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雲:川普開除網安局局長 大選舞弊水太深

11月17日晚,川普總統(特朗普)發推宣布,網絡安全與基礎設施安全局局長克里斯托弗∙克雷布斯(Chris Krebs)被解除職務,立即生效。

川普寫道:「Chris Krebs最近關於2020年大選安全性的聲明極不準確,大選中出現了大量不當行為和舞弊,包括死人投票,監察員被禁止進入投票場所,投票機器發生『故障』,導致……」這條推文立馬被推特加註:「此關於大選欺詐的指控有爭議性。」

「網安局」(CISA)隸屬於美國國土安全部,該部門的主要職責是保護美國大選,與選舉相關的投票設備、投票監控及製表,以及網絡安全等都屬於它的負責範圍。

然而,本次選舉爆出了大範圍的欺詐和舞弊事件,大批選民的選票遭到篡改、丟棄等多種形式的損害,二十多個州採用的多米尼(Dominion)投票系統被發現可篡改選舉數據,200多萬張投給川普總統的選票被轉移給了拜登。CISA難辭其咎,克雷布斯被解職在意料之中。

11月12日,「網安局」發出聲明,稱本次選舉是「美國歷史上最安全的一次選舉」,「沒有證據表明任何投票系統會刪除或丟失選票,更改選票或以任何方式受到損害。」這是公開與川普總統唱反調,且與大量選舉欺詐的事實及選民指證不符,令人驚愕。

具有諷刺性的是,CISA「選舉基礎設施部門協調委員會」是上述官方聲明的發布單位之一,而Dominion公司和另一家為它和其它計票系統提供軟件的Smartmatic公司居然是該委員會的成員。這不免給人「監守自盜」的感覺。

克雷布斯在大選後設立了一個「謠言控制」(rumor control)網站,針對揭露選舉安全問題的消息和報導進行「闢謠」。他在該網站發布的很多內容和觀點遭到了白宮的抵制,「網安局」拒絕按照白宮的要求編輯或刪除網站上的信息。

此外,他還忙於在個人推特上「闢謠」。11月8日,他發推稱,有關「錘子和計分卡」(一種超級電腦和應用程式的組合,可實時修改投票結果)的指控是「胡說」,「這不是真實存在的」。

令人十分不解的是,事實擺在眼前:選舉投票出現了多方面的錯誤和漏洞,僅多米尼投票機的問題就可能篡改了數百萬張選票,本該對此負責的「網安局」不僅置之不理,反而把矛頭對準所有合理質疑和有證據的指控,甚至壓制川普總統的聲音、抵制他的命令。克雷布斯所為與拜登陣營的立場完全一致,目的是如何置現任總統於不利。難怪他獲得了幾個民主黨參議員的掌聲。

問題的核心在於:何為「謠言」?誰掌握了判定真、假的權力和標準?

大選開票以來,美國多個州的幾十萬民眾舉報和抗議選舉欺詐,大量證據湧現。然而,左派媒體對此視而不見,大力屏蔽真相;「指控不實」成了拜登陣營及許多媒體的擋箭牌。此時,「網安局」公然為假新聞背書,實在荒唐。他們憑什麼封殺民聲?

在選票統計數據的反常現象背後,還有另一重詭異,即情報和司法部門不作為。這表明,左派發動的「選舉政變」得到了川普政府內部一些人員的配合。舞弊的黑幕太深。

11月15日,川普總統競選團隊的律師、前聯邦檢察官西德尼·鮑威爾(Sidney Powell)向媒體披露,證據顯示,Dominion計票系統是為了「操控選舉」而開發。在過去多年裡,多名民主黨參議員寫信指出此系統的安全隱患,還附上了專家報告。可是,中情局、聯邦調查局和司法部等單位卻忽視了此重大預警。

鮑威爾說:「政府裡無人關注此事。我想知道,中情局究竟如何在不同地方利用它為自己服務?」她認為,中情局局長Gina Haspel應立刻被撤職。她單點這個局長,肯定與手中的證據有關。

事實上,大選日以來,許多網友都提出質疑:美國司法部在做什麼?情報部門難道不知情?

這些疑問呼應著鮑威爾的另一個強力指控:「整個政府是多麼腐敗。」

根深蒂固的腐敗跨黨派、跨部門,自上而下,並且與金融大佬和左派媒體相連,形成了一個強大的勢力集團。川普總統上任後,對政治腐敗發起挑戰,因而受到了對方的反攻和責難。川普把美國的國家利益和人民利益擺在第一位,這個原則與那些左派人物的政治利益或經濟利益相牴觸,所以他們要把他拉下馬。

在川普內閣中,有些官員只是名義上的共和黨人,他們雖得到總統的任命,但實際上並不真心支持川普的改革,所以明裡暗裡頻頻掣肘。大選日過後,有的共和黨人便出來批評川普,勸他認輸。

不管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不管是中情局,還是網安局,凡是在大選問題上指責川普總統的人都罔顧事實,甚至拋棄了是非原則。選舉舞弊證據確鑿,公平競爭是底線。對於民眾的舉報和專家的質疑,哪怕只有一例,只有一點可能性,只涉及到一票,都應認真調查,不容謬誤。

面對公然的竊選,川普總統有權利發起法律訴訟。這不僅是為了某個候選人討公道,也是為全體選民維權,是在捍衛司法公正。

11月4日凌晨,當大選版圖上勝負已明時,民主黨控制的幾個州忽然全部停止計票。川普總統隨後在白宮發表講話,他神情嚴肅地說:「這是對美國大眾的欺詐。這令我們國家難尷。我們做好準備去贏得選舉,坦白說,我們確實贏了。」「這對我來說是一個非常悲哀的時刻,一個非常悲哀的時刻,我們將會獲勝。」

當時,很多人未必理解這番話的苦澀和深意,也未料到烏雲正翻捲而來。隨著「吹哨人」接連爆料,隨著各地選民現身說法,越來越多的案例令人驚悚——在一些州,舞弊已是常態;大批現金被送給購買多米尼計票機的官員的家人;投給川普的票被丟棄、被消失或被記在拜登名下,共和黨投票監察員被趕出計票中心;檢舉人被開除,川普總統的律師遭威脅。費城計票中心拒絕服從法院命令,賓州總檢察長說:沒有人需要再看現任總統的推文。左派媒體自行宣布拜登當選,指控選舉欺詐的信息一律被貼上「不實」標籤……政變、一言堂、是非顛倒的亂象在上演。於此,人們意識到,善與惡的較量才是大選的真正主題。

一位普通的美國郵局員工說得好:「我不希望將來對自己說,我曾經有機會站出來,卻沒有站出來。」

這不是一個人的戰役,所有人都置身於黑暗與光明的對決。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