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維健:病毒泄漏有證據中共拒調查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星期日表示,有「大量證據」表明,冠狀病毒大流行起源於中國武漢的實驗室,而不是附近的一個市場,但他拒絕說美國是否認為病毒是故意釋放的。其實武漢病毒中共病毒)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從方方面面匯集的證據已經不少,蓬佩奧作為美國國務卿的講話加重了這些證據的可靠性,

早在武漢病毒中共病毒)爆發初期,有不少病人與華南海鮮市場沒有任何關係,這一點至少證明華南海鮮市場並不是唯一的病毒源。從傳染病的歷史來看,同一時候有二個同一病毒的傳染點的可能性非常小。華南海鮮市場不賣蝙蝠,與它僅僅只有幾公里的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蝙蝠病毒已經有好幾年了,實驗室十多年來從一萬五千多千隻蝙蝠身上取得的上千個冠狀病毒樣本比對檢測。一萬五千多千隻蝙蝠這個數字真的是十分可怕。今年二月該研究所組長石正麗在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說;事實上,她在第一時間也懷疑過病毒是不是來自自己的實驗室,甚至焦慮失眠。但她是這麼知道不是來自她的實驗室的並沒有說明,從此就沒有下文了。

P4實驗室是在法國幫助下建造的,隨後就被中國一腳踢掉,這個從武漢病毒一開始就被外界報導,最近又報出科研組長石正麗曾經在澳洲作蝙蝠病毒研究,以及美國多次派出科學外交人員前往武漢病毒研究所,美方發現許多令人擔心的安全問題,管理上有很多漏洞。美科學外交專家訪問該所的照片目前已被該所網站刪除。該研究所的研究人員也有多篇學術論文發在國際醫學刊物上,也就是說武漢病毒研究所從頭至尾都不是中國原創的研究所,它與國際上的關係相當緊密。這就讓國際社會對武漢病毒研究所有了相當多的了解,掌握了相當多的資料。儘管中國在刪除這些資料,但海外已經存有覆水難收。這也是蓬佩奧說有大量的證據表明武漢病毒(中共病毒)起源於武漢病毒研究所。這三十年來中國的發展需要西方的科學技術,自力更生關起門來搞科研這樣的事已經沒有了。

蓬佩奧說「記住,中國有感染世界的歷史,他們也有管理不合格實驗室的歷史,」 這個歷史指的應該是2002年11月中國爆發的sars,疫情正是「源於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預防控制所的實驗室感染」。雖然有大量的證據可以證明武漢病毒源自武漢病毒研究所,但是只要中國不配合調查,仍然很難得到病毒具體是這樣從研究所泄漏的。中國從武漢病毒(中共病毒)爆發以來,一次一次地拒絕國際社會的調查,連世衛也不許。世衛駐中國代表高力說世衛多次向國要求參與新冠病毒調查都遭到拒絕。所以世衛所發表的有關武漢病毒(中共病毒)的信息都是中國給予的二手信息。中共不讓國際社會調查怕的是什麼?只有自己知道。

要中共配合調查是不可能的,猶如殺人嫌犯死不認罪,不肯說出殺人的經過,儘管法庭沒有掌握殺人的細節,但是仍然可以通過大量的人證物證判其有罪,在人證物證還不足以判時,還有陪審團。陪審團根據所陳列的人證物證以外,還可以從這個人的既往品質等來證明嫌犯的罪行,如果陪審團意見一致的話,法官就可以判其有罪。因此,中共不配合調查,只會加重他的罪行。全世界所有遭受武漢病毒(中共病毒)禍害的國家的民眾都是審判中共的陪審團。

目前對武漢病毒(中共病毒)的來源與病毒是否有人工修改以及無意泄漏還是有意泄漏都有不同的看法,科學界,政界,民間都有,各說各的理,各有各的證據。但目前搞清楚病毒的傳染源頭是頭等大事,等到源頭證實了,再來調查是有意還是無意,再來分析有無人工改變。這等世紀大事,事無巨細都得清清楚楚,否則如何向幾十萬死去的性命交待。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北京之春/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