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美軍突襲服務器」傳聞真相全解析

拜登「三板斧」破綻露出中共與索羅斯;美國大選竟栽在委内瑞拉手中!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17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11月16日星期一,歡迎大家在度過一個令人難忘的周末之後回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剛才我說這個周末是令人難忘的,是因為這個周末至少有兩件大事引起了海內外普遍的關注。一個是網絡上突然傳出一個非常勁爆的消息,說美軍突襲德國法蘭克福一家公司並繳獲了伺服器,這個伺服器裏面可能保存有這次大選計票中所有舞弊的記錄。

另一個當然是周六在華盛頓DC出現的支持川普總統的大遊行。這次遊行的規模之大,讓一干左媒都再也無法裝作視而不見,不得不報導一下了,當然,它們仍然在耍弄大幅壓縮遊行人數等老掉牙的手段,來最大限度壓低這次遊行的影響力,這可以說是預料之中的事。

【美軍截獲伺服器?爭議新聞背後的真相】

其實在我上周五的節目貼出來後不久,我就看到有朋友給我留言提到了德國伺服器的這個猛料,然後我的確在推特上川普陣營的林伍德大律師的推文中,看到他轉發了這個消息。

這個消息在經過了一個周末的發酵之後,部分主流媒體開始出面來闢謠了,比如美聯社,說沒有美軍突襲伺服器這回事,這個傳言中的伺服器涉及到的公司叫做Scytl的,也出面發表聲明說自己根本就沒有伺服器在法蘭克福等等。一時間眾說紛紜,讓這個關於美國大選計票軟件舞弊的真相疑雲重重,讓人不明所以。

今天我們就先花一點時間來和大家梳理一下這個大消息的框架,然後看看哪些是可信的證據,哪些是尚待核實的傳聞。由於相關信息量比較大,可能需要朋友們有一點耐心。

截至目前,我們看到所有關於計票軟件作弊的消息中,最關鍵最令人注目的公司出現了3家。他們分別是大家已經很很熟悉的Dominion公司、盛傳和美軍截獲伺服器有關的Scytl公司,以及最新才浮出水面,而且很可能是本次舞弊醜聞真正主角的Smartmatic公司。

我們套用一下過去的一句老話,花開三朵,各表一枝,下面我們就先說說大家最關心的、關於美軍突襲法蘭克福的伺服器牽出Scytl這家公司的來龍去脈。

這個消息的最初來源是美國德州議員路易•戈莫特接受NEWSMAX採訪的一段視頻,他在視頻中表示,美軍在德國法蘭克福截獲了選舉計票器公司SCYTL的伺服器和數據,原因是該伺服器包含了關於美國大選舞弊的「強有力的證據」。

這個消息因為被川普團隊的林伍德大律師轉發之後引起廣泛關注,但一個非常重要的細節在轉發中被大眾忽略了:戈莫特的來源是推特上的一條德語推文,說美國軍人突襲了Scytl公司位於法蘭克福的數據中心並沒收了伺服器。但他並沒有說這些軍人取走伺服器是為了保護證據還是毀滅證據。

事實上,林伍德轉發中也沒有明說這批伺服器究竟落在了誰的手裏。所以,在輿論發酵後,這個戈莫特議員再一次在公開講話中就表示說,他的確在周一凌晨時段告訴了川普總統Scytl伺服器可能存有證據的信息,但他認為川普還沒來得及採取行動就在周一的白天看到了伺服器被拿走的消息,並且他認為這些伺服器很可能會被先下手的某些人銷毀了。

而一家名叫Gateway Pundit(GP)的美國媒體報導了戈莫特的說法,但他們引述了自己的來源,很肯定的說是伺服器是被美國政府取走了。

所以,在這個板塊的信息中,我們可以看到,關於伺服器究竟是被川普保護起來了,還是被他的對手先下手銷毀了,是兩種不同的說法,目前哪種都沒法獲得證實。

【闢謠還是造謠?Scytl公司被揭確有德國伺服器】

但這個消息中被披露出來的Scytl公司,是真實存在的,不但存在,而且他們的確捲入了美國的大選。

Scytl公司是總部位於西班牙巴塞隆拿的軟件公司,業務範圍涵蓋了20多個國家,包括美國。他們自己的官方網站上的信息顯示,該公司2008年就進入了美國市場,最近一次是在2018年中期選舉中,來自美國900多個縣的7000多萬選民使用了Scytl的技術。

關於這家公司一大堆龐雜的信息中,我認為目前為止值得重視的信息有4條:

1、這家公司一直被報導與微軟和金融大鱷索羅斯有密切關係,他們此前在澳大利亞、厄瓜多爾、挪威和瑞士等國家的投票業務中都出現過漏洞、缺陷等涉及安全與透明度的問題,名聲一直不好。

2、這家公司承認,他們在本次美國大選中參與了4個方面的工作,分別是:選舉夜結果展示平台、在線選舉員工培訓、在線投票者教育、電子選票運輸系統。

3、Scytl公開聲明否認在法蘭克福有伺服器,但這被證明是撒謊,因為它們以前推廣自家服務解決方案的宣傳文案是這麼寫的:「我們在巴塞隆拿設立了收集中心,還在法蘭克福設立了緊急備份中心。」

4、這家公司於今年6月宣佈破產,然後被林伍德提到的可能讓拜登睡不好覺的那家Paragon公司收購了。這家Paragon並不是終點,它的背後又有層層的收購、控股等各種複雜交易,就像俄羅斯套娃一樣,最後居然被人挖出來幕後的主要金主之一,是紅杉資本。這是一家1972年於加州成立的風險投資公司,2005年與中國資本合作創立了紅杉資本中國基金,掌控這家基金的人就是一直被盛傳有濃厚的太子黨背景的沈南鵬。當然,這就是另外一個更為複雜的故事了。

我們還是回過來說拜登的第二朵惡之花,這朵花當然就是Dominion公司了,我們在上周五,也就是13號的節目中對這家公司的背景有比較詳細的分析介紹,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翻查觀看。在這裏我只想強調說明一點:這次美國大選至少有30多個州都使用了Dominion的投票系統,所有這些投票數據,包括其他公司的數據,都是匯總上傳到投票信息的中心樞紐,然後通過Scytl公司發送回美國,並最終在各大媒體、各種終端設備上顯示出實時開票的情況。

也就是說,整個過程是分兩步走的,美國國內投票、掃描、統計、匯總輸出到Scytl是第一步,在Scytl公司處理完畢後再回到美國發佈出來是第二步。

從理論上說,這兩個步驟都存在作弊的可能,事實上也存在舞弊的先例。

【SmartMatic:美國大選用了委內瑞拉的技術】

到目前為止,我們看到川普團隊披露的主要舞弊信息,基本上都集中在第一步,也就是圍繞Dominion公司的美國國內的問題,第二步Scytl公司這邊有關伺服器的問題尚待進一步的信息驗證,所以我們下面重點討論這第一步已經發現的問題,這也就涉及到了我們今天要重點說的第三朵花:SmartMatic公司。

為什麼說這家公司是重點,是因為川普的兩位重量級律師欣妮•鮑威爾和朱利安尼昨天同時提到了它。

欣妮•鮑威爾昨天接受福克斯採訪的時候提到了一個重要的人物:皮特·尼芬格(Peter Neffinger)。他有雙重的重要身份:1、他是 Smartmatic公司美國董事會主席;2、他剛剛被任命為拜登自封的總統過渡團隊中的一員。

我想可能朋友們聽到這裏都會產生一個相同的直覺,就是怎麼有一股很濃厚的「論功行賞」的味道?

是的,的確有這個味道,而且Smartmatic公司位於英國總部的主席馬克•馬洛赫•布朗勳爵,是索羅斯「開放社會基金會」 的董事會成員,換句話說,是索羅斯的一個合伙人在控制這家公司。

欣妮直接說他們拿到的證據顯示,川普總統總共有數百萬的選票被這家公司的軟件修改或刪除了,他們甚至拿到了加州2016年利用這個軟件的舞弊證據。

朱利安尼昨天至少2次提到了Smartmatic公司,一次是他在推特發文說,Dominion在密歇根州,亞利桑那州,喬治亞州和其他州計算我們的選票,但這只是一個幌子,真正計算選票是一家外國公司,就是Smartmatic。

另一次是他接受福克斯採訪的時候,明確舉例這個軟件在賓州製造了大量非法選票,他甚至給出了一個很具體的數字,是63.2萬張。

大家看到了吧,為什麼我們說這家公司是目前拜登手裏3朵惡之花最重要的一朵,就是因為從這兩位相當於川普陣營的官方發佈渠道來看,他們已經掌握了非常實錘的證據,其中包括這家公司令人震驚的背景。

Smartmatic1997年由三個委內瑞拉工程師成立,按照朱利安尼的說法,這家公司就是令委內瑞拉墮入社會主義深淵的前總統查韋斯創建的,因為他的兩個合伙人至今都還擁有這家公司。至於查韋斯和中共的關係有多密切,這個早已是眾人皆知的事情,我們這裏就不囉嗦了。

Smartmatic於2000年只是牛刀小試,就幫助查韋斯獲得了巨大的選舉勝利,同年,該公司在美國特拉華州,也就是拜登的老巢正式註冊成立分公司。

此後該公司在美國的部署迅速擴張,從2006年至2016年的美國大選中,他們至少部署了約57,000台機器,登記了307個縣中多達3500萬公民的投票,其覆蓋面包括了賓州,內華達,密歇根,佛羅里達,威斯康辛和亞利桑那等重要的搖擺州。

可能不少朋友會有疑問,你說了半天,這家Smartmatic和Dominion到底有什麼關係啊?

它們的關係是這樣的:由於Smartmatic是一家外國公司,而且其在南美地區多個國家涉及到一系列的作弊醜聞,一度遭到美國政府禁止。但它們在2005年的時候收購了在加州的一家專注投票技術的公司Sequoia,翻譯過來叫做「紅衫投票系統」——大家會不會覺得有點巧合,這家公司也叫紅衫,而且也位於加州。

然後,這項紅衫投票技術在2010年的時候,又被來自加拿大的Dominion給收購了。只是這個收購比較奇特,就是Dominion收購了紅衫的所有軟件硬件,但技術的知識產權仍舊屬於Smartmatic。

也就是說,Dominion和Smartmatic這兩朵花,通過這家紅衫投票技術公司正式連到了一根花枝上。一度被禁止的Smartmatic通過這種方式,借屍還魂,以分包商的身份繞過了禁令,重返了美國市場並佔領了大部分關鍵的州。美國的這次大選大部分的州,實際上使用的是作弊高手查韋斯的技術,只不過貼上了Dominion的商標。

【三家公司與兩個關鍵詞】

大家有注意到嗎?我們如果全面回顧一下這一系列龐雜的信息,就會看到這3家公司最大的共同點,是它們每家公司的重要商業關係或技術來源,都或直接、或間接的與兩個關鍵詞有關係:一個詞是「中國」,另一個詞是「索羅斯」。

為了幫助朋友們便於看清整個脈絡,我們簡單歸納如下:

SCYTL的董事會主席兼CEO佩雷•瓦列斯通過「媒體事務」(Media Matters)這個機構成為索羅斯的一個合伙人,而SCYTL通過層層複雜的收購關係網中出現了紅衫中國的身影;

Dominion的母公司那個政商媒體三棲人物肯納德,通過「凱雷投資集團」與索羅斯成為合伙人,而Dominion的技術和關鍵零部件都來自中國;

Smartmatic總部的董事會主席布朗勳爵,通過「開放社會基金會」與索羅斯成為合伙人,而這家公司通過查韋斯這個南美社會主義的標誌性人物與中共也有千絲萬縷的聯繫。

當然,截止目前,我們還不能就此得出一個非常具體的結論,這背後是否有更龐大的一個佈局或真的存在一個傳聞久遠的巨大的陰謀等等。但我們的確看到一個客觀現實,就是有些事情發生一次可以說是偶然的巧合,但當相似的事情接二連三不斷發生的時候,至少值得我們注意,值得我們多一個心眼去思考,這些看似偶然的信息背後,是否存在不為人知的聯繫。

川普總統昨天在推文中表示,很快將對今年大選的違憲行為發起大規模訴訟,他的律師欣妮•鮑威爾甚至用了「我將要釋放海妖」這樣罕見的表達,來形容即將到來的震撼性的證據披露。

我們在此前的節目中,曾經跟大家說過,川普總統早在今年月22號就發表推文警告,可能有百萬數量的假選票在外國被印刷了。這說明川普對郵寄選票的舞弊早有察覺。

但事實上,他對投票軟件的貓膩發出的警告要遠比這個早的多。他在2012年11月6號下午2:56分發出的推文是這麼寫的:「更多關於投票機將羅姆尼的選票轉給奧巴馬的報道。密切關注機器,不要讓你的選票被竊取。」
大家看到了吧,我們一再說,川普是一個政治素人,但絕不是一個政治傻瓜。他對奧巴馬這幫人的底細和伎倆非常清楚。單純就這一條推文,就可以告訴我們三個重要的信息:

1、川普早就知道投票軟件的問題,他一直在關注,而且還呼籲大眾都來關注。

2、他不會打無準備之仗。

3、那個時候還是2012年,當他在4年後決定站出來競選總統的時候,他非常清楚自己可能遭遇到和羅姆尼一樣的命運,他完全有可能被對手掌控的選票機暗算,但他還是義無反顧往前沖了,頂着鋪天蓋地的攻擊與嘲諷,靠着一張張真實的選票擊敗了被《紐約時報》斷定有98%概率當選的希拉里。這只能說明一點:川普是一個不信邪的人,是一個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人。

了解了這一點,我們就比較容易理解,為什麼川普幾天前,也就是12號接受媒體採訪的時候,會說出下面這樣的話:永遠不要賭我輸。

他的信心來自哪裏?我覺得,像他這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信心只能來自一個堅定的信念:面對邪惡絕不退縮,邪不勝正是人間永恆不變的真理。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裏,謝謝各位的觀看,也歡迎大家訂閱點讚,留言分享,我們下次再見。

歡迎訂閱《遠見快評》Youtube頻道:http://bit.ly/遠見快評
推特專頁:https://twitter.com/yuanjiankp
臉書專頁:http://bit.ly/遠見快評粉絲頁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