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國總統前警衛:美國大選詭異 投票機可篡改結果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17日訊】委內瑞拉前總統的貼身警衛出面作證,指美國大選中使用的Dominion投票機,可篡改選票結果。他表示,今年美國大選夜發生的詭異情況,與委內瑞拉2013年大選中通過投票機改變選舉結果的情況驚人相似,投票軟件決定選舉結果,而非選民。

美東時間11月16日,川普律師、前聯邦檢察官西德尼‧鮑威爾(Sidney Powell)對外界公布,有重要證人證明,Dominion投票機涉嫌改變美國大選結果。這個證人是委內瑞拉前總統的貼身國家安全警衛。

證人在證詞中說,美國大選期間發生的這些明目張膽的事,令他感到震驚,這種情況和2013年委內瑞拉總統選舉中以電子方式更改選票的過程十分相似。

「大選之夜,有五個使用Dominion系統軟體(Smartmatic軟體)的州突然停止計票工作。在停止點票時,川普的選票明顯領先。然後在(選舉夜後的次日)凌晨,沒有投票發生,也沒有投票機報告離線,選情卻發生了重大變化。當投票報告在第二天早上恢復時,投票結果發生了非常明顯的變化,投票結果轉為支持川普的對手、候選人喬.拜登。」證人在證詞中寫道。

而在2013年4月14日,證人親眼目睹了委內瑞拉大選過程中,使用Smartmatic選舉管理系統來操縱和改變選舉結果,使馬杜羅(NicolásMaduro)戰勝了對手拉登斯基(Capriles Radonsky)。

當時證人身處在加拉加斯控制中心的一個控制室內,有多個數字顯示屏,實時顯示委內瑞拉每個州的投票結果。當天下午兩點,當對手拉登斯基以200萬票領先於馬杜羅時,馬杜羅擔心自己將輸掉選舉。於是,馬杜羅下令委內瑞拉幾乎所有地區斷網並更改結果。

「投票系統的操作人員將拉登斯基的票修改給馬杜羅大約花了兩個小時。然後,當重新聯網並重新開始運行在線報告時,他們逐個州檢查屏幕顯示,以確保可以看到每個投票結果都被更改,以支持馬杜羅。那時,Smartmatic系統就將拉登斯基的選票更改為馬杜羅。到系統操作員完成時,他們已經為馬杜羅贏得了20萬票的微弱勝利。」證人說。

「我親眼看到,在委內瑞拉加拉加斯的秘密點票中心可以對選票進行實時控制和更改。」證人表示,他瞭解第一手情況,清楚知道「選民決定什麼或紙票選票說什麼都沒有用。由軟體運營商和軟體來決定什麼才是關鍵,而不是選民。」

這個證人表示,投票軟件作弊系統最早是委內瑞拉前總統、社會主義者查韋斯要求研發的。2009年,查韋斯指示證人安排,與時任國家選舉委員會主席和Smartmatic公司的三名高管進行了多次會面。

查韋斯要求Smartmatic公司開發一個投票系統,「系統可以更改每個選民的選票而不會被發現」。

證人指出,Smartmatic軟體是包括美國投票機Dominion在內的所有投票系統的DNA。Dominion使用跟Smartmatic「相同的方法和基本相同的軟體設計來存儲、傳輸和計算投票者的ID數據和投票數據」。

此外,Dominion還和Smartmatic一起開展業務。「軟體、硬體和系統具有相同的基本缺陷,這些缺陷允許多次破壞數據並掩蓋過程,並使普通人無法檢測到任何欺詐或操縱的痕跡。」證人說。

證人表示:「投票機顯示投票人想要的投票結果、然後列印出(投票人選下的)紙質選票都沒問題。(問題是)它是軟體在計算數字投票並報告結果。軟體本身就是用來將電子信息改變成軟體和計票系統操作者想要產生的計票結果。它就是這樣(運作)的。因此,該軟體本身可以配置投票和設置投票結果,也就是它會更改投票者的選擇。該軟體將決定結果,而與投票者的投票無關。」

值得一提的是,原Smartmatic的董事會主席退休海軍上將尼芬格(Peter Neffenger),現在是拜登過渡時期機構審查小組的成員,協助與國土安全部的過渡工作。

此外,川普團隊證人之一、Dominion投票系統公司在底特律的員工梅利莎.卡隆(Melissa Carone)對媒體表示,她親眼看到,計票站的員工是如何令拜登的選票統計暴漲的。

據「Trending Politics」新聞網報導,梅利莎.卡隆(Melissa Carone)負責查看計票機的工作。她說,親眼看到這些人使一些疊(每疊50張)選票重複通過計票器計數,有時可重複八九甚至十次。

而且在她24小時輪班過程中,只看到了給拜登的選票,而沒有一張選票是給川普總統的。她還說,她看到投票站工作人員複製選票,同時更改其他人的選票,公開竊取結果。

卡隆將自己的發現報告給了聯邦調查局(FBI),但沒有看到FBI有任何舉動。

川普律師鮑威爾15日接受福克斯採訪時說,選舉軟體將「數百萬張選票」從川普總統手中轉到了拜登的手中。她已經掌握了足夠的選舉舞弊證據,可以發起廣泛的刑事調查,翻轉多個搖擺州的選情。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