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疫情告急背後與武漢相同之處

作者:羅瓊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25日訊】近日北京突發第二波疫情後頻頻告急,北京衛健委在6月16日將三級緊急響應級別調升為二級後,現已要求北京各醫療機構提升防控等級。

18日,中共疾控中心卻宣稱「北京疫情已經控制住了」,這反而更引起人們的恐慌,因為實際的疫情比官方公布要嚴峻得多。

全市至少有9個區已淪陷,已有28個街道和鄉鎮被列為疫情中高風險區;飛機、火車、省際客運大規模停運,全市中小學停課;娛樂場所、健身場所全關閉等等。

據官媒消息,來自湖北等多省的救援醫療隊已馳援北京,武漢援京醫療隊總人數七十餘人。

北京疫情已迅速跨省擴散,如在浙江、遼寧、河北、四川4省出現北京確診關聯病例。

大紀元獲得的文件顯示,河北雄安新區安新縣防疫措施從13日開始已經全面升級。

目前北京大街上空空蕩蕩,醫院病床激增,市民排長隊進行核酸檢測,此情景猶如當初的武漢。

中共肺炎爆發後,蔓延全世界,截至今日,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已傳染至188個國家,超過800多萬人感染,46萬餘人死亡。

大紀元特稿指出,「瘟疫雖無情,但並非無跡可循」,病毒的風向和目標是「衝著中共而來的」。

疫情由當初的武漢到目前在北京再度爆發,也是有跡可循的。自1999年至今21年來,中共對法輪功發動慘烈的迫害,武漢,尤其是北京都是迫害的重災區。

疫情爆發地武漢

2020年1月23日中共當局宣布武漢封城前,封鎖消息、掩蓋疫情,導致全城封街封區、隔離、測查;醫院前大批民眾排長隊檢疫;街上行人倒地不起;有跳樓、上吊自殺的,全家死盡的;焚屍爐24小時焚燒;醫生大量感染,不斷離世等等……當時的武漢被稱為「鬼城」。

武漢遭此劫難的背後原因是:

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武漢成為中共的得力幫凶,也成為疫情的爆發地。

1999年6月,武漢電視台台長趙致真奉命奔往長春,捏造事實,製作第一部攻擊法輪功的惡作。此部謊言片在中共央視電台反覆滾動播出,欺騙全國百姓,罪業滔天。

自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武漢大學哲學學院的一批院士、教授、博士生導師等成為「文人打手」,發表文章為中共迫害法輪功尋找合法性的「依據」,並將迫害延伸至全世界。

湖北省有37家醫院,參與活摘器官21年之久。尤其是武漢同濟醫院是大陸「器官移植」的發源地、法輪功學員成為這些醫院的器官供體的來源。

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江澤民的親信周永康、羅干曾在武漢地區專設多個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並多次前往視察,親自「指導」迫害,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精神和肉體的摧殘。

北京遭重創原因

北京調用一切權力、國家機器,在北京地區以及全國範圍內對法輪功進行打壓,迫害是全方位的,在此僅列舉幾個主要方面概述。

炮製世紀偽案

2001年1月23日,中共導演了五人在天安門的「自焚」,其中一人喪生。僅兩個小時後,中共新華社就向全世界發布英語消息,稱自焚者是法輪功學員。一週後中共央視「焦點訪談」播放了「自焚」錄像,恐怖的場景、形象,栽贓嫁禍,加重對法輪功的迫害。

中共策劃的「自焚」漏洞百出,例如:

在「自焚」中喪生的劉春玲是被一個條狀的重物猛擊倒地而死。央視的「自焚」錄像中可見,一名穿軍大衣的男人揮動手臂,對她出手凶器。那個「條狀物」是重物擊打後反彈回來的,蹦得很高。

「自焚」錄像中王進東身上的火已經熄滅,警察靜靜地站在他身後,單手拎著滅火毯,欲蓋又止,稍等片刻,才蓋到其頭上。是「滅火」還是在「拍戲」?

「自焚」中的劉思影躺在無菌病房裡,記者李玉強可以不穿隔離衣,不戴口罩、帽子近距離採訪她。劉思影被割開了氣管,卻能違反常理地唱歌。

「自焚案」發生後,在中國連小學生也遭到洗腦。2002年「自焚」被寫進了小學的思想品德課本裡,上面印有小女孩劉思影接受央視記者的採訪圖片,還標有誣衊法輪功的註解。

有媒體稱,1,200萬名兒童交了所謂反對法輪功的文章。

中共利用「自焚案」誤導大陸民眾仇恨法輪功,也欺騙全世界,當時大量海外媒體轉載中共的謊言說辭。

開足馬力洗腦

在江澤民集團下達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命令下,中宣部控制2,000家報紙、數百家中央及地方電視台和廣播電台,全面編造謊言,誣衊誹謗法輪功,煽動仇恨。

據統計,迫害開始短短的半年內,攻擊法輪功的報導達三十多萬篇,中共各級宣傳部門層層對民眾洗腦。

僅2000年1月至2003年10月,新華網對法輪功的詆毀文章達522篇之多。

此外,所謂「中國反邪教協會」組織於2000年11月13日成立,實際上是一個在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610」的操縱下,打著「崇尚科學、反對邪教」的旗號充當中共打手的組織。它專門編造大量誹謗法輪功的作品,欺騙民眾。

北京市科委曾經一次性資助110萬元成立北京市「反邪教協會(簡稱邪會)」,開展一系列誣衊宣傳教育活動。

2000年底,「邪會」發動反法輪功的所謂「百萬人簽名」活動,簽名活動於2001年1月11日從北京大學開始向社會上推動。

「邪會」的誣衊活動都被《人民日報》、新華社、CCTV等中央級媒體報導,再被地方媒體廣泛轉載,毒害廣大老百姓。

迫害社會精英

自法輪功1992年洪傳於中國後,北京各領域的精英們紛紛走入修煉,而這些人都成為後來當局迫害的重點對象。

在軍人法輪功學員中有高級幹部、高級軍官、高級警官、教授、博士、碩士。他們因堅持信仰而被開除軍籍、學籍、強制轉業、非法勞教、判刑及酷刑折磨。

于長新,原空軍指揮學院教授,正師職、副軍級,曾主編空軍指揮學院教科書,原法輪大法研究會成員。在江澤民的親自迫害下,於2000年70歲的他被枉判重刑17年,其妻遭冤判10年。

北京醫學界的專家學者們修煉法輪功後,見證了神奇。1998年10月,來自北京的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北京醫科大學等7個單位的11位專家對北京部分城市的12,553名法輪功學員煉功前後的身體狀況進行了醫學調查。

調查結果表明,修煉法輪功後,修煉者被治癒的總有效率達99.1%,該調查後來成為著名的《北京市萬例(法輪功學員)健康情況調查報告》。

參與這份「北京萬例調查」署名的醫學界的法輪功學員都遭到迫害。但凌,當年四十多歲,碩士,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基礎所組胚教研室副教授、北京東城區法輪功學員,曾參與此調查,被冤判12年。

在北京各大學裡深造的或畢業的一批高材生因修煉法輪功遭受迫害。他們中有的被開除學籍、中止學業;有的被開除公職、註銷戶口、阻止出國;有的被停發工資、生活費;有的被綁架到洗腦班,被非法勞教、非法判刑,還有被迫害致死的等等。

于宙,多才多藝的北大法語系才子、歌手、音樂人,2008年被公安以奧運蒐查為由抓捕,11天後被迫害致死。

伏英,詩人,曾在北大西語系和北京電影學院研究生班進修,遭冤獄9年。

大綁架 龐大器官供體來源

1999年中共江澤民對法輪功發動迫害後,來自全國各地的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自發到北京上訪,為法輪功鳴冤。

北京的公安部門對這些學員大肆抓捕、關押、遣返。據北京公安內部消息,截至2001年4月,到北京上訪被抓、有登記記錄的法輪功學員就達83萬人次(不包括許多不報姓名和未作登記的)。

明慧網報導,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以2000年初到2001年底最多,北京公安局根據新增的饅頭消耗量,估算當時到北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在高峰期間單日量超過100萬人。

大量不願給家人帶來麻煩的法輪功學員不報姓名和地址,無法被遣送,滯留在北京。當時北京看守所、監獄、勞教所全部爆滿,甚至學校、體育場等場所全也部爆滿。裝不下的被運到別處神祕的集中營關押。

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加拿大著名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的獨立調查報告指證,大量的被抓捕而不報姓名的學員成了中共活摘器官的重要供體來源。

在北京大量抓捕法輪功學員的那幾年裡,北京的醫院紛紛成立器官移植中心,如:

2000年,中共軍方307醫院成立腎臟移植中心;

2001年10月,北京大學第三醫院器官移植中心正式掛牌成立;

2003年11月,北京市海淀醫院成立器官移植中心。

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對北京各醫院多年來進行跟蹤調查。僅截至2014年,追查國際已獲取北京市29家醫院的器官移植的概況。據該組織不完全統計,這些醫院共實施腎移植至少12,940例,被涉嫌參與活摘器官的醫務人員多達535名。

英國倫敦的「獨立法庭」2019年宣布的審判結果顯示,中共大量進行強摘器官,主要來源是法輪功學員,而且器官活摘至今仍在進行。

脫離中共 遠離災厄

大紀元特稿指出:「武漢瘟疫雖然給世人帶來了病痛甚至死亡,但歷史和現實都指出了消解瘟疫、趨吉避凶的明路:那就是認清災厄的根源,明曉中共的真相;脫離中共、拒絕中共,就能遠離災厄、不受瘟疫侵害。」

曾加入中共組織的人,可以在大紀元網聲明退出黨、團、隊組織,可以躲避病毒侵害,選擇美好未來。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彥)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