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寧:俄航天高官死 30人確診 助力中共是禍根

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5月5日消息,俄羅斯國家載人航天項目總設計師、俄羅斯能源火箭和航天公司副主席米克林因感染中共病毒(武漢肺炎)離世,終年65歲。據悉,他是4月中旬確診感染病毒的,雖經醫生全力救治,但還是沒能挽救其生命。其離世後,克里姆林宮官網發表唁電,俄羅斯總統普京表示哀悼。

資料顯示,米克林于1981年進入蘇聯「能源」火箭與航天公司工作,並在載人和貨運航天器的控制系統、自動航天器開發等領域為蘇聯做出了巨大貢獻。2015年,經普京任命,他開始擔任俄羅斯載人航天計劃的總設計師。無疑,作為航天專家的米克林的地位之重要毋庸置疑。

另據4月15日俄羅斯國家航天集團總裁羅戈津在推特上發表的信息,俄羅斯火箭航天領域已有30人確診感染病毒,其中有4人康復。

為何俄羅斯航天領域有如此多的人確診,並有高官離世?按照大紀元在特稿中所指出的,病毒是針對共產黨而來,其擴散趨勢也遵循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而蔓延。那麼,俄羅斯航天領域與中共有著怎樣的關聯呢?

眾所周知,冷戰時期美蘇的軍備競賽,亦在航天領域展開,蘇聯成為當仁不讓的航天第二大國。蘇聯解體後,因經濟下滑、缺乏資金等因素,俄羅斯航天產品近乎廢棄,技術和頂尖人才都丟了不少,近年,才開始重新重視。而美國因為缺少了強勁對手,在航天領域的發展也慢了下來。

趁此機會,通過改革開放積累了雄厚資本的中共,開始投入大量資金發展航天事業,尤其是在發射衛星和運載火箭方面。而在近些年取得的成績,也是讓中共有了指點世界、公開為世界政治經濟把脈的底氣由來之一。不過,中共也清楚自身的航天技術與美俄還存在巨大的差距,尋求美國的合作是根本不可能的,自然,以利益換取俄羅斯的技術支持成為了中共的不二選擇。

據大陸媒體報導,2017年11月,中俄簽署《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航天局與俄羅斯聯邦國家航天集團公司2018—2022年航天合作大綱》。根據這個五年期協議,中俄在航天領域的合作將涵蓋月球和深空開發、特殊材料開發、衛星系統領域的合作、地球遙感、尋找航天器碎片等5個領域。隨後,俄羅斯聯邦航天局戰略規劃管理和目標項目部部長尤里·馬卡洛夫在出席東方經濟論壇時進一步表示,俄中兩國在航天領域的合作日益密切,「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在火箭發動機和航天飛機領域;二是涉及在軌航天器部分,包括導航系統、通信等;三是空間碎片監測領域。」

對於俄中兩國的合作,有俄羅斯學者指出,俄中兩國在對格洛納斯和北斗衛星導航系統、地球遙感系統等領域上互為補充。他說,俄羅斯一直是火箭發動機和載人航天領域的領先者,而中國在微電子和衛星研製方面擁有優勢。

俄國家杜馬議員謝爾蓋·加夫利洛夫更點出了俄從中獲取的經濟效益:「俄向軌道空間站提供的貨物占40%,但在航天服務市場只占5%。若與中國合作,俄不僅能加強有重大價值的太空項目研究,還能增加航天成就帶來的收益。」

而對中共而言,與俄羅斯的合作,不僅可以獲得先進技術,而且重要目的之一就是打破美國在衛星導航領域的「霸主」地位,為自己指點世界鋪路。

在協議簽署一個月後,俄羅斯聯邦委員會批准了俄中政府簽署的「有關和平研究與利用太空領域的技術保護與合作協議」。此外,中國衛星導航系統委員會與俄羅斯聯邦國家航天集團公司共同成立的中俄衛星導航重大戰略合作項目委員會,也召開了多次會議,簽署了各項具體協議和備忘錄。中俄高校與科研單位之間也開始了合作。上海交通大學—莫斯科航空學院中俄聯合研究院成立,俄羅斯薩馬拉國立航空航天大學也開始了與中國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合作,兩校將共同建立俄中發動機製造科學實驗室,等等。

2018年,中國國家航天局與俄羅斯聯邦國家航天集團公司共同簽署了《關於月球與深空探測的合作意向書》,共同設立中俄月球與深空探測數據中心。

2019年6月,中國載人航天工程辦公室和聯合國外層空間事務辦公室在維也納聯合宣布,來自17個國家的9個項目從42項申請中脫穎而出,成為中國空間站科學實驗首批入選項目。來自俄羅斯的實驗項目成為中國空間站科學實驗首批入選項目。

8月,中國參加了莫斯科航展,並展示了長征二號丁、長征三號乙、長征七號、長征十一號等運載火箭和商用微波遙感衛星、東方紅五號通信衛星以及火星探測器模型等航空和太空技術新品。中國航天對外聯絡處處長佟大鵬在接受俄記者採訪時表示,中俄航天領域合作可以開展除單機採購以外的聯合設計、聯合研製、聯合建廠等多種模式合作。他認為,中俄雙方近些年來的合作是越來越緊密,兩國之間不僅是在一些大的項目上,系統級的進行合作;在一些非系統級的包括一些部組件、元器件等領域的合作也越來越多,範圍也越來越廣,合作的也越來越緊密。

10月中俄建交70周年之際,俄羅斯航天研究專家熱列茲尼亞科夫在接受中共新華社記者專訪時,表示看好俄中兩國在航天領域的合作前景。在導航衛星的合作上,他稱「俄中兩國已商定落實格洛納斯和北斗導航系統在軌位、頻率方面的互換與合作。這一決策將給俄中兩國、後續參與這一合作的國家,以及共建『一帶一路』國家的衛星導航用戶帶來實惠。」他還表示,兩國將來有望在其他航天領域展開深度合作,包括研發航天技術,優化運用航天科研經費等。

資料顯示,衛星不僅具有通信功能,還具有軍事用途,主要是偵查和通訊(導航)。比如在被稱為第一次「空間戰爭」的海灣戰爭中,以美國為首的多國部隊廣泛運用了現已裝備的各種軍事航天系統,在偵察監視、通信指揮、導航定位等諸方面發揮了決定性作用。

中共通過與俄合作,發展自己的北斗導航系統,並意圖部署到全球,就彰顯了其野心。按照中共的計劃,北斗全球系統於2018年年底完成19顆衛星發射組網,優先為包括阿拉伯國家在內的「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提供基本服務,北斗系統將進入全球時代。而到2020年,中共還將發射10餘顆北斗導航衛星,全面完成北斗系統全球組網部署,向全球用戶提供更多功能、更高精度、更加可靠的衛星導航服務。2035年還將建成以北斗為核心,更加廣泛、更加融合、更加智能的綜合定位導航授時(PNT)體系。

在中共推動航天領域的快速發展過程中,俄羅斯航天系統官員和專家給予的助力應該不會少。在這一過程中,俄航天領域重磅人物米克林或扮演了不容忽視的角色,這大概也說明了為何他會染疫身亡,為何俄羅斯有那麼多航天領域職員確診。可以說,中共是真正的禍根。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