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五大謊言 起底中共疫情白皮書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09日訊】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6月8日星期一。

明州非裔男子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案主嫌德里克·肖文(Derek Chauvin)被控二級謀殺罪,今天首次出庭聆訊。

中共湖北紀監委今天通報,原武漢人大副主任孫應徵涉嫌嚴重違紀和職務違法,正被審查調查。

中國南方暴雨成災。江南大部、華南中北部和西南地區東部等地都是豪雨,累積雨量達到了100到250毫米。廣西、廣東、福建、浙江、江西、湖南、貴州、雲南等8個省區,52條河流水位都超過了警戒線。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

截止到今天早上6點,中共病毒在全球的總確診感染人數已經高達709萬2800多人,死亡人數超過了40萬6200多人。

這場始發於中國武漢的疫情,在中共操控下肆虐全球,何時結束還遙遙無期。但中共卻急於自我表揚,昨天(7日)發布了《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國行動》白皮書。60多頁、3萬7千字,僅有極少的幾處提到了要「彌補不足」,其餘都是自我誇讚。

美國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指出,中共在利用病毒大流行實施著它的戰略圖謀。

中共自我立牌坊

在昨天的新聞發布會上,中共國信辦(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主任徐麟表示,中共政府始終「依法、及時、公開、準確地公布疫情信息」,「把人民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

徐麟還引述白皮書稱,中共「肩負大國擔當⋯⋯第一時間向國際社會通報疫情信息,毫無保留同各方分享防控和救治經驗」。

書中表示,從12月底到現在,中共在抗擊疫情中取得了各方面的成就。全文幾乎沒有提到中共政府在防疫工作中的疏失,只是籠統地提到習近平曾經在2月份的會議上曾強調,要「總結經驗、吸取教訓,針對這次疫情暴露出來的短板和不足,抓緊補短板、堵漏洞、強弱項」。德國之聲表示,翻閱這本白皮書的第一印象就是,「中國(中共)領導人在疫情防控工作中沒有任何失誤」。

中共外交部副部長馬朝旭還表示,這次疫情沒有影響中共與世界各國的關係,中國的朋友更「鐵」了,朋友圈更大了。

中共的這個白皮書,網友稱之為「厚臉皮書」,也有網友稱這是中共自立的「貞節牌坊」。

謊言一:及時準確公布疫情 李文亮如何死的?

中共自稱「依法、及時、公開、準確地公布疫情信息」,果真如此嗎?

根據以往的報導,在發現病毒疫情後,李文亮等8位醫生於12月30日晚上在微信群組中發出疫情警告。但是這8位勇士隨即遭到訓誡,對他們實施封口,甚至進行懲罰。

在警方的訓誡書中顯示,警察曾詢問李文亮「至此終止違法行為,你能做到嗎?」李文亮回答「能」,摁下了紅手印。警察繼續問,「如果你固執己見、不思悔改,繼續進行違法活動,你將會受到法律制裁,你聽明白了嗎?」李文亮回答「明白」,又摁了紅手印。

事情並沒有就此結束,武漢市中心醫院隨後對李文亮進行了懲罰性的安排,要求這位眼科醫生連續在一線抗疫。在得不到有效的防護之下,李文亮在2月1日不幸被病毒感染,並在2月7日凌晨最終離世。有網友當時留言:「他不是死了,他是被盜取了生命。」

謊言二:把人民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

納瓦羅表示,去年11月中旬,武漢其實已經發現了病毒感染者,陸續收治了幾十名,但當局一直捂蓋子。在李文亮等8人拉警報遭訓誡的同時,發哨子的人艾芬醫生也遭到了訓斥批評。

在打壓下,人們不得不緊閉雙唇,不敢再對外透露任何訊息。只能提醒自己家人,出門一定要戴口罩。艾芬也要求自己科室的所有成員,必須戴上N95口罩,穿上隔離服。

艾芬的預見,使她所在的急診科醫護人員損失程度最小。而那些不知情的其它科室醫護人員,沒有採取任何防護,結果許多人中招,有人因此丟失了性命。

抗疫第一線醫護人員尚且如此,百姓更可想而知。中共一開始就強調疫情「可防可控」,還請來御用專家、北大醫學院王廣發「闢謠」,向人們灌輸「病毒人不傳人」。結果王廣發在欺騙百姓之後,自己先被打臉,被病毒感染。

在沒有第三方消息來源情況下,武漢人聽信了中共的宣傳。幾萬個家庭在病毒爬坡階段,依然興致勃勃參加百步亭社區「萬家宴」,參加武漢當局的免費遊武漢等集體活動。

大面積近距離接觸,造成了最大限度的交叉感染。大紀元採訪當地居民得知,參加「萬家宴」的多個家庭後來遭到滅門,有的樓棟被整棟封閉。

中共為了營造「和諧盛世」的氣氛,對疫情捂得風雨不透。不知情的武漢市民開心地上街採購年貨,喜氣洋洋地準備過年。殊不知,在他們盡情呼吸的時候,死神已經悄悄逼近了。

1月17日,中共看到疫情已經壓不住,於是不得不增加感染人數通報數字。但是,對於美國和國際專家要求進入武漢研究病毒的要求,中共仍然一概拒絕。

前世衛總幹事布倫特蘭德(Gro Harlem Brundtland)批評中共,拖了太久才承認病毒人傳人,這位前挪威總理對《明鏡週刊》指出,「這是中共最大的錯誤」。

謊言三:大國擔當?

中共不僅自己隱瞞真相,還找來世衛組織站台。被中共金錢收買的傀儡,開始向世界隱瞞疫情。1月14日,世衛推文表示,「中國(中共)當局進行的初步調查顯示,沒有發現冠狀病毒在人與人之間傳播的明確證據。」

同一時間,北京當局安排中共副總理劉鶴率團訪美。並於1月15日在白宮簽署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當時美方的重要官員很多在現場。

中共病毒在去年年末已經感染了相當一部分人群。習近平自稱,1月7日曾向中常委發出「遏制疫情」的要求。

納瓦羅指出,中共對內要求「遏制疫情」,卻允許中共外交官前往白宮,並與川普總統和其他美國官員握手。這很有意思。

簽字5天後,1月20日,中共抬出另一位御用專家鍾南山宣布「病毒人傳人」。但這個時候,病毒已籠罩整個武漢,並向全國、全世界急速擴散。

1月23日凌晨2點,武漢當局宣布,將在上午10點實施封城。在預留出的8個小時當中,幾十萬武漢人逃離了武漢。武漢市長周先旺在後來央視直播節目介紹,實施封城前,500萬人已經離開了武漢。

500萬人中有多少人已經被感染,或者是病毒攜帶者?這可能永遠成謎。但從後來病毒在全世界爆發可以判斷,那些人當中,隱藏著數不清的移動病毒炸彈。他們到不同地方,就把病毒帶到那個地方。使中共病毒像集束炸彈一樣,以點帶面,遍地開花。

更令人納悶的是,中共1月下旬封閉了國內旅行。但是對國際旅行仍然放行,一直開放到3月底。在這個期間,又有幾十萬的中國公民乘坐飛機旅行到世界各地,使中共病毒繼續廣泛傳播,釀造了一場全球大流行。

1月31日,美國暫停並限制過去14天去過中國的外國公民進入美國,但中共說美國「不厚道」,是「反應過度」,「帶了一個很壞的頭」。

與此同時,中共在全球大量蒐集囤積個人防護設備,「從一個大型個人防護設備淨出口國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淨進口國」。

納瓦羅指出,中共囤積的個人防護用品,包括超過20億個N95口罩,「導致米蘭、紐約等地的醫生和護士面臨防護設備致命短缺」。

這就是中共所謂的「大國擔當」,和它的「第一時間向國際社會通報疫情」。

謊言四:分享防控救治經驗?

中共自稱「毫無保留同各方分享防控和救治經驗」。事實又是如何呢?

武漢疫情已經失控,出於人道援助,美國無償向中方提供了大量的醫護物資援助。特別是美國的吉利德公司,把研製開發的瑞德西韋(Remdesivir)藥物連帶分子式一併提供給了中方,可以無償使用。

美國人希望幫助中國儘快遏制病毒,將損失降到最低。但中共來了一個釜底抽薪,在1月21日把美國人提供的瑞德西韋搶先申請了專利。而就在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中,中方明確承諾不竊取美國的知識產權。

在疫情最高峰,中共派出軍方最高級別的生化專家陳薇少將接管了武漢P4實驗室。與此同時,外界開始提供多重證據,指控病毒可能是源自武漢病毒研究所,但中共一概予以否認。

不僅如此,在武漢封城後的1月下旬,武漢病毒所與德克薩斯大學的一個實驗室準備分享中共病毒的相關樣本。但是北京官員給阻止了。

美國聯邦參議員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昨天(7日)表示,中共不想讓美國、英國和歐洲首先開發出疫苗,中共決定「充當美國和全球民主的敵手」。「有證據表明,中共正試圖破壞或減緩美國開發疫苗的步伐」。

大家應該還記得中共驅逐美國3家媒體記者的事,就是因為他們報導了中共病毒疫情的真相,結果觸怒了北京。

謊言五:「朋友圈」更大了?

因為中共一次次隱匿疫情真相,使中共病毒在世界範圍內快速蔓延。這次疫情有一個明顯又突出的特點:凡是親共的國家和地區,疫情都非常嚴重。

中共自嗨稱因為這次疫情,中共的「朋友更『鐵』了,朋友圈更大了」。

不知道中共這麼說的根據是什麼,我們看到的是整個世界都在去中共化,「洋人結伴而去,留也留不住」。與此同時,因為巨大的疫情衝擊,世界各國都遭受了巨大的生命財產損失。

大紀元統計結果顯示,至少15個國家已經開始向中共追責索賠了,而這其中就包括與中共親近的國家。

美中之間正在全方面較勁,印度與中共正因為邊界糾紛關係緊張,這兩個國家向中共索賠不說,就是意大利、英國、德國和埃及這幾個與中共關係不錯的國家,也都進行索賠,要求中共賠償鉅額資金。

意大利要求中共賠償1000億歐元,相當於1080億美元;英國智庫亨利·傑克遜協會要求中共賠償6.5萬億美元;德國《圖片報》初步估算,中共應該向德國賠償1490億歐元,相當於1602億美元;埃及律師塔拉特(Mohamed Talaat)訴狀中明確要求中共賠償10萬億美元。

不僅如此,中共的鐵桿兄弟伊朗,也對中共這個「大哥」不滿。4月7日,伊朗衛生部發言人賈漢普爾就嘲笑中共通報的病毒感染人數,是一個「慘痛的笑話」。

6月5日,8個美歐民主國家的高級政治家專門組成了「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以此應對中共帶來的全球挑戰。隨後波羅的海國家立陶宛也派代表加入這個聯盟。

***********

南方洪災嚴重

中國有句話,「德不配位,必有災殃」。這句話對個人屢屢被應驗,對國家也是如此。不過,當政者不施仁政,這種災殃往往由本國人民承受。

今天(8日),中共官方再一次調升了應急水患災情的等級。

自從1日開始,中國南方就出現了入汛以來的最強降雨。江南大部、華南中北部和西南地區東部等地都是豪雨成災,累積雨量達到了100到250毫米。廣西、廣東、福建、浙江、江西、湖南、貴州、雲南等8個省區,52條河流水位都超過了警戒線。

中央社消息說,一列從廣州開往重慶的高鐵動車,今天早晨8點半左右,行經廣西賀州一帶時,因為軌道旁落石塌方導致列車出軌。駕駛員輕微擦傷,而車內248名旅客被轉乘其它列車。

目前的南方災情仍在擴大,廣東在今天上午發布暴雨紅色警戒。珠海、清遠等15個城市中學以下學校宣布停課。

廣西許多城市出現內澇,桂林雁山區一所外國語學校300名師生一度受困,所幸全部被救出疏散。目前當地水位還在上漲,出入道路已被淹沒,最深處水位超過1.5米。據不完全統計,廣西至少有61戶128間房屋倒塌,直接經濟損失超過3億多人民幣。

湖南長沙、湘潭等二十多個縣市發生洪澇災害,9.35萬人受災。目前已經緊急轉移3205人,一批工農業基礎設施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壞。江華瑤族自治縣20個村莊被水淹沒,3萬畝烤菸、7000畝水稻受災,4人失蹤1人死亡。

另外,湖南省內的關山、茅溪等4個中型水庫水位也已經超過汛限,岌岌可危。其中湘江一級支流淥水的醴陵河段水位一天暴漲了4米多,湘江上游瀟水的一級支流萌渚水部分河段的水量超過了歷史史冊紀錄。

中共國家防汛總指揮部表示,氣象部門預測,未來3天,中國南方仍然有持續豪雨發生。中共氣象台已將暴雨預警調高到了「黃色」,江南、華南、西南等地將有100~200毫米的降雨量,廣西北部可能會達到300~400毫米。

從今年過年到現在,中國大陸各地頻繁出現各種極端天氣和不正常的現象。正月打雷下雨下冰雹,陽春時節突然出現大霜凍,五六月份普降大雪等等,有的地方還出現了地震等。

民間看待接連不斷的災情,認為是中共隱匿疫情造成四十多萬人死亡、700多萬人感染病毒招致天怒人怨。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曾兩次撰文批評中共法令不彰,道德敗落,招致天譴。但是在中共官場,卻沒有人敢於出面指出當局的問題。是中共官員不想說,還是不敢說呢?

中共規定黨員「20不准」

最近網絡上在流傳一份文件,《關於印發<中央和國家機關黨員工作時間之外政治言行若干規定(試行)>的通知》,其中要求中共中央和國家機關黨員在工作時間之外「都要謹言慎行」。

這份通知中,對黨員有20個「不准」的要求。比如不准散布違背黨的理論和路線方針政策的言論;不准發表偏離「兩個維護」的言論;不准瀏覽「反動網站」;不准「收聽收看境外反動電台和電視節目」;不准擅自接受媒體,特別是境外媒體採訪;不准妄議中央;不准製造、傳播政治謠言及醜化黨和國家形象的言論;不准拉幫結派、搞團團伙伙;不准搞兩面派、做兩面人等等。

可想而知,有這樣的要求,誰還敢突破中共禁令講話呢?誰敢越雷池一步,那就可能是「妄議中央」,甚至違背了「黨的路線方針政策」,這都是相當大的問題。

大家知道紅二代、地產大亨任志強,曾公開批評中共當局隱瞞疫情,不點名地批評習近平。但是任志強被帶走後,現在音信皆無。

有紅色背景的任志強都不能倖免,沒有更深背景的一半中共官員更不用說了。弄不好,就得去秦城吃牢飯了。

其實稍微想一想就可以知道,中共太害怕了。因為現在中共正遭遇著前所未有的危機。國際上有十幾個國家在追責索賠,而且這個隊伍還在擴大。國內民怨沸騰,各種不和諧的聲音時有傳出,內鬥不斷。

中國問題專家、美國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政府學教授裴敏欣4月28日公開說:「中國(中共)正處於自1976年毛澤東去世以來最糟糕的外部環境。過去四十幾年來,中共的好運在很大程度上得益於一個極為有利的國際環境,尤其是良好的美中關係,但這種運氣已經走到盡頭了。」

不要執著黨派

6日,台灣高雄市民罷韓成功,這件事吸引了整個國際社會。也包括大陸的網民,大陸媒體數據顯示,有2億多人都在關注韓國瑜被罷免的進展。

我們在當天的報導中已經說到了,從中央社的圖片中可以看到,有的韓粉在得知結果後傷心地流下了眼淚。甚至高雄市議會議長許崑源在當晚從17樓墜下身亡,目前警方的調查結果我們還沒有看到。

在我們的節目下方,有很多台灣的朋友留言。就像我們在節目中所說的,有人高興有人憂傷。我的同事給我發來聊天截圖顯示,有的家庭因為韓國瑜的問題,已經出現了明顯的分歧。父母與子女之間,言詞相當激烈,甚至表示不要再繼續做父母子女。

其實加以分析,無論挺韓國瑜的韓粉,還是倒韓國瑜的人,可能並不只是執著於韓國瑜個人,而是在執著黨派。

我從身邊的台灣同事那裡了解到,現在的台灣民眾,無論哪個黨派,他們其實是有一個共同點的,就是討厭中共。

如果是這樣,台灣同胞真的不必太執著黨派分歧。只要反對中共,不讓中共滲透侵蝕台灣的自由人權,不接受中共的共產意識形態,誰執政都是希望給台灣帶來更好的生活。那麼誰執政,其實是無所謂的。

所以不是國民黨執政就不好、民進黨就一定好,沒有這個意思。哪個黨派執政,如果不順應天意、民心,如果不遵循道德傳統,早晚都會被淘汰。而且執政黨如果違背天意、破壞傳統,罪責會更大。

現在整個國際社會都在唾棄中共、唾棄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唾棄馬克思,這就是歷史大潮,這就是當前最明顯的天意。如果執政黨能順應歷史潮流,善盡人意、秉承天意,那麼人民就會安居樂業,國運昌泰。相反,如果有意無意偏離了天意,甚至搞了共產主義的東西,那麼執政黨早晚會分崩離析,人民也會跟著遭殃,就像中國大陸一樣的生靈塗炭。

真心希望台灣同胞不要再過於執著黨派,而要把心思用在杜絕中共的滲透侵蝕上。這才是台灣人共同的民意民心。

最後還要說一下,有的觀眾反映在手機上觀看新聞看點,點進去之後會出現黑屏,像是報錯一樣。遇到這種情況,您可以點擊視頻右上方的三個小點,然後選擇用瀏覽器看,或者是打開應用程式,這樣您就可以順利觀看了。

以上是今天公共區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點擊視頻右下方的點我訂閱,或者二維碼訂閱。這樣從週一到週六,您都可以看到我們的最新節目。也希望您將新聞看點推薦給您的朋友。

在會員區,我們結合大紀元獲得的中共內部文件來談談,北京確診首例病毒患者的幕後。中共的首例確診竟然用了足足6天的時間。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