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羽看世間】美大選詭異「乾坤大挪移」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13日訊】大家好,這裡是《薇羽看世間》,我是陳薇羽。

首先,要請大家去訂閱我們的英文頻道,自從上次被封殺之後,我們又重新開了一個新的號,改了一下名字,現在叫「KSJ-Bridging the Gap.」現在主要是做一些英文原聲+中文字幕,經常會有更新。有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去訂閱。感謝大家支持!

昨天蒐集了一些關於軟件乾坤大挪移的作弊證據和相關資料,今天整理了一下給大家看看。我們先看一個視頻,這是有人在大選之夜錄了一段電視節目的視頻,在屏幕的下方一直在滾動顯示實時的各州開票情況。

然後有人就發現,在這段視頻開頭和結束的時候,也就是四十幾秒的時間,屏幕上顯示賓西法尼亞州的數字發生了變化,非常詭異的是,川普得票減少的數量,跟拜登得票增加的數量是一樣的,都是19,958票。這也太巧了!

上次在舞弊手段集錦的視頻裡就有一段電視節目視頻也顯示了跳票的數字一模一樣。這一幕又神奇地被捕捉到了。有利害的電腦高手寫了一個程序,計算出各州跳票和吞票的數字。這個網絡高手叫杜魯門·布萊克(Truman Black),他通過自己寫的腳本,蒐集和整理可靠來源的選舉數據,主要是那些從川普的票轉換成拜登的票,和一些消失的選票。

從他的數據可以看到,賓州竟然有22萬多張川普的選票被乾坤大挪移到了拜登那裡,還有94萬張票被丟失。每個州幾乎都有不同數量的這種跳票和吞票的現象發生。難道都是軟件「故障」嗎?

第一次發現這個現象的是密歇根州的一名工作人員,她因為機器故障只好用手動計票,結果發現跟機器機票的結果不一樣,就重新計算,最後竟然有6000張川普的票輸進去就成了拜登的票。現在大面積出現這種情況,還能說是「機器故障」嗎?這就是赤裸裸地利用高科技偷票。

在大選中使用投票機,本來就是備受爭議的,以前就總結了出現過的問題和風險,比如增加或減少特定人的得票數;改變選民在電子投票機上的選擇;誤計選票;選前通過測試卻在選舉日出故障;反轉選舉結果;機器崩潰讓選民大排長隊等,甚至機器起火。

而且這些投票機生產商都是私營公司,涉及一些技術專利,比如軟件開發的公司有可能因為技術專利的問題,不會對外公開關鍵的技術,這些軟件的源代碼都不會公布,也不受司法管轄區檢查。所以各州購買這些公司的軟件後,選舉局官員只能是學習操作和測試軟件,而不能檢查軟件寫入程序中是否有惡意或者問題程序。這就是一個巨大的舞弊漏洞。

而且除了人工計票外,許多州的計票工作實際外包給了這些投票機私營公司。從選民登記到投票,也都外包給了私人企業。這些私營公司的股東和財務狀況都是商業機密,這就很難說背後不會有利益勾結了。

投票機:川普名換拜登

「全國選舉防衛聯盟」說,這為選舉技術創造了一個「黑盒子」,將民主選舉帶出了公共領域,進入了虛擬的後台。也就是說,誰擁有這些機器和軟件,誰來監管這些私人公司?這都會是大選舞弊的窗口。

從Ballot Pedia上可見,有很多州都提供填票機,包括那些競爭激烈的搖擺州。投票機行業現由三大公司主導:選舉系統和軟件公司Election Systems&Software(ES&S);多米尼(DOMINION)投票系統以及Hart InterCivic系統。前兩家主要做軟件,用來掃描條形碼,第三家主要做硬件設備。

這三家公司占全美國選舉設備的90%。其中多米尼投票系統是一家來自加拿大的選舉服務公司,總部位於科羅拉多州的丹佛。多米尼投票系統服務40%的美國選民,負責這次大選許多搖擺州的選票技術,包括在北卡、內華達州、喬治亞州、密西根州、亞利桑那州和賓州使用,在這些州的票數是左右競選勝負的關鍵。

目前爆出「故障」的是多米尼公司的軟體。結果這家公司被發現跟奧巴馬、克林頓基金會,還有眾議長佩洛西有關聯。

多米尼的官網顯示,2018年7月16日,位於紐約的私募股權公司Staple Street Capital收購了多米尼以及公司管理層。Staple Street Equity由前凱雷投資集團創立。在Staple Street Equity官網的執行董事會中,可以看到肯納德(William Kennard)的大名。

肯納德曾經擔任奧巴馬政府美國駐歐盟大使,克林頓政府聯邦通訊委員會主席,凱雷投資集團執行董事,前國務卿約翰·克里(John Kerry)的外交政策顧問委員會成員。肯納德目前還是AT&T、杜克能源、福特汽車公司和大都會人壽的董事會成員。而美國主流媒體CNN是AT&T旗下一個子公司。

美國這麼多年形成了一個約定俗成的規矩,就是美國總統會用大使身分來獎勵大型捐助者、籌款人。美國非盈利組織「回應性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開放祕密網站(OpenSecrets)的數據顯示,肯納德2009年~2014年擔任歐盟大使,他在2008年是奧巴馬50萬美元政治籌款人(Bundler),並為民主黨的金庫貢獻64,450美元,為奧巴馬捐款11,900美元。

凱雷投資集團是世界最大的全球投資公司之一,也是全球主義的紐帶。凱雷有「總統俱樂部」之稱,給凱雷當顧問的包括美國前總統小布希、英國前首相梅傑、克林頓政府的白宮辦公廳主任麥克拉提(Thomas McLarty)以及前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主席李維特(Arthur Levitt)等等,擁有深厚的政治資源,凱雷在中國也有大量的投資。1990年代中期,索羅斯(George Soros)成為凱雷的合夥人,凱雷的資金籌集一下就變得驚人的容易。

在《華盛頓郵報》2015年的一份榜單中,多米尼在2014年被列為柯林頓基金會的25,000~50,000美元捐助者。據「彭博政府」(Bloomberg Government)官網2019年4月報導,多米尼投票系統公司聘用了它的第一個高權勢的團隊,包括眾議長佩洛西發言人哈米爾(Drew Hammill)的長期助手。

多米尼投票系統在大選前已經被警告存在安全問題,在德州,多米尼投票機三次被拒獲得州選舉認證。測試報告列出了系統存在重大安全問題。其中2019年1月的測試報告中第一個問題寫道:系統中的某些硬體可以連接到網際網路,但是供應商說對數據和IP地址強化了保護。德州拒絕了使用多米尼,但是德州和堪薩斯州還是使用的多米尼的子公司產品。

多米尼的投票系統還有另外兩個疑問,一個是這個系統中使用了中國組件,包括LCD控制板,觸控式螢幕和晶片組件。20%的組件來自中國。另一個是多米尼的另一家子公司Smartmatic曾經影響菲律賓2010年和2013年的中期選舉,受到選舉欺詐調查,在對機器源代碼進行調查後,報告結論是這家公司提供的機器軟件清單不足,可信性受到質疑。

事實上,投票機公司的控制者是一些全球主義的政治人物,Smartmatic的董事長就是英國上議院議員馬克·馬洛克·布朗(Mark Malloch Brown)勛爵,他是一位連接全世界投票系統的中心人物。是索羅斯(George Soros)投資基金的前副主席,世界銀行的前副主席,世界經濟論壇的前副主席。他跟聯合國、英國內閣、布什家族都有密切的聯繫。

而索羅斯更加是華爾街巨鱷,連Antifa和黑命貴運動都是他出錢資助的。從這些我們或許可以推斷,投票機系統都掌握在全球主義者手中,他們利用投票機器,在各國干預選舉,試圖控制選舉結果。感覺科技越來越發達,可是人心越來越險惡,科技就變成了壞人的工具。

郵寄選票作假五步驟

另外在這次大選以前,大概8月份的時候,就有一位民主黨的情報人員向《紐約郵報》透露了郵寄選票作假的五個步驟。他說,第一步是造假選票。選票沒有特定的安全保護功能(類似印記或水印),因此每個人都可以自己做選票,只要放在複印機上複印就行。

第二步就是收集回郵信封。郵寄選票首先以大信封將空白的選票寄給註冊選民,大信封內包括回郵信封、選民必須簽名的「郵寄選票證明」以及選票。回郵信封不能重新製作,他們就必須從真正的選民那裡收集這些回郵信封。他會讓他的手下挨家挨戶地去說服選民,說我們是社區工作者,義務幫大家郵寄選票。然後,他們把密封的信封帶回家,用水蒸氣使封口的信封鬆開,然後用偽造的選票將真實的選票換掉,並重新密封信封。他們這樣做,最多五分鐘可以處理一張票。然後,再將信封分散到所有不同的公共郵箱中,以避免上百張選票同時出現在一個郵箱裡引起人們的注意。

這名情報人員還說,有時郵政員工也會加入欺詐騙局中,他們會從郵件中篩選選票,將投給共和黨和川普的選票扔進垃圾桶。

第三步是「幫助」老人投票。他說,在某些療養院中,護士實際上是帶薪的特工。他們代替這些老人填寫了選票。這是一個巨大的金礦。賓州確實發生了這種事情,有2萬5千多個老年護理中心的老年人同時投票。這些現象跟他說的這第三步是能對上的。

第四步,冒充選民投票。這名特工說,他會派遣團隊冒充那些不去投票的註冊選民,去投票站現場投票,因為這些註冊選民信息都是公開的。特別是在新澤西州和紐約州等不需要查看選民身分,賓州在大多數情況下也不需要查看身分證。

最後一種是賄賂選民。就是找那些流浪漢,這些人是不會去投票的,就成了他們可以買到的選票來源。這名特工透露說,他們還有一個暗號,就是在選民證書上折一個角,這樣計票人會知道這是操縱的票,就不去嚴格查看身分信息,不去驗證投票人到底是不是這個人,這些選票將跟真選票混合在一起,成了有效票。

這次我們大家算是大開眼界了,知道選舉還有這麼多貓膩。幸虧這次川普總統有防範,昨天川普總統發推文說,我們將取得巨大進展,下週會有結果出來!然後又發推說,我們會贏!昨天蓬佩奧也出來說,川普政府將順利過渡到下一個任期。聽他們這麼說,感覺已經是胸有成竹了。看來,我們低估了川普的智囊團。希望好消息不斷!

好,今天說這些了,薇羽看世間,我們明天見。

《薇羽看世間》節目組

(本視頻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