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北京第二波?兩日爆3宗本土感染 三小區封閉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13日訊】【今日點擊】(3798-1)

提要
北京第二波?兩日爆三宗本土感染小區封閉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我們節目中講過,說數字是一個很令人稱奇的,數字超過語言。庚子年呢其實是指劫難,劫數,甲子年呢是指開始,是生門。今年是庚子年,在發生的具體事件中,如果你潛心去觀察它的時間、數字,數字在人的生活中大多都是時間,我以為時間對人決定影響最大。在美國爆發的騷亂,如果你從28日算起的話,大概經歷了14天,不開玩笑,就跟那個瘟疫隔離期間一樣,大概經歷了14天,基本現在停盪,基本停盪,以佛洛依德的埋葬作為標誌。但是同時在大騷亂中,以種族主義的說法,實則是一種自卑者的革命,出現在美國社會,出現在全球,它同樣就像大瘟疫一樣突破了國界。

國界是現在有形的表現,就是社區啊國家有形的表現,人的思想跟生命的定位是無形的,所以它超越了國界,有著共同想法,有著共同生命理念的人,就展現出等同的這種做法。從而在現實的環境中,出現很特別的一種現象,這種以自卑為生命基礎,以種族主義的說法,去聲討著全美國乃至往上追追追追,一直追到100多年前,幾十年前100多年前,在美國社會出現種族,出現那個黑奴時期的很多人物的雕像,都被摧毀了,都被摧毀,說他們就是奴隸主義。如果你摧毀它,你今天的黑人都回非洲,行不行?對不對,說你這混血兒,給你劈嘍,一刀一半,成不成?你的做法就是這個做法。當然這麼說,濤哥你這是種族主義,那你的做法是這個做法可不是我說的,這是今天,這就是共產黨的真正的最邪惡的地方,它滲透人的生命的內在、基礎。

美國的大瘟疫出現在西雅圖,最早的一個,2月20日 2月10幾日 2月20日,2月21日跟這個韓國大爆發是一個日期。在現在,在佛洛伊德死後14天,在西雅圖的幾個城市的社區裡面,建立了安提法社區、共產主義社區。市政府是個女的,我跟你說這是很麻煩的,就跟大家說了在封神演義中,這個紂王聽狐狸的話、聽女人的話,是他十大罪狀之一。在這個西雅圖市長是女的,它的警察局長也是女的,人沒想過,黑人。警察放棄所有的治安,由安提法占領社區成立共產主義村落,裡面是共產共區,家庭可以不要,女人可以隨便去來,跟誰都可以,現在。安提法的人拿著槍,在社區裡面的這些開店的家鋪收保護費,一個星期500元,歡迎所有人來吃飯不要錢。

我剛才說什麼意思?大瘟疫來自於西雅圖,這件事情再次在西雅圖表現出最強悍。那西雅圖包括微軟的老闆,包括這個波音公司,西雅圖是美國現代科技當中,很頂尖的地區,而這個地區集中了大批的無神論和菁英。所以在我眼睛裡,有人問過,說為什麼美國的疫情那麼嚴重,就是這樣、就是這些。根在中共國,但是任何討伐,任何的這種淘汰不好的東西的時候,一定從那些邊緣的鬧的最兇的,但是呢,是可以能夠有拯救機會的地區展開。拯救機會什麼意思?當神出手的時候,把這個地區,是為了保護這個地區,而把這個地區的東西給它清理了。那剩下的,因為在這個地區裡面,有非常強烈的與神同行的正的力量,他們在現行的人的環境中沒辦法對它,連川普都沒辦法對它。

聯邦政府不能管社區,這是美國法律,這就是今天完全扭曲的環境。所以在西雅圖,大瘟疫是最早傳出地,是那地方。那這一次出現的安提法,就是共產黨主義、社會主義,就是共產黨的一套,如果瘟疫再回來就奔著他們去,而大瘟疫那個瘟神是長眼睛的。所以美國的騷亂經歷14天 2個7 ,把那些擁有共產主義思維的人全曝光了,為第二次中共病毒的再出現奠定了基礎,這是神出手的真正目的。為什麼?神出手一定淘汰那些擁有人身,卻不敬仰神的那些生命。

北京第二波?兩日爆三宗本土感染小區封閉

最新的消息,北京再次出現3個本地的感染者。北京是否出現第二波,兩天出現3個,3個小區被封閉,海鮮城被關閉。它講的比較簡單,一個是在西城區52歲,這個人姓唐被確診了,另外兩個人在這個豐台區。另外兩個人豐台區,兩個人是同事是什麼肉聯廠的,但是那兩個人哪兒都沒去過,他就是正常上下班,也沒出過北京,所以他不知道哪兒來的,但肉聯廠跟肉有關係。那52歲這爺們呢,三個星期前去過山東青島,出差,然後他那個答覆滿有趣的,說去山東青島出差但沒有接觸任何人,那你幹嘛去,關緊閉去了,聽著有點彆扭,但人家報是這麼說的。所以他回來之後不久出狀況,那也就說到底是從山東帶進來的,還是坐地裡土生土長的不知道,他報出來的消息是這麼個消息。

那今天在北美報新聞呢也都報了,說北京城再次關閉。他講在這裡報導中說關閉了3個小區,就是他們居住的地方,但是在西方的媒體中說北京城關閉,就是進出會受到巨大的限制。在我個人的眼睛裡,我覺得這是個笑話,這個東西是不是第二波大爆發?我不知道,但是第二波本身,會非常突然的快速的出現,而且它被確定的日子、被確定的時間、被確定的日子。在此中間哩哩啦啦永遠不會停止的,不會的,他在一直在提醒著人,告誡著人去應對劉伯溫的一句話,貧富若不回心轉,看看死期到眼前。這個控制的本身,就是今天的人死活,崇拜這個國家的首席意識的科學,卻完全失去了自我生命的本身的尊嚴。這是對神的污辱,而今天沒有能力認識。

所以這疫情你放心吧,不給人折騰得夠,它絕不罷休。在文藝復興時期,是先出現的大瘟疫,後出現的十日談,再出現的文藝復興。在今天的美國、中國出現了大瘟疫,然後全都居家了,對不對居家了。前兩天看那個,是丈母娘,這個女婿跟丈母娘,另外一個是公公跟兒媳婦,結果都被家裡的另外組合給抓著,這是今天的中國。在西雅圖他們可以隨便戀愛,咱找個詞,就跟那個文藝復興時期,十日談故事是一樣的,招致更大的瘟疫。他不表現在人上,神不能出手,所以這是一個淨化的過程。所以我剛才說了真正第二波出來的,我跟你講今天人還有喘氣的機會,那是真正出不來氣。你看他的這個說法叫什麼,他騷亂的說法叫什麼?我呼吸不了。那個武漢病毒是什麼?憋死他,是一個來的,是一個來的。今天的人沒有能力啊,沒有能力認知是神出手,所以這是在今天的環境中,人們醒悟不了,從而出現這種故事。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