憲法終止民選官員的任期限制,其中包括委內瑞拉總統。全民投票通過了。這允許雨果‧查韋斯可以連任無數次。

12.全民投票通過後,查韋斯總統指示我安排他會見時任國家選舉委員會主席的喬治‧羅德里格斯和Smartmatic的三名高管。Smartmatic的三位代表中有(————)。查韋斯總統與羅德里格斯、Smartmatic團隊舉行了多次會議,我都在場。四次會議的第一次,羅德里格斯提出了創建可用於操縱選舉的軟件。查韋斯非常興奮,明確指出他將提供Smartmatic所需的一切。他想要他們立即創建一個投票系統,以確保任何時候任何選舉都可以保證查韋斯想要的結果。查韋斯為Smartmatic提供了許多好處,包括大量資金,用於Smartmatic創建或修改投票系統,以確保查韋斯每個選舉獲勝。Smartmatic團隊同意創建這樣一個系統並且做到了。

13. 我安排並參加了查韋斯總統和Smartmatic的代表之間的另外三場會議,會上討論並同意了投票系統的一些細節。對於這些會議,我直接與(————)聯繫,確定何時何地見面,將在哪裏接走參與者以及送到會場,以及要完成的工作。在這些會議上,與會人員稱他們的項目為「查韋斯革命」。從那時起,查韋斯從未輸過任何選舉。實際上,他能夠確保自己,他的黨,國會議員和市長選舉的勝利。

14. Smartmatic選舉技術被稱為Sistema deGestión Electoral(選舉管理系統)。Smartmatic是這個領域的電腦先驅。他們的系統通過互聯網將投票數據傳輸到中央電腦計票中心。投票機本身具有數字顯示屏,可識別選民的指紋識別功能,並打印出選民選票。選民的指紋已與計算機記錄相聯。Smartmatic創建並運行了整個系統。

15. 查韋斯特別堅持Smartmatic設計一套系統可以更改每個選民的投票而不會被檢測到。他希望軟件本身能夠以這種方式運行,如果選民將其指紋或指紋放在掃描儀上,那麼指紋將與選民姓名和身份相連表明已投票,但該選民不會查到更改後的投票。他明確表示該系統必須設置為不留有更改特定選民投票的任何證據,並且也沒有與姓名或指紋相矛盾。Smartmatic同意創建這樣的系統並製作出了軟件和硬件,為查韋斯總統實現了這一目標。

16. 實施Smartmatic智能化選舉管理系統後,我密切觀察了幾次使用Smartmatic軟件操控的選舉。其中一次選舉是2006年12月當查韋斯與羅薩萊斯競選時。查韋斯以壓倒性優勢贏了曼努埃爾‧羅薩萊斯(Manuel Rosales),查韋斯(Charvez)得了近六百萬選票,羅薩萊斯(Rosales)是370萬。

17. 2013年4月14日,我目睹了委內瑞拉的另一場用Smartmatic選舉管理系統操縱和改變結果的全國大選,以使人接替查韋斯(Hugo Chávez)作為總統。在那次選舉中,尼古拉斯‧馬杜羅(Nicolás Maduro)擊敗了卡普里萊斯‧拉頓斯基(Capriles Radonsky)。(————)在那個地方有一個控制室,裏面有多個數字顯示屏幕,電視屏幕,每個屏幕都有委內瑞拉每個州的選舉結果。實際的投票結果被送入那個房間,通過互聯網顯示到顯示器上,該網絡已連接到Smartmatic創建的複雜計算機系統。那邊的人在房間裏通過電子投票系統,可以看到對他們有利還是不利。如果一個人查看任何特定的屏幕,他們可以確定來自任何特定地區或全國範圍內的投票是否對哪個候選人有利。控制投票計算機的人可以通過使用Smartmatic軟件選票從一個候選人轉移到另一候選人,以更改選舉結果。

18. 選舉當天下午兩點鐘,卡普里萊斯·拉頓斯基(Capriles Radonsky)以200萬票領先於尼古拉斯‧馬杜羅(Nicolás Maduro)。當馬杜羅和他的支持者意識到拉頓斯基的領先優勢,他們擔心他們處於危機模式,將失去選舉。Smartmatic每個州用於投票的機器都已連接到互聯網,通過互聯網向加拉加斯控制中心報告了他們的實時信息。因此,整個系統被下令重設。馬杜羅及其支持者下令將互聯網中斷,特別是委內瑞拉幾乎所有地方,並進行更改選舉結果。

19. 投票系統操作員花了大約兩個小時完成拉頓斯基和馬杜羅的投票調整。然後,當他們重新連上互聯網,在線報告開始運行後,他們逐個檢查每個屏幕,在那裏他們可以看到改為支持尼古拉斯‧馬杜羅(Nicolás Maduro)的每張選票。那時Smartmatic系統將拉頓斯基的選票改為馬杜羅的。到系統操作員完成時,他們已經幫馬杜羅(Maduro)贏得了令人信服但差距不大的20萬張選票勝利。

20. Smartmatic創建了查韋斯總統想要的投票系統後,他將軟件和系統出口到整個拉丁美洲。它被發送到玻利維亞、尼加拉瓜、阿根廷、厄瓜多爾和智利,這些國家與查韋斯總統結盟。這一群領導者希望能夠確保他們在自己的國家/地區保持權力。當查韋斯去世時,Smartmatic處於唯一可以保證該黨在委內瑞拉選舉結果的公司。

21. 我想指出的是,Dominion和其它選舉計票軟件公司的軟件都是從Smartmatic選舉管理系統發展出來的。簡而言之,Smartmatic軟件存在於每個投票計票公司的軟件和系統的DNA中。

22. Dominion是美國選票計票的三大公司之一。Dominion使用相同的方法,並且根本上相同的軟件設計,以存儲、轉移和計算選民的身份數據和投票數據。Dominion和Smartmatic一起做生意。軟件、硬件和系統具有同樣的根本缺陷,允許多次破壞數據並且普通人無法檢測到任何欺詐或操縱。投票機顯示的投票結果是選民想要的以及打印出紙質選票、反映變化並不重要。關鍵是軟件計電子票並報告結果。該軟件本身就是以電子方式更改信息,從而使該軟件和計票系統的操作員產生想要的結果。就是這麼做的。因此,軟件,軟件的本身就配置了投票和投票結果——更改選民的選擇。無論選民怎麼投票,軟件都會決定結果。

23. 所有由計算機控制的選票計票都在封閉狀態下完成,以使選民和任何觀察者無法察覺,除非發生故障或其它事件導致觀察員質疑該過程。我在委內瑞拉加拉加斯親眼看到了操縱並實時更改選票。對我而言非常令人驚訝和令人不安。我很震驚,因為我以前從未實際看到它,而我看到了。所以,我了解到選民如何決定和紙質選票上說什麼是無關緊要的,是軟件操作人和軟件決定結果,不是選民。

24. 如果有人質疑我的觀察的可靠性,則只需閱讀(——)在一個時期的講話,這個時期Smartmatic擁有委內瑞拉所有選票、投票,選票本身和投票信息。(——————)他保證Smartmatic實施或使用的投票系統完全安全,不會受到損害或更改。

25. 但後來在2017年,馬杜羅(Maduro)在競選,委內瑞拉的議員也在選舉,(——)和Smartmatic撕毀了他們與委內瑞拉政府簽訂的保密協議。他通過媒體公開宣布所有那些選舉中使用的Smartmatic投票機都是被委內瑞拉當時的選舉委員會操縱的。(——)說尼古拉斯·馬杜羅(Maduro)和其他競選立法機關的人的選票都是被操縱的,他們實際上已經輸了。所以我認為那是最大的證據表明欺詐是可以實施並且被軟件公司抵賴的,(——)公開承認Smartmatic創造、使用並仍在使用可以操縱或更改的軟件計票系統。

26. 我很震驚,因為這一切顯而易見的發生在2020年選舉美國總統上。情況和事件令人不禁想起2013年委內瑞拉總統選舉中Smartmatic軟件電子更改選票的事情。在美國發生的事情是使用Dominion軟件計票的五個州突然停止了計票。在停止點票的時候,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在選票中大幅領先。然後在凌晨,沒有投票發生,並且投票計數報告是離線的,事情發生了重大變化。投票報告恢復後,第二天早上,非常巨大的變化是票數傾向了反對派候選人喬‧拜登。

27. (————)我參加過蒐集、搜索和使用信息技術。那就是我知道該怎麼做以及我所擁有的特殊知識。對於最近的選舉事件,我聯繫了一些可靠的、聰明的以前的同事,他們仍然是線人並與情報界合作。我要求他們給我關於所有這些事情的最新信息,以及他們正在採取什麼行動。

我以上聲明均是真實無誤,如有虛假我願接受法律處罰。該聲明是在德克薩斯州達拉斯準備,並在2020年11月15日發布的。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蕭靜)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