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民互信 瑞典模式應對中共病毒值得借鑒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21日訊】2020年中共病毒在全球大流行,許多國家採取「封城」甚至更嚴厲措施,希望通過限制公衆社交接觸來阻止病毒傳播,也爲此付出了社會停擺的沉重代價。而瑞典卻獨樹一幟,民眾響應政府的社交疏離要求、而社會生活基本照舊。在目前歐洲大部分地區感染數量激增之際,瑞典的新增病例卻最低,只有14名病毒患者接受重症監護。瑞典模式成爲防疫討論的一個焦點。

從疫情初期就與眾不同的是,瑞典民衆在保持社交疏離下仍然享有許多自由,與朋友在餐館用餐,瑞典的企業也沒有被迫關閉、政府員工在家上班。而聚會人數的上限為50人。

儘管如此,瑞典首席流行病學家特涅爾(Anders Tegnell)表示,現在下定論還爲時過早,因爲所有國家都處於疫情的不同階段。

瑞典首席流行病學家安德斯-特涅爾(Anders Tegnell):「瑞典(第二波)的風險較小,但我們不能絕對倖免,我們需要非常小心,發現事態的先兆,以便我們能夠盡最大努力防止不斷升級。」

「我們現在所看到是,高中生們重聚時,我們看到一些傳播。對他們來說不是很危險,似乎並沒有在社會其他人群中傳播。但仍然需要不斷觀察,並注意感染情況不會升級。」

當世界許多國家強制在公共場合必須戴口罩時,瑞典的大街和地鐵車廂內卻鮮見有人戴口罩。許多民眾認爲戴口罩沒有意義。

殘疾青年之家經理卡羅爾•羅森加德(Carol Rosengard):「不,我認為這(不強制戴口罩)是一個不錯的決定,因為當我看到很多人戴著口罩時,他們戴在這裡(下巴),抽煙、喝水,然後再戴上,這不是應該的。」

瑞典政府預計會有局部疫情,但不會採取全國性措施,而是根據檢測,接觸者追蹤和迅速隔離患者。

瑞典衛生部長莉娜-哈倫格倫(Lena Hallengren):「當然,如果發生局部爆發的情況,將有不同措施,也可能在特定的時間和地點戴口罩。但是不會長期使用。人們不會長年戴口罩。」

大多數措施是公民自願的行動,而不是政府施加的規定。一方面,民眾相信政府由專家組成的團隊的合理決策;另一方面,政府信任民眾,在病毒大流行中承擔個人的責任。瑞典有效的防疫模式值得世界各國借鑒。

新唐人記者徐哲、柯婷婷綜合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