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週刊】中共肺炎持續蔓延 大陸經濟何去何從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24日訊】連日來,中共肺炎在中國大陸持續蔓延。在疫情重災區東北三省,隔離人數不斷增加,甚至有地方被禁止入京,成爲第二個武漢。嚴重的疫情,也讓本已脆弱的中國經濟不堪重負,很多政府都在計劃把供應鏈遷出中國,中共制造業遭受重大打擊。

中共病毒疫情在有一億多人口的東三省持續蔓延。

吉林省舒蘭市已經開始實施最嚴格的管控措施。有確診或有疑似病例的小區封閉,禁止出入,生活物資採用配送的方式,其他小區每戶兩天只能一個人出外兩小時採購。

吉林省第二大城市吉林市,因聚集性疫情持續擴大,已經封城,切斷對外交通,400多萬人口被禁足。

吉林市官方甚至發布通告稱,為保北京安全,直到疫情風險等級解除前,禁止吉林市民進入北京,違禁者會遭受強制處罰。讓居民哀嘆當地成爲第二個武漢。

按官方通報,黑龍江一個月來的新增病例不到80人,但据大陸財新網披露,僅僅哈爾濱醫大一院的一起本地群聚感染,就已確診超過90人,死亡多人。牡丹江市一名病患,也在4月先後感染了牡丹江康安醫院和北方醫院的十多人。

在遼寧省,推特網友上傳的視頻顯示,瀋陽醫大第一醫院門前等待就診的患者一直排到大院外面。

各地也不斷出現大量身穿防護服的人。有網友爆料說,瀋陽隔离的人数已經超越 了1万人。

在疫情起源地武漢,財新網早前報道,根據武漢早期的抽樣調查,武漢整體的感染率在5%到6%左右。

新浪、搜狐等網站15號轉載了這篇文章,並推算說,武漢1100萬人口中,至少有50萬人曾被感染。但官方的數字只有5萬多人,少了90%。

但相關新聞迅速被刪除,網上已經找不到了。

武漢市近日又決定在十天内,對1100萬市民展開普篩行動,但實際效果更像是作秀。

武漢市江漢區盛世東方小區居民爆料指出,小區有6000多人,但是檢測人員只帶了600多個檢測試劑,許多人空排了幾小時的隊,卻無法做檢測。

工作人員還把採集來的民眾檢測棉籤樣本,在沒有貼標籤的情況下,全部放在一個盒子裡。甚至有20個人的檢測棉籤被放在一個小塑料瓶中。

前大陸資深非政府組織人士楊占青就此表示,這是中共想糊弄那些被檢查的民眾,結果卻被民眾現場抓包。

前大陸資深非政府組織人士 楊占青:「很可能沒有那麼多試劑,但是又要完成上級交的政治任務,只能演戲給大家看,反正結果不重要,重要的是給這6000人名義上檢測取樣完就行。」

一位排隊等候做檢測的武漢居民,最後卻因試劑不過而白等了幾小時,她直擊檢測中的各種漏洞,非常不滿。

武漢居民:「檢測你要張嘴巴,你要把口罩取下來吧!醫護人員在這麼短時間內,她怎麼樣去換手套,怎麼去保證消毒。還有的人,在這個過程中咳嗽、打噴嚏。周圍的空氣都被污染了,你怎麼樣及時消毒?這些問題你都沒有想到,你就跑出來一千多萬人做這個檢測。腦殘!腦殘的決定!」

有民眾發布視頻指出,檢測人員沒有更換手套,消毒也做的不確實,增加傳染的機率。

楊占青表示,從民眾發布的視頻中,明顯的發現,中共所實施的武漢大篩查,不僅操作失當,無法防疫,還會造成更多人的感染。中共不是在治病救人,而是草菅人命。

中共病毒疫情也給中國經濟造成巨大的打擊。今年第一季度,國內生產總值同比下降6.8%。

網友走訪廣州白雲區服裝加工廠,只剩下零散的裁縫工人,商家說,外國訂單沒了,下訂單的客戶也都取消,連訂金都不要了,現在只剩下一些內需在支撐。

在義烏勞務市場,由於失業的人太多,甚至出現一百個人搶一個工作的情況。

商學院教授謝田先生表示,疫情爆發前,中國其實已經出現失業潮,這次疫情更是讓各國政府痛定思痛,將供應鏈遷出中國是大勢所趨。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 謝田:「去共化,產業鏈拋棄中國,這些都是同行進行在一起的,這就是今天的中國經濟會進入長期衰退的最根本原因。」

近日召開的中共兩會打破了近30年的傳統,首次未制定2020年經濟增長(GDP)目標,但卻持續增加軍費和維穩費。外界分析,這一舉動表明中共經濟正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與此同時,中共政權也面對來自國內外的巨大壓力,岌岌可危。

撰稿:梁東
剪輯: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