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作弊軟件全程親歷者重磅證詞公開 CIA捲入政變?

「美軍突襲」新說法:服務器竟然是這個部門的?!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18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11月17號星期二,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第一份重磅證據

在昨天關於拜登數據竊國三家公司的節目中,我們剛和大家討論了其中可能最重要的一家就是Smartmatics,結果昨天晚上川普團隊的西德尼‧鮑威爾就公布了此次大選進入法律訴訟糾紛以來第一份重磅的證據:一位來自委內瑞拉的第一手見證人,證明了Smartmatics的選舉軟件,從一開始就是精心設計的作弊軟件。

這名證人由於具有豐富的特種作戰經驗而被選入委內瑞拉國家安全警衛團隊,成為時任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的貼身警衛。作為查韋斯核心圈子內的人員,他親眼見證了查韋斯是如何親自安排創建和運行一套複雜的電子投票系統,來操縱全國和地方的選舉結果的全過程。

這個龐大的舞弊鏈條從十幾年前一直延伸到了現在的美國大選,而整個鏈條的最核心,就是Smartmatics的選舉軟件。

這份公佈的證詞長達8頁,概括地說,就是美國大選普遍採用的Dominion投票機上運行的軟件就是Smartmatics,而這款軟件開發的初衷,就是查韋斯為了選舉舞弊而量身定做的,他親自提出了許多非常具體而精細的開發軟件的指標,包括「可以不留痕跡地改變每個選民的選票」、「系統必須設置成不會留下修改選票的證據」、「必須確保不會被查出選民的名字或指紋跟修改了的選票有聯繫」等等。

Smartmactics按照這些要求成功開發了軟件並在委內瑞拉投入了使用。這位證人親身經歷了委內瑞拉幾乎所有重要的選舉,其中包括查韋斯在2006年12月的總統大選中以近6百萬票的絕對優勢獲勝,馬杜羅在2013年大選反超對手獲勝,全是依靠了Smartmatics軟件的功勞。

證詞中提到的最關鍵內容,就是證人親眼目睹在計票中心的控制室中,可以看到眾多屏幕在顯示實時的投票結果。當某個地區的投票結果或者全國總票數顯示對某個候選人不利的時候,控制室裡面的人就開始動手改變選票,利用軟件的特殊功能把一個候選人的選票轉換給另一個候選人。

在必要的時候,控制室還可以把網絡切斷後來修改選票。

證詞詳細描述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例子,就是2013年4月14日的大選。當天投票進行到下午兩點左右,計票中心控制室的實時結果顯示,馬杜羅的競爭對手卡普里萊斯‧拉東斯基比他領先了200萬票。由於拉東斯基領先優勢過大,小規模偷票已經難以挽回局勢,馬杜羅不得不決定重置整個系統。

他們當時是切斷了委內瑞拉全國各地的網絡,然後投票系統操作員花了差不多2小時來把大量拉東斯基的票轉換給馬杜羅。

結果,當網絡恢復正常後,馬杜羅的票數開始急速飆升並反超對手,最終以20萬票的小幅優勢贏得了大選。

我相信這個話題聊到這裡的時候,可能所有朋友都會有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對吧?因為我們看到這次美國大選幾乎就是一模一樣地複製了7年前馬杜羅的模式,那根已經成為拜登LOGO的直線躍升反超川普的曲線,當年的馬杜羅就已經畫過一次了。

唯一不同的是,這次民主黨控制的幾個搖擺州沒敢斷網,只能硬著頭皮強行停止計票,而正是這個奇怪的動作引發了質疑,從而揭開了舞弊風暴的序幕。

證詞要點 委內瑞拉、中國和古巴投資

這份證詞的內容比較多,我們歸納一下,其它的重點內容還包括下面幾條:

其一,投票者可以查看自己的投票結果並打印出來,他們會看到顯示的結果與他們投票的對象是符合的,但實際上他們的投票可能已經暗中被轉換給了另外一個人,這是投票者根本無法察覺的原因。

也就是說,只有掌握這套系統的人才知道真正的投票結果是什麼,質疑投票的另一方無論從表面上怎麼去查,都難以查到問題所在。這樣一來,整個系統與掌握政權的人就形成了一個封閉的循環:一方面投票系統確保掌權者永遠勝選,形成事實上的獨裁。另一方面掌權者的權力確保投票系統的祕密永遠不會被揭露。

其二,這個精心設計的作弊軟件和系統早已出口到整個拉丁美洲,現在已經輸出到全世界很多國家。也就是說,很多國家的領導人可能都是有問題的,為什麼有一些國家的領導人急著向拜登祝賀,恐怕原因不僅僅是因為不喜歡川普這麼簡單。

其三,證詞有許多地方都被遮擋了,顯然是涉及到了目前不宜公開的敏感內容。西德尼‧鮑威爾在接受福克斯採訪的時候有關於Smartmatics的補充說明,她直言不諱地披露,這家公司有來自3個國家的投資,除了原產地委內瑞拉,另外兩個國家是中國和古巴。

在昨天的節目中,我們就討論過3家公司的背景中,都出現了中共因素。其中Smartmatics是因為查韋斯與中共關係密切而被認為有了間接的聯繫。但西德尼‧鮑威爾進一步的披露說明,我們還是低估了中共的能力,它們與Smartmatics的聯繫是直接的,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信息。

我們都知道,古巴形式上也有一個選舉制度,去年12月還通過所謂的「選舉」產生了自卡斯特羅上台43年來的首位國家總理。所以,像古巴這樣貧弱的小國,雖然也是社會主義的一員,對外界其實毫無影響力,它們投資這個選票作弊系統,顯然目的在於滿足國內需求,作為製造所謂的民主化、開明化假象的一部分。

中共投資 為控制民主國家選舉

但中共不一樣。中共連形式上的選舉都幾乎沒有,在國內它們根本就不需要用這麼複雜的花招來偽裝民主。它們早就超越了需要偽裝的階段,完全達到了公開的極權獨裁,而且不但不以為恥,還要反以為榮地向外展示4個自信並輸出。

所以,中共投資Smartmatics只可能有一個動機,就是通過這套系統逐步控制民主國家的選舉,然後一步步用選舉的形式來顛覆、破壞選舉制度,從而達成事實上顛覆民主政體,實現不動聲色的顏色革命的目的。

截止目前為止,我們不清楚中共捲入美國大選的舞弊究竟有多深,鮑威爾律師也沒有給出進一步的細節,但可以肯定的是,Smartmatics的軟件至少是我們看到的川普團隊公開展示的、有外國勢力干涉了美國大選的第一份堪稱實錘的證據。

這樣一來就帶來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這麼一個具有重大國家安全隱患的軟件,是如何能夠順利「借屍還魂」進入美國運行了至少10年時間,而號稱擁有全世界最強大情報網絡的CIA、FBI等居然毫無察覺?或者說,他們是否有可能不是沒察覺,而是有意採取了視而不見,甚至主動帶路的行為呢?

拜登一方顛覆美國合法政府

這再一次涉及到了一個我們大家都已經反覆討論過很多次的問題,就是:這次大選從一開始就不是大選,而是拜登一方處心積慮利用大選的形式來徹底毀掉美國選舉制度,完成顛覆美國合法政府的一次政變。

就我個人的看法,我認為這種判斷是有一定道理的。因為我們的確看到這次的舞弊行為有太多不尋常的地方。

首先,我們過去提到過《華盛頓郵報》的文章,他們自己就承認針對川普的所謂「起義」早在2016年川普宣誓就職的那一刻就開始了。這說明了左派意圖顛覆川普政府的計劃有著長期的預謀過程,通俄門應該就是他們的首選。

早在通俄門調查失敗,川普被證明清白的時候,就已經有輿論指出,這個所謂的調查事實上形同一次政變,而且CIA等政府要害部門有參與其中,時任中情局長的布倫南就是通俄門調查的主力人員之一。

其次,我們看到左派媒體和社群媒體這次表現出了罕見的高度的協調性,無論是封殺拜登醜聞,還是轉移輿論視線焦點,再到對拜登的集體「勸進」,都表現出了某種組織化行事的特徵。臉書和推特CEO甚至被召到參議院參加聽證會,被參議員嚴厲質問的情況下,依然肆無忌憚地刪帖、銷號,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

很多人都覺得非常吃驚,感覺怎麼一夜之間這些勢力全都商量好了一樣死撐拜登——沒錯,他們的確有那種「商量好了」的明顯的特徵。這就是中國人非常熟悉的那種協同一起「舉大事」的特徵。為什麼我們都感到左派表現出一種「豁出去了」的味道,我說他們是梭哈式的豪賭,原因就在這裡。

鮑威爾:CIA局長應該解僱

我們把話題說回來,就是說CIA這樣的敏感部門非常有可能深度捲入了這次披著大選外衣的政變,對我們來說,還是一個推測,但對西德尼‧鮑威爾來說,恐怕已經是一個結論。

她在接受福克斯採訪的時候就明確說,這確實是一個陰險腐敗的制度,哈斯佩爾和中情局(CIA)一定知道投票系統有嚴重缺陷,因為CIA、FBI,和另一個機構早就收到無數關於這個選舉軟件錯誤、失敗及脆弱性的報告,但是他們什麼也沒做。她懷疑CIA是否在不同地方將其用於自己利益。她認為哈斯佩爾至少應該被立刻解僱。

這話說的很清楚,雖然她只是指控CIA瀆職,但這麼明目張膽的瀆職,背後恐怕是無法用簡單的工作疏漏來解釋得通的。

還有一點值得我們注意的是,不要說CIA這類極其專業的機構,就是左媒自己都公開說Dominion這個選票機不靠譜。

投票機有無問題?CNN自打臉

早在2017年,CNN科技頻道就曾經專門製作了一檔節目,他們徵集了一批民間黑客來針對Dominion的投票機做測試,這批機器和本次大選是一模一樣的機型。結果不到2小時,所有在場的黑客都成功入侵了投票機,完成了修改數據的目標,有人甚至還當場惡作劇讓投票機播放出了搖滾樂。

這次測試節目的創意來自一個名叫傑克‧布勞恩的人,他是網絡與安全事務專家,2009-2011年期間,曾經擔任奧巴馬政府國土安全部的白宮聯絡人。

這位專家為什麼要組織這麼一次測試節目來質疑Dominion投票機的安全性太差呢?這不是大水沖了龍王廟,自家人打自家人嗎?

原因其實很簡單,當時正是左媒鋪天蓋地渲染川普通俄門的時候,他們需要用這種方式來證明,俄羅斯的黑客可以很輕易地就進入Dominion投票機,更改投票數據。所以,雖然可能會影響Dominion的安全性聲譽,但如果能夠掀翻川普,這點小小不言的代價還是值得的。

只是CNN沒想到,3年之後他們需要把自己當初的說辭扭轉180度,從賭咒發誓投票機一定有問題,變成賭咒發誓投票機完全沒問題,今年的大選是美國歷史上最安全的一次選舉等等。

CIA涉嫌捲入舞弊和政變?

至於CIA涉嫌捲入舞弊和政變,我覺得還有一點信息是值得補充的。就是昨天我們的節目中談到了那條關於美軍在德國法蘭克福突襲了SCYTL公司伺服器的傳聞,現在又有了新的說法。

還是GP(gateway pundit)這家媒體,他們在昨天刊發了一篇文章,作者名叫Larry Johnson(拉瑞‧約翰遜),他以第一人稱的方式介紹自己曾經在美國國務院下屬反恐怖主義局工作了四年。他曾經負責調查泛美103號航班恐怖爆炸事件。

正因如此,他知道美國的執法部門如果沒有得到其它國家的許可,就不能在這些國家開展任何行動。所以,美軍基本不可能在德國對Scytl的伺服器進行突襲。因為他們是外國公民,美軍對這些實體沒有執法權。

但是這位約翰遜透露,他自己一個可靠的消息來源告訴了他非常有意思的信息,說隸屬於美軍歐洲司令部的一支特種部隊的確進行了一次控制電腦伺服器的行動。只不過這批伺服器不屬於Scytl或其它的什麼公司,而是屬於中情局。

這個說法是否可靠呢?我們從技術層面講,美國軍方的確是有權力這樣做的,因為中情局在歐洲戰區的任何活動都是利用軍方掩護來進行的,所以德國政府一直都將中情局官員的身分認定為軍事僱員或軍事顧問。

換句話說,這樣的行動是美國軍方針對自己人的一次類似「清理門戶」的行動,不涉及到沒有執法權的問題。

更重要的是,這種行動並不是第一次。約翰遜的文章披露說,他一位從緝毒局退休的好友就告訴約翰遜,他就曾經在美軍的支持下進入過法蘭克福的中情局計算機設施,迫使CIA人員交出一些被隱瞞的證據。那還是上個世紀80年代發生的事情了。

儘管我們仍然無法核實這位拉瑞‧約翰遜的說法是否屬實,但我們還是可以看到,至少這個消息與當前有幾點是契合的:

1. CIA早就知道Dominion有問題,而且他們肯定捲入了舞弊醜聞,現在不清楚的只是捲入多深的問題。
2. CIA在法蘭克福的確有敏感的伺服器設施。
3. CIA局長哈斯佩爾已經被排除在川普政府的高級情報會議之外。

所以,話題聊到這裡,我們只能說:如果這是真的,那麼這是好萊塢的編劇都寫不出的劇本。這場大戲還有多少不為人知的祕密,我相信未來一定會有更加引人入勝的情節。我們事實上已經不是看戲的人,我們每個人都已經是劇中人,因為這場大戰事關我們每個人的未來。

謝謝大家的觀看,我們今天就暫時討論到這裡,歡迎大家訂閱點讚並留言轉發,我們明天見。

歡迎訂閱《遠見快評》Youtube頻道:http://bit.ly/遠見快評
推特專頁:https://twitter.com/yuanjiankp
臉書專頁:http://bit.ly/遠見快評粉絲頁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