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朱利安尼:謹記中共對我們的攻擊

中共對這次全球瘟疫大流行負有直接責任,這場瘟疫導致數十萬美國人喪生,數百萬人染病,包括我們的總統在內。在全球範圍內害死了一百多萬人,並極大地破壞了歷史性的經濟繁榮時期。

當我們的三軍總司令在經歷了一場與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較量、短暫的住院治療後重返工作崗位時,美國人都鬆了一口氣。而這個國家則度過了充滿焦慮的週末。我們的國家仍然在努力應對一個無形的敵人,而這個敵人本來就不應該登陸我們的國土。

中共和它控制的祕密獨裁政權應該為中共病毒的流行負全責,這是對世界的攻擊。當病毒第一次出現在武漢時,中共官員最初是採取它們慣用的處理壞事的手法——審查和鎮壓。治療病人的醫生被迫保持沉默﹐新聞文章和社交媒體的帖子都受到了嚴厲的審查,政府當局嚴格限制百姓的日常生活。

所有這一切都是為了讓普通中國公民和世界其它國家對新出現的威脅蒙在鼓裡,而此時的應對準備本可以發揮最大的作用。

一旦消息不可避免地與致命病原體一起泄露出去,中共領導人就轉而進行虛假宣傳。1月,他們說服世界衛生組織(WHO)中親中共的官僚,宣傳「沒有明確的人傳人證據」,這為中共政權贏得了寶貴的時間,在其它國家意識到威脅的嚴重性並開始抬高價格以加強自己的庫存之前,中共囤積了口罩和其它醫療用品。

當美國國務院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並痛斥中共的致命瀆職行為時,中共官員加大了謊言的力度,試圖製造一種荒謬的陰謀論,稱美軍祕密將新冠病毒帶到了武漢。

川普(特朗普)總統是最早認識到中共罪責的人之一,但他必須與敵對、蓄意阻撓的民主黨人對抗,民主黨人在疫情爆發的關鍵時刻發動了一場有政治動機的彈劾。當總統早在1月底就對中國實施了拯救生命的旅行限制時,前副總統喬‧拜登甚至指責他「歇斯底里的仇外心理」,因為總統採取了果斷的行動來保護美國人民。

拜登花了近兩個月的時間才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他當然不願意指責中共,因為中共為拜登的家族提供了數千萬美元。他的兒子、哥哥和嫂子可能仍然是中共高層的商業夥伴。至少在過去5年裡,拜登家族和中共進行了許多合作和業務往來。這就解釋了拜登的一些荒謬言論,比如中國不是「競爭對手」或「威脅」,他可能是世界上唯一相信這一點的人。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民主黨籍的州長們、拜登和佩洛西反應非常遲緩,至少在川普總統禁止中國航班一個月後,他們仍然不負責任地鼓勵民眾照常見面和集會。造成了許多不必要的死亡,並加速了病毒的傳播。

也許是為了擺脫指責,當他們最終採取行動時,又反應過頭了。他們發布了嚴厲的封鎖法令,使以前繁榮的經濟陷入癱瘓,遠遠超過了必要的程度,迫使學校、企業和教堂關閉,同時還鼓勵成千上萬的人大規模集會,人與人在一兩英尺的距離內高喊「殺警察」等口號。

他們聲稱他們依靠的是科學,但卻允許甚至讚揚「黑人命也是命」(BLM)的抗議活動,這些抗議活動幾乎都涉及縱火、搶劫、毆打、槍擊和一片混亂。沒有任何「科學」表明﹐中共病毒對那些鼓吹殺戮和毆打警察的人威脅更小。

美國總統最終不可避免地還是感染了與七百多萬美國人的同一種病毒。數月的醫學研究提供了相當廣泛的治療選擇,這在很大程度上歸功於總統的「曲速行動」(Operation Warp Speed),這讓每個人都能趕上「川普時間」(Trump Time),唐納德‧川普的康復機率遠高於在疫情初期被擊倒的那些不幸的人,他的迅速康復為整個美國提供了極需的安慰和鼓舞。

與拜登和民主黨人依賴於對最壞結果的可怕預測相反,總統對這一疾病的處理一直是樂觀的。我被教導的那種樂觀主義甚至有助於提高戰勝癌症的機會,川普利用相同的樂觀主義立即把注意力放在了康復上,他認識到拜登和恨川普的民主黨人忽視的一點:中共病毒與3月份的時候不同。現在,它是一種絕大多數情況下可以治癒的疾病,我們的總統即使還未完全康復﹐也正在完全康復的路上。

但如果不是中共和中共政權的惡意行為,他絕不會生病,數百萬美國人也不會。美國的經濟巨擘也不會停滯不前,這個停滯威脅到全國無數的工人和企業。

這一切都不該發生﹐這是反人類罪。責任全在中共獨裁者、有組織犯罪分子和殺人犯的身上。美國人民絕不能忘記這一點。我們遭受了嚴重的不公正待遇,但我們將一如既往地從這場鬥爭中恢復活力和勇氣,就像我們不屈不撓的總統一樣。他是美國人民戰勝了我們歷史上同樣巨大或更大挑戰的象徵。

美國人民面臨一個關鍵的選擇。川普總統是自尼克松總統訪華以來對中共最強硬的總統。另一方面,前副總統拜登被認為比奧巴馬和克林頓夫婦更親共。當然,我們當時並不知道﹐拜登家族與中共政權和中共高層官員是合作夥伴,在商業上也是合作夥伴的關系。

黨派化的情報機構掩蓋了這件事,這真是醜聞。但這確實解釋了為什麼即使在民主黨人中﹐拜登的觀點也比較奇葩﹐即中共不是美國的「競爭對手」,也不是美國的「威脅」。

原文China’s Assault on Our Country and Our President Will Not Be Forgotten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魯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是前紐約市市長。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