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武漢疫情被抓 人權觀察:中國人活得很壓抑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25日訊】中共肺炎疫情在武漢爆發後,大陸律師陳秋實、武漢居民方斌、央視前記者李澤華成為「公民記者」,深度揭露中共疫情的真相。但3人先後被當局帶走,除李澤華近日「現身」外,其餘兩人仍然失蹤。總部設在美國紐約的「人權觀察」研究員指出,3人如果是「醫學隔離」早應14天已被釋放,但至今失蹤超過兩個多月,「中國人都活得很壓抑,都沒有言論自由,當你看到一個人出來說『我是陳秋實、我批評中共政府』,這是很震撼的」。

人權觀察」研究員王亞秋向《蘋果日報》表示,從2018年底開始,中共政府開始全面清算在大陸「翻牆」上Twitter的用戶,有幾百到上千人在大陸被抓,就是因為他們在Twitter發布反政府言論,「這些人在國內挺害怕的,我跟很多人有聯繫,現在上推特也很危險的,我不在推特發布任何個人訊息,因在國內是有一種方法,警方能找出是誰用推特。」

她又指,另一批從大陸來到國外的人在外國社交網路也會小心發言,「他們主要擔心能否回國,自己家人是否安全,整體來說,你是從大陸出來的,你是住在大陸還是不住在大陸,上推特的時候都是有顧慮的……這些事情,大陸留學生都是知道的,都會思考一下在國外的言論會不會影響到家人,自我審查是一個很普遍的現象。」

觀察中國言論問題有15年時間的王亞秋稱,揭露汶川地震「豆腐渣」工程的四川作家譚作人於2010年就被判刑5年,「任何獨立調查都是有危險的」。對於陳秋實、方斌李澤華深入武漢揭露疫情真相後失蹤,「人權觀察」一直都有聯絡3人身邊的朋友,但「朋友都說現在不方便說。」她坦言:「這幾年的情況是越來越差的,所以他們被帶走……對我來說不是一個意外的事情。」

王亞秋指,陳秋實是第一個被警方帶走,帶走的時候說是「醫學隔離」,隔離之後是不是14天應該被釋放了,但現在已經兩個多月,沒有任何消息;方斌也是一樣。對於曾於中共央視工作的李澤華深入武漢報導,她認為李只是個別例子,「(他)面對很大的風險,還做這樣的事情」。以她認識在國家媒體工作的員工對中共政府有很多批評,也有很好的想法,但因為工作沒辦法。

曾於武漢醫院拍到多具遺體的方斌,在YouTube展示一張寫有「全民反抗、還政於民」的字條後就被中共警察破門入屋帶走,王亞秋認為,方斌等人正在做「一種inspiration(鼓舞人心)的事情,中國人都活得很壓抑,都沒有言論自由,當你看到一個人出來說『我是陳秋實、我批評中共政府』,這是很震撼的,陳秋實為什麼選擇這麼一條路?因為總是有種人是很勇敢的,這些人就是:我要說話,言論自由就是我的天賦人權,每個社會都會有這樣的人,非常令人崇拜的。」

至於大陸公民記者的前景,王亞秋悲觀地說:「前景是挺黯淡的,(VPN翻牆)技術越來越難,政府越來越發現你,然後發現之後對你的懲罰越來越大。來自大陸的人,敢做的事情越來越小了。」

她指出,近年一些維權律師和政治犯會被迫帶上電視認罪,最近英國駐港領館僱員鄭文傑也被中共公安發布一段出入按摩院,以及認罪的影片,當疫情結束後、秋後算賬之時,「不知道會否發生在陳秋實等人身上」。

陳秋實的Twitter賬號,有人幫忙整理帖文為其倒數,直至25日,他在武漢採訪疫情已失蹤超過77天,陳秋實的好友、格鬥狂人徐曉冬對《蘋果日報》表示,透過內部人士知道陳秋實被國保帶走並接受「監視居住」,但他也無法得知好友的下落。

徐曉冬稱,最初都有跟他聯絡,「但陳的家人說有關部門要求不能跟他聯繫」。徐直指,陳秋實被「監視居住」,現在是犯罪嫌疑人,事件已提升至案件,目前當局正在對其展開調查,估計「秋實身處在武漢的周邊地區」。

早前陳秋實在反送中運動期間親赴香港實地報導,今次又揭露武漢疫情真相,認識對方多年的徐曉東深信:「我覺得秋實(在武漢)的所作所為,完全是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沒有任何一條違法,如果說他在疫情期間到處走的話,那只是違反一些規定,但是沒有違反國家的法律,所以還是希望秋實早一點出來,當局早一些給大家一點解釋,給一個明確的法律解釋。」

他又批評,大陸的訊息比較閉塞,中共政府根本不讓民眾知道中共疫情消息,「真實的情況我也不知道,一旦我知道的情況,我一定會說出來,但現在由於新聞的封鎖和不透明,很多真實的東西我也不知道。」

維權律師陳秋實在1月23日武漢封城後一天抵達武漢,他當時對着鏡頭向大家保證,他的報導絕不造謠,實事求是。然後,他從武漢發出醫院、海鮮市場、街頭實景等影片,向外界展示一個與官媒分別很大的武漢。他的報導在2月7日戛然而止,最後他在YouTube頻道告訴母親,他要去拍攝武漢方艙醫院的情況,然後於當天失蹤,至今無音訊。

武漢商人方斌於2月1日拍下武漢第五醫院在5分鐘搬出8具屍體的慘況,事後被中共公安帶走幾小時後才獲釋。2月9日,他在YouTube發布最後的影片顯示「全民反抗、還政於民」的字條,穿着防護衣的人敲門要求查體溫,他說自己體溫沒問題,試圖拒絕,但消防員破門入屋,中共便衣警察將其強行帶走。

中共央視前記者李澤華,他的採訪目標包括舉辦萬家宴的武漢百步亭小區,天價招聘搬屍員的殯儀館、外地農民工滯留的武昌火車站……最後,他碰觸了紅線──武漢P4實驗室。2月26日,李澤華在YouTube的影片自述因探訪武漢P4實驗室,正在遭國安追捕。這個實驗室被懷疑是造成疫情的源頭。當晚,李澤華在居住地YouTube直播4小時,最後幾個戴口罩的人進入他的房間。直播瞬間黑屏。

4月22日,李澤華突然現身YouTube個人頻道,表明影片錄製日期是4月16日,指過去一個多月時間以來,對他來說世界似乎已經不一樣了。他回顧2月26日被公安以「涉嫌擾亂公共秩序」帶走,翌日深夜,派出所長安排他到定點隔離酒店醫學觀察,手機交由朋友保管。直至3月14日,在家人陪同下坐車抵達老家隔離至3月28日。

(記者劉明煥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