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朝野譴責中共 澳洲疫情迅速扭轉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22日訊】根據澳大利亞廣播公司4月21號的報導,澳大利亞確診中共肺炎的人數增長率曾在3月中旬達到近25%的峰值,但過去5天已經下降到不足1%。評論認為,澳洲是「拒絕中共,就可以成功拒絕中共病毒」的又一個非常明顯的例子。

短短二十幾天,澳大利亞就使井噴式的病例暴增平緩下來,是否政府採取了比武漢更嚴厲的封城,封門等措施?澳大利亞華裔學者李元華介紹了當地的情況。

澳大利亞華裔學者 李元華:「很多事情其實是國內朋友可能理解不了的。澳洲其實普遍是不帶口罩的,除了華人戴的比較多以外,多數人都是不帶口罩的。澳洲人四大類十六個小類可以出門,其實你正常的出門,像購物,像工作,像健身,和必須要出門,都是可以的。」

除了沒有採取極端防疫手段,澳洲的醫療物資也短缺。

《悉尼先驅晨報》和墨爾本《時代報》之前披露,有中共軍方背景的人物,以及有上海巿政府背景的「綠地控股集團」澳洲分公司的成員,都大量搜刮澳洲醫療物資,然後運去中國。

那麼,到底是什麼措施使得澳洲扭转了疫情?李元華認為,是澳洲社會對中共的警惕。

李元華:「在澳洲井噴式的爆發過程當中,澳洲的知識界、新聞界、各級的政府官員,其實就是全面的在反思,這個疫情為什麼在全世界爆發,尤其是為什麼來到了澳洲?他們找著了一個共同的原因,就是中共在撒謊。他們毫不避諱的在媒體中報導出來,讓澳洲人迅速的覺醒,應該說是一個全民的覺醒。」

在武漢宣布封城後,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迅速在1月22號宣布撤僑。2月1號下午,莫里森又宣布對來自大陸的中國人和14天內到訪過中國的外籍人士實施旅行禁令。

李元華:「這個遭到當時中共的報復行為,甚至網上謾罵,包括對澳洲政府官員拒發簽證等等,這種報復。但現在看來,其實澳洲政壇的人是有遠見卓識的,因為他是出於保護本國百姓的生命安全。」

2月14號,澳洲內務部長達頓(Peter Dutton)強硬拒絕了中共要澳洲取消旅行禁令的要求。而在那時,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譚德塞仍在大力讚美中共,並警告不可採取「全面措施」來因應中共肺炎疫情。之後,澳洲政府又比世衛早兩星期宣佈了疫情的大流行。

李元華:「當時的世衛也給澳洲政府有很大的壓力。他拒絕和中共這種合作,和世衛合作的態度,使得他在疫情爆發之初,雖然是井噴式的,但是並沒有一直往上躥。」

獨立經濟學者 財經冷眼:「總體來說,是和中共的國家關係越密切的國家,這個感染率是高一些。相反很典型的一個例子,你像台灣。台灣從一開始他就不信任世衛組織,不信任中共,所以他才會疫情做的最好。反而是那些信任中共的數據,信任世衛組織的,他的疫情反而是失控。就說對中共沒有提防,沒有戒心的人,容易被中共給欺騙。」

目前,澳洲多名部長已經向中共施壓,要求其公開病毒源頭,并且譴責世衛組織,要求推動世衛改革。而澳洲各個黨派的聯邦及州議員都接連嚴厲批評中共隱瞞疫情。民間也因此對中共十分不滿。

旅美時事評論員 鄭浩昌:「我們叫這個新冠病毒為中共病毒,其實有兩層含義,一個是指這個生物層面的病毒,它是因中共而起的嘛。另一個則是意識形態上的病毒,對中共撒謊成性的體制之毒疏於防範,就容易中招。如果你抗疫的話,就必須同時在這兩個層面採取措施。而就我目前所看到的,澳洲是在意識形態抗毒方面做得最好的。」

澳洲已經從3月30號午夜起,對包括中國在內的一些國家的收購審查起點降為零,所有收購澳企的海外買家,都需經過澳洲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FIRB)的審批。4月15號,澳洲自由黨聯邦參議員威爾斯(Concetta Fierravanti-Wells)表示,一旦大瘟疫結束,澳洲應考慮在貿易關係上與中共政權「脫鉤」。

澳洲資深法學家、澳洲人獎獲得者弗林特教授(Prof David Flint AM)則表示,「國際社會應借鑑『紐倫堡審判』,讓中共賠償。」

採訪/常春 編輯/尚燕 後製/鐘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