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守不住 高層避疫地也被攻破了?(視頻)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17日訊】第二波中共肺炎疫情在北京爆發,已擴散致半個京城,多區被列為疫情中高風險區。北京西郊玉泉山附近的市場出現確診病例,並有大批警車戒備。之前港媒曾稱,中南海守不住了,部分高層已轉至玉泉山辦公。

北京6月中旬起爆發了第二波疫情,中共官方5天通報北京新增確診人數已經突破百例、9個區淪陷,同時朝著遼寧、四川、河北三省蔓延。

中共疾控中心15日說,這次疫情「出乎意料」嚴峻,且疫源新發地市場很大,涉及近20萬人。豐臺、門頭溝、大興三區已進入「戰時狀態」。

北京多家農貿市場已被關閉,近30個小區啟動封鎖式管理。國家大劇院、雍和宮重開幾天後再次關閉。體育比賽停辦;中小學和幼兒園不返校,已經返校的停課。

從16日晚開始,北京加大力度限制人們離開北京,並將北京的緊急響應級別從3級提升至2級。

截至當日,北京已指定了27個中度風險區的1個高風險區,對進入該地區的人進行溫度檢查和登記。官媒引述一名北京官員的話稱,高風險區的居民不允許離開社區。

第二波疫情似乎捲土重來。13日北京因连续出現7名確診患者暫停跨省旅遊團等活動,豐臺區啟動了戰時機制。( 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玉泉山附近確診病例 大批警車戒備

接近玉泉山附近的玉泉東市場也出現4例確診,尤其引起外界關注。

據北京官方通報14日的新增確診病例中,包括3例海淀區玉泉東市場確診病例。海淀區衛健委13日也通報,玉泉東市場檢出1例核酸病毒陽性患者,為無症狀感染者。

北京當局在15日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已對玉泉東市場及周邊社區實施了封閉管理,屬地已經啟動疫情防控戰時機制。」

陸媒引述中共專家分析說,北京接下來要重點關注玉泉東市場病例是否已造成周邊地區的社區傳播,這將決定未來北京市、疫情的發展,決定该市場是否成為第二個新發地。

截至目前,當局已對玉泉東市場周邊的10個社區實施封閉式管理。

有推特網友發視頻顯示,玉泉東市場附近的五棵松上四環處,出現大批警車已經開始戒嚴管理。知情網民說是玉泉東市場附近的社區要被封閉所致。

玉泉東市場長約330米,由一排夾在兩側居民樓之間的平房組成,面積約1000平方米,中共軍隊總後勤部五一幼兒園就在玉泉東市場附近。

而玉泉東市場疫情引發當局異乎尋常的緊張,也是有原因的。該地距離中共領導人避疫場所玉泉山不遠。

中南海高層轉至玉泉山辦公

此前的4月17日,港媒《明報》引述消息人士的話披露,受疫情影響,中共高層部分領導人,已從中南海轉至北京西郊的玉泉山辦公,以減少聚集集會。

這是首次有媒體披露,中南海守不住了!中共高層離開中南海避疫,並說明了具體的辦公地點。

資料顯示,北京西山有中南海的後院群。也有中共高層官員的住所、療養地,中共重要軍事指揮機關也在這裡。玉泉山則屬於它的東麓支脈。

4月18日,大陸異議作家「老燈」也在推特說,中共內部消息稱,二次疫情已至,京城疫情控制繃緊,大佬們(中共高層)已撤離市區,轉入西山,猶如戰時。

第二波瘟疫來襲,中南海似乎守不住了!消息稱,中共高層已撤離市區轉入西山。示意圖( 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2月已傳出疫情攻入中南海

北京於2月10日首次宣布「封城」之時,湖北等地已有不少高官中招。北京包括中南海所在的西城區政府在內多處也爆發群聚性感染。

發生聚集性疫情的復興醫院,設有中共高幹病房,負責45家單位的局級、部級幹部,近5000餘人的醫療保健工作,幹保科設有高幹門診4個診室。許多醫生也是高幹子弟。該院離中南海只有3500米,開車只需7分鐘。

中共官方當時也證實,中共財政部下屬單位已有人確診。

2月22日,有消息說,中共國務院參事室黨組書記兼主任王仲偉被確認感染,被緊急隔離治療。如果消息屬實,說明當時疫情已經攻入中南海。

3月6日,北京官方披露,全市當時仍有82.7萬返京人員居家觀察,疫情防控到了最緊急關頭。

3月11日,北京突然宣布升級防疫措施,規定所有入境進京者都要進行14天隔離

當時有觀察人士分析說,中共試圖因應政治需要將疫情降溫,但不少權威專家都預測二次爆發或很快到來,這樣就不排除中共七常委當中也會倒下幾個或更多。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