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武警法修訂為防地方割據

周永康曾用武警政變 作者:石山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30日訊】《有冇搞錯》。4月29日。

前天,疫情尚未解除,而且北京朝陽區仍被列為中國風險最高區域的時候,人大常委召開會議,急急地審議《武警法》。兩會還沒開,北京為什麼這麼緊急,非要趕時間修訂這個法律?今天和大家討論一下。

中國武警,全稱是中國人民武裝警察,所以《武警法》全稱是《人民武警法》。武裝警察,也是中國的武裝部隊的一部分,軍人編制,由中央軍委負責徵兵、訓練和管理。說起來,中國武警最大的事件,是2012年3月份,北京發生的那次事件。有人說,是一次軍事政變。

2012年3月19日深夜,據北京市民反映當晚長安街軍車如林,機場布控,中南海紅牆內傳出槍聲。外界紛傳「北京出大事了!」一時間「長安街」、「槍聲」、「周永康」等詞彙成為網絡禁詞。

事後有說法稱,「3·19」當晚發生的是一場未遂政變,政變主角正是當時的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目的是搶奪薄熙來案的關鍵證人、大連實德富商徐明,並伺機行刺原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也有說法稱,周永康調動大規模的武警部隊,包圍新華門和天安門。胡錦濤急調38軍入京,同政法委大樓外的武警發生對峙,武警對天鳴槍示警,但38軍的精銳部隊迅速將眾武警繳械。當晚不少北京市民都聽到槍聲。

這一晚後,曾經掌控中共近兩百萬名武警、公安、司法部門、權傾一時的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失去權力。

一個多月後,2012年5月初的北京京西賓館會議上,周永康正式交出權力,並失去指定政法委接班人的資格。十八大後,政法委降級,政法委書記最終被逐出常委。

2012年3月14日,中共兩會後的中外記者會上,時任中共總理溫家寶首次就發生在一個月前的王立軍出逃美領館事件公開表態,批評重慶搞「文革」一套,要求薄熙來主政的重慶市府必須反思。第二天,這名曾經的「政治明星」,一度有望入常的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被突然宣布免職。

溫家寶就王立軍事件表態的當晚,薄熙來案的關鍵證人、薄的幕後「金主」、大連實德集團董事長徐明也失去聯繫。

據媒體報導,當時最早帶走徐明的是周永康方面的人馬。薄被免除重慶市委書記職務後,溫家寶的親信,中紀委副書記馬馼以調查腐敗為名,要求公安系統將徐明交給中紀委,但遭到拒絕。

薄熙來落馬後,周永康眼看政變計劃落空,薄熙來無法在中共十八大接任政法委書記,中共江派的權力繼承體系被掐斷,而周永康也將在中共十八大後退休。江派一旦失去權力的保護,就將面臨因迫害法輪功的滔天罪行被清算。有分析稱,在此背景下,周永康不惜發動一場政變試圖死裡逃生。

在3·19之前一天,還發生了一件事,被認為影響了中共的政治格局。

2012年3月18日,一輛價值500萬的法拉利在北京飆車,車內是令計劃的公子令谷和兩位美女。突如其來的車禍,令谷當場死亡,兩位美女受重傷。

有報導稱,法拉利車禍後,令計劃出動了中央警衛局封鎖消息。令為掩蓋兒子車禍死因,曾與時任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達成「某種政治約定」。

當時周永康表示,全面封鎖車禍消息,願意支持令計劃進入常委。作為回報,周永康對令計劃提出的四點要求為:確保中央不再追究他,停止中紀委已經開始的調查,確保與薄熙來和谷開來的謀殺案完全「切割」;只對薄熙來的一些腐敗行為進行指控……

2012年末令計劃落馬當晚,大陸財新網發表報導,稱2012年「3·18」法拉利車禍事件導致令計劃仕途逆轉。報導說,車禍中當場死亡的男子即為令計劃之子令谷。「為掩蓋兒子死因,令計劃與當時的政法系統負責人達成了某種政治約定」。這個約定隨即敗露,令計劃的政治道路由此逆轉。

由於中共歷來黑箱作業,並嚴控媒體,官方至今未公布令計劃案、其子法拉利車禍事件及周令結盟等內幕,也未對上述廣傳的消息「澄清」或「闢謠」。

3·19政變:搶奪徐明

根據實德集團的內部說法,徐明是3月14日起「失去聯繫」,而《財經國家週刊》的報導是3月15日晚他被相關部門「控制」。而正是在3月14日晚間,中共政治局正式決定免去薄熙來「重慶市委書記」的職務,這一決定在15日一早對公眾宣布。各個媒體的報導紛紛稱中紀委駐紮大連已多日,意思是徐明已經遭到中紀委的調查。

據港媒的消息,當時最早帶走徐明的是周永康方面的人馬。薄被免除重慶市委書記職務後,溫家寶讓自己的親信,中紀委副書記馬馼設法把徐明儘快掌握到自己人手中。

馬馼派人以調查腐敗為名,要求公安系統將徐明交給中紀委。公安方面在請示周永康後拒絕了馬馼的要求。

於是有人又拿出周的兒子周濱做生意的資料進行要挾,周永康見對方態度急迫,知道來頭不善,3月19日晚間於是一面調動武警轉移徐明,一面調動公安加強戒備。中紀委這邊也馬上調動人馬,試圖伺機下手搶奪徐明。由於事發突然,驚動高層,為防不測,中共中央辦公廳調中央警衛局加強防範。

各路人馬各執其職又不明就裡地鬧哄了一夜,於是京城騷動,傳言四起。

案中案:行刺溫家寶

在薄熙來、周永康眼裡,最恨的人無疑就是國務院總理溫家寶。的確,在胡錦濤不表態的狀況下,當時直接出面處理王、薄、周事件的高層檯面人物就是溫家寶。當初把薄熙來從商務部下放到重慶的是溫家寶,在3月14日的國際記者會上公開表示要依法處理王立軍的是溫家寶,公開暗示薄熙來是文革遺毒的還是溫家寶,之後緊盯周永康的也是溫家寶。

大紀元獲悉,3·19政變中,搶奪薄、周政變證人徐明只是周永康計劃的一部分,當晚周還伺機行刺溫家寶。但胡、溫方面早就知曉並加強戒備。周永康在行動之前,其陣營內一關鍵人物倒戈,把計劃透露給了胡、溫陣營。

這名關鍵人物,正是當時的北京市公安局局長傅政華。傅政華原本是前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的部下,是原北京市委書記劉淇一手提拔的。中共重慶原市委書記薄熙來落馬後,傅政華倒戈,向中共高層「舉報」了很多薄熙來和王立軍的事情,其中包括王立軍監聽中南海高層的行動。這個時間點,正是3月14日到18日之間。

當時,為了了解高層行蹤,薄熙來通過周永康與中央警衛局副局長、專職負責溫家寶警衛的李潤田攀上了關係,以此打探胡溫等高層的行蹤和私密。薄熙來倒台後李潤田去職,官方一直沒有公布李潤田去職原因。

2013年1月,有一個消息外界很少留意。北京市研究緊急事件預案,提出了一條,北京武警總隊,在發生緊急事態時,可以「邊行動邊報批」。就是說,北京市長,或北京政法機關,可以下令北京武警部隊行動,在行動的同時,報請中央軍委批准行動。

這對身處北京中南海的中共最高層,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因為武警部隊在自己尚不知道的情況下,就可以展開行動,那麼如果有人軍事政變,這就成了一個空子了,非常危險。

大家知道,現在軍隊的武器裝備越來越高級,導彈、衛星、飛機、軍艦,但政變不需要這麼高級的裝備,只要一兩千人馬,帶著輕型武器,長槍短槍,最多是裝甲車、機關槍什麼的,就可以取得成功了。

2012年3月18日,正是這樣的一個情形。

當時習近平還沒有上位,在位的是胡錦濤和溫家寶。中共左派,以及中共江派,最痛恨的是溫家寶。不知道大家是不是記得,溫家寶是唯一一個在公開場合講話中,把民主、法治等等,說成是人類共同價值觀,不是西方的專利,認為中國應該政治體制改革。這是中共高層最後一次談普世價值,也是最後一次談政治體制改革。在溫家寶之後,中共高層人物,再也沒人談這些內容,普世價值,從2013年以後,逐漸成了一個敏感詞,說多了,還會被「和諧」。

所以中共左派最恨溫家寶,在2012年和2013年,左派在中國推動了一個所謂「送瘟神」運動,也有人提出要「除奸救黨」,瘟神,和他們說的這個奸,就是溫家寶。

武警法修訂緣由

我們回過頭講武警。

中國的武警,從一開始就是武裝力量的一部分,是軍事機構,不是平民機構。

在西方,這個分得很清楚的。比如德國二戰占領法國巴黎,軍隊解除武裝,但警察還是照舊運作,因為軍隊是millitary,警察雖然有槍,但還是civilian,是平民。但中國不這麼看。

中國歷史上,也從未分清楚軍隊和治安機構之間的關係。據說當年八國聯軍駐軍在天津,《辛丑條約》還不讓中國在天津駐軍,慈禧太后睡不安穩,這麼多凶惡的鬼佬,虎視眈眈,還不讓清軍駐軍,太危險了。結果是袁世凱想出了辦法,他在天津設立了警察局,把五千名精兵變成了天津的警察,慈禧這才稍微放心了。天津的外國人也沒說什麼,因為在西方概念中,警察部門,不是軍事機構,是平民機構。

49年以後,中共把軍隊中負責保安和保衛的部門,變成了公安部隊,後來也稱武警,很長時間都歸中央軍委管。這些部隊,負責各種重要地點的保衛,比如橋梁、森林、消防、監獄、市政府、電台電視台等等這些地方,後來甚至成立了黃金武警部隊,就是用武警去開金礦。這些人員被泛指武警,有時候也稱公安部隊。

因為各個時期,因為需要不同,所以名稱也不同。1995年,江澤民大裁軍,把中共軍隊野戰軍裡面的十四個師,改成了武警。這些武警,仍然保持軍事單位編制和武器,他們和以前負責保衛的武警不一樣,叫武警機動部隊。

所以,中國的武警有兩種,一個是前面那些,叫做武警治安總隊,一個是軍隊改編的,叫做武警機動總隊。所謂總隊,就是軍級單位。

2012年北京的情況,是把治安總隊和機動總隊合併成為北京武警總隊,級別是大軍區級,就是比軍長還大。

所以,對這個部隊的指揮,就變得複雜了。因為治安總隊,負責地方治安保衛,一直是由地方公安管理的,其實就是政法委管的,所以最上層,就是國務院管。但機動總隊,根本就是軍隊,還是由軍委管理。所以以前的《武警法》,規定武警由中央軍委和國務院雙重管理。

2012年之前,中國發生大量的群體事件,各地抗議、罷工、維權的事情很多,地方政府要維穩要鎮壓,警察不夠用,經常要用到武警,所以慢慢的,機動武警部隊,也變得受政法委管理了。

中共對軍隊行動是很敏感的,軍隊帶械行動,一個排三十人,就必須軍委批准。但各地機動武警要應付隨時發生的群體事件,不能等,結果政法委就常常越俎代庖了。

所以,才有2012年的事件。政法委和中紀委之間鬧起來了,就變成了,武警部隊和野戰部隊打起來了。

所以習近平上台之後,對誰管武警的問題,當然就非常在意。但因為涉及到很多管理上的問題,也受到很多體制的抵抗,所以,2009年的武警法修改,一直都沒有近入最後階段。

直到今年的疫情爆發。

大家還記不記得,疫情爆發後各地搶口罩。上海派出了當地的武警,去山東把自己訂的口罩運回上海,實際上就是搶回來。上海派的什麼武警,大概是治安武警,不是機動武警部隊,但這是一個跡象。

其實中國歷史上,每一次發生危機的時候,最早發生的會是地方割據,割據除了經濟政治外,有自己的軍事力量很重要。如果中國疫情持續嚴重,繼續擴散,大家都封城、封村,甚至封省,那麼只靠治安警察恐怕不行,而且還要搶東西,醫療物資甚至最後搶生活物資什麼的,那就需要自己的武裝了。

這次雖然有跡象,還沒有發生,但危險是存在的。一旦危機長期化,地方政府和地方化的軍事部門合體,中央極權的專制就完蛋了。

這是北京為什麼要急著修改《武警法》的原因。新的《武警法》,其實只有一個關鍵內容,中國武警部隊,單獨歸中央軍委管,不再屬國務院序列。所謂序列,就是國務院下屬的那些機構,包括公安部。

也就是說,以後地方政府、地方政法委,都不能直接命令武警部隊。

當然,他可能做了很多調整,比如把原先負責治安的武警,變成了公安警察,把監獄、森林、橋梁和重點單位保衛的工作,從武警中慢慢劃出去了。但同時,又把海警,變成了武警。

本質上,修改這個《武警法》,就是不讓任何軍事機構,或者有軍事性質的機構,脫出最高領導人掌控的中央軍委的管理,也就是必須由一個人,對軍隊絕對壟斷,別人不得染指。

中共原來想進行分權式的現代化改革,結果全部走回去了。

本視頻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