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思道:川普保持學校開放正確 民主黨錯了

普利策獎記者、《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和評論家紀思道(Nicholas Kristof)在週三(11月18日)發表的文章中指出,川普(特朗普)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大流行期間、保持學校開放的堅定立場是正確之舉,而民主黨人在這個問題上的做法是錯誤的。

紀思道曾任《紐約時報》駐外記者,因報導「六四」天安門廣場大屠殺和蘇丹達爾福爾大屠殺事件兩度獲得普利策獎,以及安妮‧弗蘭克獎和代頓文學和平獎等多項人道主義獎項。

這篇題為「當川普是正確的,許多民主黨人是錯的」(When Trump was right and many Democrats wrong)的文章,在紐約市18日宣布學校停課的數小時後刊出。

紀思道寫道,「川普幾個月來一直要求學校重新開學,在這一點上,他基本上是對的。學校,尤其是小學,似乎並不是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主要傳染源,而遠程學習被證明是許多低收入兒童的災難。」

「然而,美國正在關閉學校——紐約市週三宣布關閉全美最大學區的學校,卻允許餐館和酒吧等企業經營。我們的優先事項是什麼?」紀思道問道,並在後文堅持認為關閉學校應該是最後的防疫措施。

他援引了佛羅里達州布勞沃德縣(Broward County)英語教師LaShondra Taylor的話,這位教師25年以來一直在低收入學校任教,她說:「我可以證明,遠程學校教育讓我們的孩子失望了。」「學生缺課的數量令人瞠目結舌。」

這名老師說,有些學生沒有電腦或沒有Wi-Fi,還有一些孩子們經常缺課,因為他們要照看別的孩子,或者跑腿,或者為掙錢養家餬口。

紀思道表示,他從5月開始就一直在寫保持學校開放的重要性,川普在7月開始推行開放學校,但當時有「太多的民主黨人本能地站在另一邊」,並稱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同黨派的市長和州長們是如何「極度謹慎」,使得保持學校開放的辯論被政治化。

他寫到,川普只是想淡化病毒的影響,只要當局認真對抗疫情、投入聯邦資金使學習環境更安全,將能抵禦病毒的傳播;反觀,民主黨人幫助推廣學校關閉,影響了數百萬家庭和孩子們的未來,在波士頓、費城、巴爾的摩和華盛頓特區等城市關閉了學校,卻允許餐館經營。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