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川普出院 左媒批評 中共恐慌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0月07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10月6日,星期二,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美國總統川普在美東時間10月5號的下午,也就是昨天下午6:30,正式從沃爾特·里德醫療中心出院,乘坐海軍陸戰隊1號直升機返回了白宮。

儘管事前川普自己已經在推特發布了預告,但這個消息依然非常勁爆,因為一個年逾古稀的老人感染中共病毒之後,僅僅4天時間就出院,無論從哪個方面講都是非常驚人的,極其不尋常的,更何況這個老人還是世界頭號超級大國的總統。

在這4天的時間裡,毫不誇張地說,川普一直是世界的中心。無論支持、喜歡他的人,還是討厭、仇恨他的人,都在不停地談論他。

川普出院 左媒批評

他每發一條推文,都會立即引來海量的評論和轉發,他貼出一個視頻,媒體就不停爭論他的臉色究竟是精神飽滿還是憔悴不堪。

他為了答謝一直守望在醫院的支持者,專門乘車出去揮手致意,結果也要被一些媒體質疑他可能給特勤局的探員帶來感染風險。

諳熟左媒套路的川普對此給予了一個標準的「川普式」回應,說:如果我不這樣做,媒體會說我粗魯無禮。

事實上,很多媒體對川普的攻擊是永遠都不會停下來的,這種攻擊已經從最初理性尚存的質疑,發展到了毫無原則的扣帽。

就像川普在第一場大選辯論中拆穿拜登一樣,川普對中國關門的時候,被他們攻擊為「仇視外國人」與「種族歧視」,當美國疫情爆發瘟疫蔓延的時候,川普又被他們攻擊關門不及時,防疫不力。

很多媒體似乎已經習慣了雙重標準,習慣了在兩種完全對立的立場上自如轉換。就像川普乘車看望支持者,即便同車的特勤局探員穿著全身隔離服,戴者護目鏡與N95口罩,可謂全副武裝,但左媒依然要煞有介事地表達一下對探員安全的擔憂,展示一下自己的愛心。

然而當面對持續了幾個月的BLM(黑人的命也是命)示威,無數示威者連口罩都不戴,擁擠在一起的時候,這些媒體的「愛心」卻同步消失,集體出現選擇性失明,隻字不提傳染的風險。即便確鑿的數據顯示示威造成了各地疫情大幅反彈,他們依然一口咬定這是川普的責任。

從這個角度講,如果川普連任成功,左媒其實是最佳助攻。正是因為他們連篇累牘的攻擊,才使得越來越多的人重視川普,研究川普,並最終看懂了真正的川普,這是我們看到今年的大選,越來越多中間選民站出來表達對川普的支持的主要原因。

川普自願當小白鼠 打臉華春瑩

川普出院,不僅帶動了股市大漲了466點,更帶動了吉利德科學(Gilead Sciences)與再生元(Regeneron)這兩家公司的股價飆升。因為川普治療順利,主要靠的就是前者的瑞德西韋和後者的單克隆抗體療法。川普等於是以總統之尊,為這兩種藥打了一個影響遍布全世界的廣告。

說到川普的用藥,就必須要提一下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她在10月4號發文稱「希望所有的美國患者,都能得到像總統一樣最好的治療待遇」。

結果被網友以「希望中國老百姓也能獲得和習近平一樣的醫療保健待遇,同時獲得和你一樣的言論自由」這樣的一句話,懟了個鼻青臉腫。

其實華春瑩這話是典型的「不管自家門前雪,專管他人瓦上霜」心理。歌德曾經有一句話,說「人變得真正低劣時,除了高興別人的不幸外,已無其它樂趣可言。」

這話說的就是華春瑩這類極具特色的中共人,他們看到川普以及無數美國人感染了致命的病毒就感到無比開心,甚至敲鑼打鼓掛出大橫幅以茲慶賀;一旦看到川普恢復好轉了,又難受得不行,憋不住非要損上那麼幾句話,心裡才會覺得好過一點。

只是華春瑩肚裡沒啥墨水,好不容易憋出那麼幾句來也都不事先做做功課,漏洞百出。

實際上,川普用的什麼藥可以說已經無人不知,就是瑞德西韋、地塞米松與中和抗體療法這三板斧。瑞德西韋不用多說,早已是治療中共病毒早期感染的標配,吉利德公司當初無償把分子式公布給中國,讓中國老百姓早在大半年前就享受了和美國總統同等的醫療待遇。

地塞米松更不用說,是老掉牙的激素藥,京東網上掛著賣,2.9元人民幣一盒。

三板斧中唯一稱得上是新藥的,就是再生元公司的中和抗體療法。但這種雞尾酒療法實際上並未獲得美國FDA的批准,川普是在同情用藥的模式下使用了這種新療法,用藥風險要自己承擔的。

換句話說,川普等於是以總統的身分,自願充當一次小白鼠,冒著風險來開路的。而這個待遇,同樣也是美國老百姓已經享受過的。當初美國第一例確診病人在治療時,同樣也是以「同情用藥」使用了當時未獲FDA批准的瑞德西韋。

川普急於出院 中共因素?

當然,從真正醫療專業的角度看,川普出院並不是上上策,因為即便治療方案非常有效,我也相信川普是完全滿足了主治醫生的出院標準,比如症狀消失,體溫正常,病毒檢測陰性等等。但從理論上說,他還沒有完全脫離疾病的影響。仍然需要繼續隔離與服藥觀察。

這一點白宮醫生也並不諱言,主治醫生肖恩·康利(Sean Conley)就公開說:「總統還沒有完全擺脫困境,但是醫療團隊對總統出院感到放心。」

也就是說,川普完全可以選擇在醫院再多待幾天,等情況再穩定一點了再出院,並不會對他的大選構成什麼影響。更何況,我們在此前的節目中已經分析了,川普住院其實對他的選情反倒是有利的。

川普急於出院,原因可以有很多,比如大選因素、工作因素、媒體因素等等,但我覺得其中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是中共因素。

美議員追責 中共恐慌?

川普患病之初,素以「胡叼盤」聞名江湖的《環時》總編胡錫進就第一時間發推落井下石,嘲諷川普在付出代價。這個表態顯然並不符合中共高層公開對外場合的需要,因為胡錫進很快刪除了這條推文,然後轉推了華春瑩的一條問候推文作為彌補。

但這點小算盤並不起作用,他的這條推文依然很快登上了美國大媒體福克斯新聞的頭條。當主持人晒出這條推文後,隨即向共和黨眾議員德溫·努涅斯(Devin Nunes)提問:「請問眾議員和其他同事,這件事應該怎麼處理?」結果努涅斯乾脆利落回答說:「一定會要中國(中共)負責。」

事實上,中共這次故意操縱國內輿論對川普染疫事件大肆落井下石,早已超出民間口水戰範疇。美國人普遍認為這不但是對美國的侮辱與攻擊,而且是實質性干預美國大選的行為。胡錫進的推文,有幸成為了大陸網絡仇恨言論的總代表。

我們無法得知川普是否看到了胡錫進的推文,但幾乎所有看到這條新聞的美國政治精英們的反應,都出奇的一致:

川普競選募款委員會佛州主席貝理雅·勃蘭特(Blair Brandt)連發數條推文,強烈要求中共為總統染疫負責,說:「中國共產黨對我們的總統進行了生物襲擊。」「川普總統必須立即對中國(中共)採取行動。」

佐治亞州聯邦參議員凱利·洛夫勒(Kelly Loeffler)也在推特發文說:「記住,是中國(中共)把病毒傳染給了我們的總統和第一夫人,我們必須讓他們承擔責任。」

我們看到這樣的聲音越來越多,這說明了什麼?很顯然,美國選情很可能正在發生一個重要變化:那就是越來越多美國人不再將中共病毒侵害美國歸咎於川普防疫不力,而是開始轉向支持川普追究中共向國際社會惡意散播病毒的責任。

我們看到的事實是,眾議院中國工作組出台的最新報告,已經明確提出來,美國不應追求與中共長期共存的目標;而幾乎同時也有議員提出了法案,要將中共定為跨國犯罪組織。

所有這些舉動,都只代表一個含義,就是把子彈和槍都遞到了川普的手中,只等著他扣動扳機。

從這個角度看,川普預告自己出院的時候說,不要害怕這個病毒,也許隱含了另一種意味,因為他迅速康復,戰勝病毒的本身,就是一個戰勝了中共的象徵。

好的,今天就聊到這裡,感謝朋友們的觀看,歡迎訂閱點讚並留言轉發,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