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班克斯:全球遭難 中共應擔責

(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楊傑凱採訪報導/秋生編譯)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0月05日訊】 「這份《中國日報》是中國共產黨官方宣傳機構經營的報紙,它會詭異地出現在國會山每一位國會議員的門口。」班克斯說。

中國共產黨擁有龐大的全球宣傳機構,覆蓋著從《華盛頓郵報》、《華爾街日報》和《紐約時報》的付費插頁到推特機器人網絡等媒體。《中國日報》是被美國國務院指定為駐外機構的9家中國媒體之一。今年早些時候,中共當局發起了一場凌厲的宣傳攻勢,以轉移人們對其掩蓋冠狀病毒爆發和將疫情武器化的指責。

本期節目我們邀請到了印第安納州聯邦眾議員吉姆·班克斯(Jim Banks),他是最早要求中國政府為其掩蓋中共病毒而致人死亡作出賠償的人士之一。

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節目,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楊傑凱:吉姆·班克斯,歡迎你再次來到《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班克斯:很高興和你在一起。

中共對大流行負有責任

楊傑凱:吉姆,上次我們談到了冠狀病毒。雖然那時還處於初期階段,但是我們已經知道中國共產黨要對此負責。在很早的時候,你就已經在談論獲得某種賠償的前景,讓中國(中共)在經濟上承擔責任。從那以後事情發展得怎麼樣?我想,自從我們交談以來,已經有三個月了。

班克斯:是的,已經過了一段時間了。我一直記得,在當時,三個月前,當我們要求賠償並追究中國的責任時,因為提出了這個要求,我立刻就被稱為種族主義者。許多批評我們的左翼人士,甚至一些右翼人士,認為我們這樣呼籲是發瘋了。

但是現在似乎所有的美國政界人士都改變了看法。美國領導人已經改變主意,承認中國對冠狀病毒流行負有最終責任。

我們現在知道的是,中國早在1月份就拒絕了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世衛組織以及其它機構,提出的前去研究冠狀病毒的要求。他們斷然拒絕了我們的請求,一些人說,這一請求原本可以防止自那以後在全球範圍內傳播的90%的冠狀病毒病例,這意味著他們最終應該為此負責。

我相信,從川普總統到絕大多數美國民眾,這是美國人的共識。不幸的是,到目前為止,我們的領導人還沒有採取足夠的措施,讓中國負起責任。我知道,在重建美國經濟、讓美國重新站穩腳跟的過程中,我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可是與此同時,對於美國人民所遭受的苦難,對於全世界人民所遭受的苦難,中國應該承擔責任。到目前為止,他們還沒有被追究足夠的責任。

川普讓美國回到正軌

楊傑凱:就在最近,國務卿蓬佩奧發表了講話。我幾乎肯定,你會同意這是一個非常重大的轉變。當然,這是在(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司法部長)威廉·巴爾和(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萊恩的演講之後發表的。這種新的轉變是否包含了向中國追究經濟責任的可能性?

班克斯:我真的這麼認為,川普總統走過了很長的一段路,他的政府從開始到現在變化很大。我們今天說到蓬佩奧、奧布萊恩、聯邦調查局的領導層以及司法部長巴爾,美國政府的一些領導人物今天明白了:重要的是,我們不僅要通過我們的持續努力重建美國,讓美國回到正軌,同時也要讓中國承擔責任,不僅要對冠狀病毒負責,還要對他們幾十年來試圖破壞美國和美國海外利益的活動負責。

我們有中國的行為記錄,都是與美國的利益背道而馳的。我們應該讓他們為此負責,這是我們以前從未做過的。你需要有合適的人在合適的地方做這件事。不幸的是,籠罩在我們頭上的是一場選舉,而我相信這就是選舉的意義所在。這不是關於競選的採訪,可是選票的一方是川普總統,他有一支非凡的領導團隊,他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了解中國的威脅;另一方是政客喬·拜登,50年來,他一直是美國領導層中的一員,對中國的行為視而不見。

這就是選票上的內容。今年11月,我們將選擇誰在未來的四年裡執掌白宮,是一個滿足於不得罪中國,並且無視中國(中共)威脅的人,還是在我一生中第一次看到的,一個已經非常認真地把中國視為威脅的人?

楊傑凱:可是,前副總統拜登已經談到要對中國採取更強硬的立場。事實上,他在這方面提出了一些政策立場。

班克斯:我認為他這麼說是因為這反映了美國民眾的情緒,但是他的記錄卻與此相反。喬·拜登,作為參議員,後來作為副總統,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我們與中國實現關係正常化,並且在2000年和2001年允許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的時候,是美國的政治領袖。中國的這些行為開始於90年代末。

奧巴馬時期 未追究中共不良行為

然後,真的,在幾十年裡,尤其是在整個奧巴馬當政時期,我們拒絕追究中國竊取我們的知識產權的責任,拒絕追究他們幾十年來沒有履行我們與中國達成的糟糕貿易協議,從而擾亂了美國經濟的責任。因此,記錄本身就說明了一切。空談是廉價的,尤其是在總統選舉期間,可是記錄是非常清楚的,不言自明,與川普總統的記錄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楊傑凱:和我交談過的許多人都告訴我,大致的意思是,「嘿,我當時對中國的看法真的錯了。我曾經是投票支持這些事情的人當中的一個。」如果運氣好,這位前副總統和他的隨從也可能會這麼說。

我想問你一點關於《中國日報》的事情。我以前聽你說過,報紙還在繼續送。這是中共的宣傳手段,他們已經被列為中國政府的外交使團,他們實際上代表著中國政府,卻出現在每個國會議員的辦公室,儼然是一家美國媒體。你很關心這件事。為什麼現在報紙還在繼續送?

班克斯:是啊,我也覺得難以置信。每當我在朗沃斯(Longworth)國會辦公大樓裡我的辦公室門口拿到我的那疊報紙時,《中國日報》就在中間,我把它從《華盛頓郵報》《華爾街日報》《華盛頓時報》,甚至你們的報紙《大紀元時報》中間取出。

這份《中國日報》是中共官方宣傳機構經營的報紙,它會詭異地出現在國會山每一位國會議員的門口。我提過這個問題,我並沒有譏諷地或者天真地對待它,但是沒有人能很好地回答,它究竟是如何出現在我的門口的,是誰出錢讓它出現在國會議員的門口的?

中共宣傳報紙 為何出現在國會?

順便說一下,特別是現在,國會山國會辦公大樓已經關閉,警察無處不在,安檢無出其右。神奇的是,《中國日報》,一份國家經營的報紙,中國共產黨的宣傳工具,怎麼出現在了我的門口?沒人能回答這個問題。警衛官,眾議院管理委員會,甚至眾議院議長佩洛西,都對這個問題完全保持沉默。

最大諷刺在於,在美國,每一個獨立媒體、主流媒體,都經常批評總統或者其他人限制了新聞自由,都談到第一修正案對媒體的保護,可是這就是一份與新聞自由形成強烈反差的報紙。我們要求外國機構和宣傳機構在美國註冊為外國代理人,然而我們卻讓他們出現在我們美國的主要決策者,我們的立法者的門口,我們讓這份宣傳報紙出現在我們的家門口。

對我來說,這很讓人吃驚,但是事實上,除了你們的媒體,沒有人會願意對此做任何事,美國的其它媒體甚至都沒有報導過它。這個事實告訴你,有些地方出了問題,有些規則出現了倒退。

楊傑凱:這很耐人尋味,希望能有進一步的行動。我相信你們會繼續追蹤。

班克斯:我們會繼續追蹤。

楊傑凱:我們來談談冠狀病毒,也就是我們所說的中共病毒,在美國的影響。現在,有一個很大的爭論,我知道這是你一直在參與的事情,就是權衡要不要重新開放學校,重新開放所有的這一切,但特別是學校。感染似乎在激增,但是這也是有爭議的。這是否意味著我們要做很多測試?或者這到底意味著什麼?很多信息混雜在一起,當然還有數據、結果被政治化的現象等等。你有什麼看法?

關閉我們的學校 或是最大錯誤

班克斯:幾年以後,當我們回顧、評價我們應對、處理冠狀病毒的方式的時候,我相信我們會說,給我們打擊最大的事情,是我們犯了一個巨大的錯誤:我們關閉了我們的學校,並且可能讓學校一直關閉到下一個學年。許多學校已經宣布不再重開教室,他們將為孩子們提供虛擬學習機會,可是我們知道,孩子們在教室裡會學得更好。

順便說一下,與此同時,中國——本來必須為冠狀病毒的傳播負責——重新開放了他們的學校。這說明了一些問題。中國正在重新開放他們的學校,而我們在與中國進行大國競爭的時候,中國在科學、技術、工程、數學等領域的技能和教育方面,正在打敗美國學生的時候,卻關閉了我們的學校。他們將重開他們的學校,讓孩子們回到教室,而我們將繼續關閉我們的學校。我感到很難相信我們會作出這樣的反應,竟然沒有盡我們的全力,讓我們的孩子回到教室。

我已經說了很多遍了,我們應該改變美國人的討論話題,從「我們可能無法讓我們的學校重新開學,無法讓我們的孩子重返教室」轉向「我們將儘一切可能,儘一切努力讓我們的孩子重返課堂,為他們提供寶貴的、基本的、重要的教育機會。他們作為下一代需要與中國競爭,與我們面臨的任何其它威脅競爭,這就涉及到我們需要掌握經濟和軍事方面的技能,以應對我們面臨的威脅,特別是來自中國的威脅。」現在,我們將越來越落後,因為我們還在關閉著學校的大門。

楊傑凱:的確如此,有一個很大的問題是:「對孩子們、老師們等等來說,重新開學的風險是什麼?」在我們結束之前,專家們是怎麼對你說的?

班克斯:科學方面是非常傾向於重新開放的。科學和所有統計數據表明,兒童最不可能感染或者傳播冠狀病毒給他人。因此,事實上,兒童感染冠狀病毒的病例數量如此之少,兒童的死亡率幾乎為零,這一事實本身應該主導重新開學的決定,強有力地支持著那些認為我們應該重新開學的人。

可是,我不是一個陰謀論者,我不串通一氣搞陰謀,也從來沒搞過陰謀,我從來不像一個懷疑論者那樣,我一直對美國充滿希望。但是說到這個問題,我真的開始相信,在選舉日的第二天,我們的教育領袖們,教育官員們,那些主掌著我們美國學校的人,會對重新開放我們的學校點頭同意。我相信這與政治和即將到來的總統大選,有很大關係,也與其它任何事情都有關係。這的確非常令人討厭。

楊傑凱:我們得馬上結束。在我們結束前,你還有什麼最後要說的嗎?

班克斯:我很高興和你一起討論這些話題。今天,我們參加了這個自由大學(Liberty University)在川普酒店舉辦的活動,討論中國的威脅。突然之間,我們看到美國有大量的政策制定者和領導人,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了解中國的威脅。在很大程度上,我相信美國民眾明白了。他們理解了我們為什麼要抵制中國,因為他們多年來一直受到中國經濟的影響。舉辦像今天這樣的活動,來進一步確認(中共)威脅並且討論我們能做些什麼,這是一件很好的事。

楊傑凱:吉姆·班克斯議員,謝謝你接受採訪。

班克斯:謝謝你!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