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與中共】頂尖病毒學家為何治癒後仍受煎熬

作者:楊寧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22日訊】剛剛被任命為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的病毒顧問全球頂尖病毒學家彼得·皮奧特(Peter Piot),五月初在接受美國《科學》雜誌採訪時透露,他在3月中旬感染上了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當時他突然發高燒,頭痛欲裂,「頭骨和頭髮異常疼痛」,他的第一反應是自己感染上了病毒。

隨即的檢測證實病毒的確找上了門。於是皮奧特將自己關在家中的客房中,準備等待病情的好轉。然而,隨著疲勞症狀的越來越嚴重以及發燒仍在持續,他決定前往醫院檢查。檢查結果顯示,他的肺部已經呈磨砂玻璃狀,且嚴重缺氧。他不得不與其他人住在一個病房裡接受治療。

在住院的一個星期裡,他徘徊在可能是末日的邊緣,有時在想自己一生都在與病毒做鬥爭,但最終卻「得到了病毒的報應」。

好在一週後病情好轉,病毒檢測呈陰性,皮奧特可以出院了,但令他沒想到的是,煎熬仍沒有結束:他的肌肉因為長時間缺乏運動而變得虛弱,呼吸也越來越急促,他不得不再次回到醫院接受門診治療。他發現他得了一種由組織肺炎引起的肺部疾病,而這是由於免疫系統超負荷運轉的結果。不僅如此,他還出現了心房纖顫症狀,心率達到每分鐘170次,而這也需要通過治療加以控制,特別是防止血管阻塞事件,包括中風。

皮奧特這才意識到:「這種病毒的威力遠遠被低估了,它可能會影響我們身體的所有器官。」「病毒非常狡猾,能夠突破人類的一道道防線。這一次,病毒改變了我的生活。我感到自己在病毒面前更加脆弱了。」「許多人認為,新冠病毒導致1%的患者死亡,而其餘患者只是出現了一些類似流感的症狀。但事情變得更複雜了。許多人將會留下慢性腎臟和心臟問題,甚至他們的神經系統也被破壞。」「讓我們明確一點:沒有新冠病毒疫苗,我們將永遠無法正常生活。」

雖然對於新病毒帶來的後遺症有了清晰的認識,但作為全球頂尖病毒學家的皮奧特依然沒有想明白為什麼自己會染上病毒,沒有意識到這與中共有著密切關聯。

1949年出生在比利時魯汶的皮奧特,從根特大學取得醫學博士學位,又在安特衛普大學從事微生物學博士後研究,後來在一家醫學實驗室工作。27歲時他和同事提取了來自非洲的揚布庫一種新病毒,即後來被命名的「埃博拉」病毒。 不久,皮奧特和同事來到,調查這種病毒是如何傳播的,並與當地政府以及國際組織一起,對感染者進行了有效隔離,消滅了疫情。他因此而被授勳,並揚名病毒學界。

此後,皮奧特繼續參與傳染病的研究與預防工作,曾擔任國際艾滋病學會主席、聯合國艾滋病規劃署執行主任及聯合國祕書長助理。2010年,他出任英國衛生和熱帶醫學院院長。這是一所聲譽卓著的醫學院,英國三分之一的高等醫療教育和研究都是在這裡進行的。

在其1995年至2008年擔任聯合國艾滋病規劃署執行主任期間,皮奧特多次訪問中國,並在中共防控艾滋病方面多次予以讚揚。對此,中國大陸媒體皆有報導。

2001年11月,皮奧特參加第一屆中國艾滋病性病防治大會,還專程赴山西參觀,會晤當地領導,並走訪了聞喜縣的「溫馨家園」。他還接受了中共媒體的採訪。在採訪中,他提到現在中國艾滋病感染者的主體是那些共用針頭的吸毒者,但從長遠來看,通過性行為感染艾滋病的人數將大大超過吸毒者,所以應該加強教育。

然而,早在上個世紀90年代末,被稱為「中國防艾第一人」的河南醫生高耀潔就已經在接受中外媒體採訪時披露,艾滋病在中國傳播的主要途徑是採血和輸血。輸血而感染艾滋病的患者尤其無辜。「艾滋病在中國的傳播並非因為賣淫或者吸毒。因為當地腐敗官員捂蓋事實真相,他們擔心艾滋病疫情一旦曝光,他們參與此類勾當的罪過也 會受到懲罰。」「輸血加劇了艾滋病的傳播,並非像他們聲稱的是性接觸傳染,」「這是真實的,尤其是在河南、安徽、四川和廣西省貧窮的偏遠地區。」高醫生因此被中共當局打壓,並最終被迫流亡美國。

對於這樣人盡皆知的事實,皮奧特不會不清楚吧?但為何還要聽信中共當局的說辭呢?而且在以後的歲月裡繼續高贊中共。

2005年2月,聯合國艾滋病規劃署和亞洲開發銀行在馬尼拉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艾滋病正步入全球化的新階段,它已成為當前人類生存最大的挑戰之一,亞太地區艾滋病形勢繼續惡化。不過,在談到各國政府對艾滋病的重視時,皮奧特特別讚揚了中國。他說,最近幾年的世界艾滋病日前後,中共國家領導人都到醫院看望艾滋病患者,這顯示中共政府對艾滋病的重視和消除艾滋病的決心。他相信,如果中國繼續加強對艾滋病的普及教育,加大媒體對艾滋病的曝光率,在全國各地布建更多艾滋病監控站,提高對從事基礎設施建設等流動人口的監控等,中國的艾滋病問題會得到很好的解決。

同年5月23日至29日,應中共衛生部邀請,皮奧特與聯合國艾滋病規劃署亞太及中東處副處長梅塔一行前往北京、上海和廣東考察中國的艾滋病防治工作進展。期間,時任副總理的吳儀會見了他們,並強調,中共政府一貫重視與聯合國艾滋病規劃署合作等等。

2006 年 11 月 21 日,在在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即將到來之時,聯合國艾滋病規劃署和世衛聯合發布最新報告,報告中對一些國家提出了表揚,這其中就包括中國。報告指中國把防治艾滋病的重點放在性從業人員和吸毒者群體上,依舊忽視了採血和輸血而感染艾滋病的途徑。

2007年 7月20日,中共外長楊潔篪外長會見了來訪的皮奧特。楊潔篪「積極評價中國與聯合國艾滋病規劃署的合作關係,讚賞聯合國艾滋病規劃署在遏制艾滋病蔓延、保障全人類健康與生命安全發揮的重要作用,希聯合國艾滋病規劃署進一步加強與中國等發展中國家的合作」,皮奧特則感謝中共政府的支持,並願意加強進一步合作。

2008年9月,皮奧特再次訪華,衛生部部長陳竺會見了其一行。皮奧特再次讚賞中共各級政府對艾滋病防治工作的重視和決心,並表示聯合國艾滋病規劃署和所有聯合國機構「將一如既往地支持中國的艾滋病防治工作」。皮奧特還向中共衛生部國際司、疾控局和中國性病艾滋病防控中心的負責人頒獎。

此次是皮奧特就任聯合國艾滋病規劃署執行主任以來的第9次訪華。訪華期間,皮奧特還拜會了中共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會見了司法部、中國紅十字總會領導,參觀了中國性病艾滋病防控中心和佑安醫院,在中央黨校、北京大學醫學部和清華大學演講,並被北京大學醫學部授予榮譽教授。

皮奧特在艾滋病問題上為中共站台,使國際社會淡化了中國艾滋病背後不堪的真相,而這是中共滲透聯合國機構又一活生生的例子。今年4月,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曾在接受福克斯採訪時指出,中共已控制了三分之一的聯合國機構,換言之,中共指派中共官員出任了糧農組織、民航組織、電信聯盟和工發組織的一把手,世衛組織則是由譚德塞這類代理人替中共把持。這些國際組織被中共拿下後,執行中共的意志和政策,替中共攫取政治、軍事、經濟等各種利益。曾經為中共站台的皮奧特屬於哪種,已不言而喻。

不過,皮奧特與中共的關聯並未因其離開聯合國艾滋病規劃署而切斷,在其2010年出任英國倫敦衛生和熱帶醫學院院長後,中共的觸角亦觸及,中國大學與研究所與其有了進一步的互動,比如,2015年9月17日,在該學院舉行了中國「國家級熱帶病國際聯合研究中心」掛牌儀式。

有意思的是英國倫敦衛生和熱帶醫學院還充當了此次疫情出現後一直為中共站台的世衛總幹事譚德塞。就在今年1月30日,學院發布的一項研究顯示,在經歷一段時間的高傳播期之後,新型病毒的基本再生數(R0值)出現了下降。這意味著儘管未來幾天仍會繼續觀察到與武漢有關的輸出病例,但隨著限制交通等措施的影響逐步顯現,輸出病例將逐漸減少。這與世衛和中共對外傳遞的信息近似,但從目前英國的疫情看,只能說這份研究誤導了英國政府和英國人。皮奧特需要承擔怎樣的責任呢?

正如大紀元特稿指出,中共病毒針對的就是那些與中共親近的國家、政府、組織和個人,皮奧特應是其中一員,自然病毒找上門並且在治癒後依然遭受折磨,也就沒什麼奇怪的了。只是通過自身遭受的痛苦,皮奧特是否有所覺醒呢?至少在給馮德萊恩做病毒顧問後,不要再替中共站台了。

(轉自大紀元/责任编辑: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