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與中共】孔子學院使德國蒙難(3)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07日訊】大瘟疫爆發至今,國際社會越來越清醒,中共長年用經濟拴住西方國家的脖頸,此次的中共病毒將其經濟夥伴打入痛苦的深淵。不僅如此,中共還在美化自己,企圖打造成「救世主」的形象。

接上文:孔子學院使德國蒙難 (2)

孔院為何在巴州受寵?

中國是巴伐利亞州在全球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貿易夥伴。有資料顯示,2,000多家巴州企業與中國有緊密的經濟聯繫,其中100餘家企業在中國設立了生產線,600多家在中國成立了分公司或貿易代表處,包括國際知名企業如西門子、奧迪、寶馬、安聯、MTU、空客等;同時還約有300家中國企業在巴州落戶。

2019年中國同巴州貿易額達339億歐元,約占中德雙邊貿易總額的16.5%。

紐倫堡是著名大企業集團西門子公司的誕生地,該市已經成為中德雙邊經貿關係的重要核心城市之一。

早在2005年,德國的第二所孔子學院——紐倫堡—埃爾蘭根(Nürnberg-Erlangen)孔子學院就選在紐倫堡落地。

紐倫堡—埃爾蘭根大學建於1742年,具有在國際上享有盛譽的大學醫學院;在德國以專業種類範圍最廣泛而著稱,具有傑出的工程學院,是歐洲頂尖工業管理者高校聯盟成員;還與當地的西門子研發總部、Areva 能源研發等有密切聯繫。

紐倫堡—埃爾蘭根大學。(Akriesch/Wikimedia commons

巴州共有3所孔子學院,另外兩所分別在慕尼黑、英戈爾施塔特。

慕尼黑是巴州最大城市,屬德國僅次柏林、漢堡的第三大城市,被視為歐洲經濟發展最快最成功的城市之一。

德國汽車製造商奧迪的總部設在英戈爾施塔特。2016年奧迪英戈爾施塔特孔子學院由中共漢辦發起,由奧迪集團、英戈爾施塔特市政府、英戈爾施塔特工業技術大學和華南理工大學合作共建。

中方稱該學院「致力於中德兩國在技術、創新、可持續發展和管理層方面的合作」,使得得該學院在全世界500多所孔子學院中「獨一無二」。

按理德國的孔子學院是由中方出資。據巴伐利亞電台(Bayerischer Rundfunk)2020年1月10日的消息,巴州州議會社民黨議員馬庫斯‧寅德斯帕赫爾(Markus Rinderspacher)向州政府質疑何時開始出資給巴州的孔子學院。但州政府避而不答,該議員表示要提起訴訟,因為巴伐利亞「為中共的宣傳提供財政支持」。

《巴伐利亞州州報》(Bayerische Staatszeitung)2020年2月4日報導,在寅德斯帕赫爾的施壓下,巴州政府給出了答覆:自2014年以來,州政府已向巴伐利亞州的孔子學院提供了300,000歐元的資助,紐倫堡市也給該學院資金;2017年州政府給慕尼黑孔子學院項目提供40,000歐元。

寅德斯帕赫爾議員認為,州政府用納稅錢來支持中共是不可理喻的,「藉助軟實力宣傳的中國獨裁者在全球的權力擴張是不應該得到巴伐利亞納稅人的支持的」,他要求州政府立即停止這些資助。他的抗議仍在繼續。然而,事情遠非那麼簡單。

據中共漢辦網報導,今年2月12日,即中共病毒已在中國迅速蔓延,武漢市淪陷,紐倫堡-埃爾蘭根孔子學院在紐倫堡交通博物館宴會大廳舉辦鼠年新年酒會,來自紐倫堡大區政治、經濟、文教、媒體等各界來賓近230人參加了活動,包括紐倫堡市第三市長格賽爾(Klemens Gsell)、埃爾蘭根市副市長普勞斯(Elisabeth Preuß)。

兩位副市長在發言中高度肯定了2019年紐倫堡—埃爾蘭根孔子學院與紐倫堡市的合作。格賽爾表示,紐倫堡市政府將一如既往地支持孔子學院的各項工作。埃爾蘭根市市長雅尼克(Florian Janik)致信給巴伐利亞州議員,表示對孔子學院的信任和支持。

而且當地著名的德國漢斯-薩克斯合唱團還為晚會用中文演唱了中共紅歌《我的祖國》。

疫災最嚴重的兩個州

瘟疫爆發後,巴伐利亞州的經濟尤其遭到重創。據慕尼黑Ifo研究所的調查顯示,疫情對巴州經濟增長的影響高於德國平均水平。如果公司停工持續三個月,經濟成本將在680億歐元至1,380億歐元之間;如果公司停工兩個月,成本將達到490億歐元至940億歐元。

巴州也是德國疫情最嚴重的地區,3月21日,巴州政府在德國第一個實行禁足令,社交接觸被限制不得超過1人。

巴州的感染人數為43,050,死亡人數1,907,居德國榜首(截至5月2日)。

英戈爾施塔特385人感染,29人死亡;

紐倫堡有973人感染,36人死亡;

慕尼黑共有5,989感染,169人死亡。

巴伐利亞州州長索德爾(Markus Söder)4月21宣布,今年的啤酒節取消。據慕尼黑市統計數字,2019年慕尼黑啤酒節的經濟產值為12.3億歐元。

疫情下,昔日慕尼黑市人頭攢動的馬琳廣場已變得空空如也。(CHRISTOF STACHE/AFP via Getty Images)
疫情下,慕尼黑的週末菜市場上冷冷清清。(Alexander Hassenstein/Getty Images)

北威州是德國人口最多、經濟最發達、吸引投資最多的聯邦州,國民生產總值位居德國各州之首,排名世界第22位。截至今日,已有1,100多家中國投資企業在北威州落戶,其中610家在首府杜塞爾多夫,1,000餘家北威州企業進駐中國。北威州被中方認為是「一帶一路」互聯互通、建設在歐洲西部的重要地帶。

疫情中,北威州受到的經濟打擊可想而知,它也淪為德國疫情最嚴重的聯邦州之一,僅次巴州,感染人數33,200,死亡人數1,268(截至5月2日)。

杜塞爾多夫有1,074人感染,24人死亡;

波恩有662人感染,6人死亡;

杜伊斯堡共有878人感染,21人死亡。

啟示

一個值得人們關注和思考的現象,《西德報》(Westdeutsche Zeitung)3月22日報導,北威州海因斯貝格(Heinsberg)縣長普什(Stephan Pusch)親自給習近平寫信請求防護物品,「該縣的口罩和防護服僅夠幾日的需求」。

報導還說,普什認為中共抗疫取得成效,還有願望與中國疫情最嚴重的武漢建立夥伴關係。他的表現受到中共駐德大使館極大的「關懷」和「支持」。

如此親共的縣長所在的海因斯貝格縣,截至4月30日感染人數1,752,死亡人數66,是北威州疫情最嚴重的地區。

默克爾也在今年3月份親自和習近平聯繫,尋求中國防疫物品的幫助;4月底2,500萬個中國製造的口罩已運到德國。截至5月3日,德國感染人數已超過16萬,近7,000人死亡。

而中共的「口罩外交」已名聲狼藉。美國麻州政府近日發布了中國製KN95口罩的測試結果,表明沒有測試樣本達到FDA規定的N95標準。其中一種樣本的過濾功效僅有28.1%。

除比利時退回300萬隻中國製造的不合格FFP2規格口罩外,荷蘭衛生部宣布,從中國進口的60萬隻口罩因不符合質量標準,已被下令從醫療機構收回。

加拿大公共衛生署(Public Health Agency of Canada)4月24日表示,有100萬個中國造KN95口罩不符合醫療機構所需規格,無法供給前線抗疫的醫護人員使用。

還有中國推銷捷克、西班牙、土耳其等國的相當劣質的快篩試劑讓中國的「防疫形象」破滅。中共在國內的「草芥人命」已輸出到海外。

中共的所作所為引起國外人的憤怒和覺醒。

4月14日,澳大利亞新州最大的內陸城市瓦嘎瓦嘎(Wagga Wagga)議會通過了一項議案,決定斷絕與大陸昆明市的姊妹城市關係。發起該動議案的市議員法內爾(Paul Funnell)認為,中共給世界帶來死亡和毀滅,本市不應該與中共政權有任何瓜葛。

4月17日,西班牙第三大黨VOX黨在歐洲議會提出議案,要求對中共病毒、病毒起源以及世衛與中共關係進行獨立的國際調查,並針對全球大爆發的疫情向中共追責。

該黨魁阿巴斯卡(Santiago Abascal)和第二把手、祕書長史密斯(Javier Ortega Smith)、黨派發言人奧洛納(Macarena Olona)先前全都不幸染上中共肺炎,但在該黨派做出了對中共譴責的決議後,他們的肺炎測試神奇般轉為陰性。

「瘟疫有眼」,這在東西方文化中都有共識。《聖經·舊約》講述的多次瘟疫都是定向、定時、定地、定約的,即瘟疫指向特定人群、特定地點,往往罪業最大的地方開始施加懲罰。

在《陝西太白山劉伯溫碑記》的預言中詳細描述了當今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的時間、地點、情形、因由、結果,許多已與發生的事實相吻合。武漢當局聽命於中共,參與迫害法輪功,進行大肆誣衊、誹謗,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滔天的大罪帶給武漢巨大的不幸。

歷史在警示人們認清災難的原因。大紀元社論明確指出,病毒是針對中共而來。

巴伐利亞州和北威州是德國疫情的重災區,而那裡正是建立孔子學院最多的聯邦州。

孔子學院已受到越來越多的國家的抵制,從2013年至今,全球近50所孔子學院被關閉。

2020年3月16日,芬蘭國家廣播電視台YLE發表了其專欄節目「聚焦」(Spotlight)製作的《校園中的中共政府》視頻。受訪的專家指出,孔子學院是中共宣傳機器的一部分,芬蘭的孔子學院影響了赫爾辛基大學的聲譽與品牌,建議把它移出去。

英國《泰晤士報》4月21日報導,瑞典在上週關閉了最後一所「孔子課堂」。

2005年中共在斯德哥爾摩大學建立了歐洲的第一個孔子學院,2020年在全球蔓延瘟疫期間,瑞典關閉了最後一所孔子學院,已「清零」了4所孔院。

香港「眾新聞」4月29日刊發署名文章認為,瑞典此時關閉全國的「孔子學院」與武漢肺炎(中共肺炎)在歐洲爆發有關。

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UC Davis)4月30日發表聲明,宣布從8月15日開始關閉其校內的孔子學院,指明要跟中共教育部的漢辦分隔。

著名漢學家、加州大學河濱分校校長特聘講座教授林培瑞(Eugene Perry Link, Jr.)對外界說:「關孔子學院與新冠疫情(中共病毒)的大氣候有關係。共產黨在美國政府、商界、學界、報界的影響力都在下降,而且最近兩三個月尤其是最近一個月以來的逆轉是很明顯的。」

有港媒預測,中共大肆推卸疫情責任,會惹怒西方各國,招致歐美各國以至全球各國關閉「孔子學院」的無可逆轉的趨勢。

(全文完)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瘟疫與中共】孔子學院對德國的影響 (1)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