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與中共】西非小國六位內閣部長染疫

李明祥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肆虐全球,一個遠在西非內陸的「君子之國」也沒能擺脫厄運,該國23位內閣成員中已至少有6位內閣部長確診,這在全球也是獨一無二的。

布吉納法索」(Burkina Faso)是西非內陸國家,面積27萬平方公里,2019年聯合國估計其人口為兩千萬,曾為法國殖民地,官方語言是法語。「Burkina」指「君子」或「正直的人」,「Faso」則是「祖國」的意思。

六位內閣部長染疫

根據Worldometers的最新數據,截至美東時間4月22日中午,布吉納法索已有609個確診病例,39人死亡。

據新人道主義新聞社(The New Humanitarian)報導,該國23位內閣成員中已至少有六位內閣部長確診,其中包括外交部長、商務部長、教育部長、內政部長等重要閣員。而其首例死亡病人證實是蘿絲·瑪瑞·康波芮(Rose Marie Compaore),她是該國國民議會的副主席。

別看確診和死亡的絕對數量不多,要知道其總人口也只有兩千萬,而死亡數量已居南撒哈拉地區首位。雖然大部分確診病例位於首都瓦加杜古,但已經向其它城市和郊區蔓延開來。

目前在該國的世衛組織官員傑瑞-喬納斯·姆巴莎(Jerry-Jonas Mbasha)表示,確診病例只是「冰山一角」。因為該國唯一一個可以測試中共肺炎的實驗室位於第二大城市博博迪烏拉索(Bobo-Dioulasso),離首都有5小時車程。這意味著來自全國的疑似病例如果得到確診,至少需要等待12個小時以上。

即將到來的公共衛生災難

目前布吉納法索只有一個500個床位的醫院和一個小診所被指定接納中共肺炎患者,醫院裡的呼吸機也屈指可數。該國政府曾想在首都瓦加杜古建立一個新的測試實驗室,但發現卻找不到有資質的人組裝設備。

在過去一年裡,伊斯蘭聖戰組織和其它武裝力量幾乎每天進行的武裝襲擊已使得近80萬人離開家園,135家健康中心被迫關閉。武裝暴動已經極大程度上削弱了衛生保健系統。

聯合國難民署4月7日在日內瓦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警告稱,布吉納法索中部地區有幾十萬難民被迫露天過夜,長期的物質短缺本來就可能導致一場人道主義災難,而中共肺炎更是加劇了這一危機。

聯合國難民署發言人巴布爾·巴拉克(Babar Baloch)表示,難民署已經給5萬難民提供了住所,但還有大約35萬難民生活在類似沙漠的環境中,急需住所和水。他表示,「我們正在和時間賽跑」。

布吉納法索本身就缺水嚴重,而缺水導致對抗中共肺炎的一些基本措施,如洗手和個人清潔衛生,對很多人來說幾乎是不可能的。對於5到10人擠在一間帳篷裡的難民來說,保持社交距離或隔離也是無法做到的。

當地的國際紅十字會負責人勞倫特·索茲(Laurent Saugy)表示,在目前這種情況下,中共肺炎「帶來的威脅讓人不寒而慄」。

擁抱中共的沉重教訓

在「瘟疫與中共」的系列報導中,一個個實例讓我們看到,正如大紀元特稿所說,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它循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一路蔓延。」遺憾的是,布吉納法索也不例外。

2018年5月24日,布吉納法索宣布與台灣當局「斷交」,兩天後,其外交部長巴里(現已染疫)在北京與中共外交部長王毅簽署恢復外交關係的聯合公報,恢復大使級外交關係。

當月雙方即建立經貿聯委會機制,此後雙方貿易快速發展,高層互訪不斷。2018年9月,總統卡波雷對華進行國事訪問並出席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2019年1月,中共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的非洲四國之行中就包括布吉納法索。2019年4月布方國民議會議長和外交部長又對華進行正式訪問。

根據中共駐布大使李健公開發表的文章,2019年7月,中國農業部副部長屈冬玉當選糧農組織總幹事時,得到了布吉納法索的「堅定支持」,所以外交部長王毅說,「從今以後,聯合國的國際機構中又多了一位非洲的好朋友」。

2019年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當二十多個西方國家對中國大規模拘押維吾爾人進行公開譴責時,有五十多個國家也集體發表了一份共同聲明表示對中共的支持,這五十多個國家除了俄羅斯、委內瑞拉、朝鮮、緬甸、柬埔寨等本身就存在人權問題的國家外,布吉納法索和埃及、沙特、阿爾及利亞等國家也在其中。

非洲國家絕大多數是發展中國家,這裡是中共長期「耕耘」的重點,中共主要以「利誘」的方式,如大量經濟援助、援建、投資、貿易等,影響並左右了多數國家。目前非洲中共肺炎確診數量最多的幾個國家,如埃及、南非、摩洛哥、阿爾及利亞等,無一不是與中共有著密切的政治、經貿關係。而非洲唯一一個沒有與中共建交的國家斯威士蘭(台灣稱為「史瓦帝尼」),受中共肺炎的影響卻非常輕微,至今只有31例確診病例,1個死亡病例。

其實,在當今的國際環境下,與中共建交、貿易密切不足為奇,這也不起決定性作用,關鍵是能否認清中共意識形態背後的邪惡本質、對中共迫害人權的行為採取什麼樣的態度。

最明顯的兩個例子是香港與台灣,兩地緊鄰大陸,貿易往來密切、人員往來頻繁,香港3月23日「封關」之前每天都有大量人員從大陸入境。可這兩地的確診數量和死亡數量都非常低,成為全球對抗中共肺炎的典範。現代科學也很難解釋這個現象。

為什麼會這樣?我們曾報導過,香港民眾以「反修例」的方式明確地對中共說「不」,台灣則公開支持香港民主,採取民主選舉方式,順民意而遠離中共,自然針對中共而來的這個病毒,也就發揮不了大作用了。而遠在非洲內陸、僅僅與中共復交還不到兩年的布吉納法索,卻帶給了人們一個異常沉重的教訓。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