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與中共】麻州疫情從麻州大學開始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20日訊】2月1日,美國麻州公共衛生部公布了該州第1個中共肺炎確診病例,病人是從武漢回來的麻州大學波士頓分校(UMass Boston)學生。他於1月28日抵達波士頓,隨後因身體不適而去該校診所求醫,後來在1月31日確診感染了中共肺炎病毒。這名留學生也是全美國第8個確診患者。直到3月2日,麻州才發現第2個病例。自那以後,中共病毒瘟疫在麻州迅速蔓延,至今已造成超過36,000人確診,超過1500人死亡,數量居新英格蘭6州之首。

麻大波士頓分校的病例發現時間「遙遙領先」。無獨有偶,在中共滲透麻州搞「大外宣」的過程中,這所州立學校也扮演著一個「領先」角色。

孔子學院 宣傳陣地

這所學校擁有麻州第一家孔子學院。於2006年成立的這所孔子學院又引領著麻州其它孔子學院的建立及日常活動。

孔子學院官網顯示,麻大波士頓分校的孔子學院從2007年11月11日開始運行,其主要負責人是孫柏鳳。

綜合媒體報導,這所孔子學院舉辦文化項目、培訓中文教師、提供中文課程,每年還帶領數百名大學生、中學生前往中國大陸學習。這所孔子學院還在麻州拉攏對儒學感興趣的人士,舉辦「21世紀全球化時代的儒學」等講座,把中共對傳統儒學的解讀當作正統來輸出。

紀錄片《假孔子之名》(In the Name of Confucius)揭露,孔子學院名為「中文項目」,實則輸出中共黨文化。孔子學院的中文教師必須通過中共的審查。就職協議上明文規定他們不可以信仰法輪功。世界各地的孔子學院時而曝出言論審查的劣跡,例如禁止課堂討論「六四」、「西藏」、「台灣」等話題,干涉所在學校的其他師生討論這些話題,傳播「紅歌」等共產黨文化,組織師生支持中共的活動及干擾反共活動等等。

擔任中共代理人

自從麻大波士頓分校引入孔子學院以來,孔子學院、孔子課堂及其它由中共控制的項目開始全面入侵麻州。

2014年,塔夫茨大學(Tufts University)成立孔子學院。2017年,在麻大波士頓分校孔子學院主導下,公立中學「劍橋睿智拉丁學校」(Cambridge Rindge and Latin School)舉辦孔子課堂揭牌儀式。麻大的孔子學院還與中共領館合作舉辦「漢語橋」等活動,傳播「中共即中國」、「(來孔子學院)學漢語是為了增進中美友誼」等歪理邪說。

2018年2月,反共人士在麻州大學波士頓分校抗議孔子學院。(西藏行動組織提供)

2018年以來,美國政府開始警惕孔子學院。當年3月,「西藏行動組織」(Tibet Action Institute)在波士頓主持放映《假孔子之名》,並且聯合其他反共人士抗議孔子學院。在輿論的壓力下,麻大波士頓分校在2019年1月決定關閉該校的孔子學院。塔夫茨大學和劍橋睿智拉丁學校也決定不再與孔子學院續約。

然而與此同時,這所大學與中共的聯繫卻顯得藕斷絲連。時任該校代理校長的紐曼(Katherine Newman)拒絕解釋這次關閉,並表示希望繼續與中國人民大學合作「推廣中文教育、中國文化和歷史」。

提供簽證詐欺

直到2019年10月,中共特務柳忠三被逮捕後,人們才得知,前孔院負責人孫柏鳳依然留在麻大工作,而且還有意配合柳忠三從事簽證欺詐。

據《波士頓環球報》報導,中共的國際人才交流協會駐紐約辦事處首席代表柳忠三涉嫌說服至少7所美國大學支持「中國學者」簽證。這些「學者」來到美國後不從事研究,而是為中共招募科技人才。他在2018年試圖引入一名中共政府人員,並聯繫了包括麻大波士頓分校在內的多所學校。

自FBI開始調查此案以來,麻大波士頓分校暫停了孫柏鳳的職務。該校職員信息顯示,自孔子學院關停後,孫柏鳳轉到該校的全球項目部門工作。法庭文件顯示,2018年1月,柳忠三聯繫了孫柏鳳,後者說拿簽證「對我們而言很容易」。「如果他/她把文件放在這裡,我們不關心他/她是否親身在這,只要他/她在有活動的時候過來參加就行了。」孫柏鳳說。

《波士頓環球報》表示,此案揭出麻大波士頓分校對國際學生學者項目缺乏管理的現狀。一份2018年的校內報告說,該校沒有足夠的機制來審查和追蹤訪問學者,這可能導致學校違反移民法規。在2017~18學年,該校總共接收了近300名J-1簽證的學者,其中大部分來自中國。麻大波士頓分校,儼然成了中共在麻州輸出黨文化、策劃特務活動的橋頭堡。

親共標誌 疫情起始

從羅姆尼州長時期的一般交流,到派屈克州長時期的來者不拒,麻州政府對待中共的態度已經全面轉向。這種翻轉的標誌和第一步,就是孔子學院進駐麻州大學波士頓分校。

這所孔子學院開始運行的一個月後,派屈克即率團訪問中國大陸。在派屈克與繼任者貝克(Charlie Baker)政府的寬容下,中共的「大外宣」堂而皇之地入侵麻州。

2014年,孔子學院進駐塔夫茨大學。2015年,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臨時取消「六四」紀念活動,迫使參與者改在室外馬路邊悼念死者。2017年,麻州議員與中共領事館合作,首次在麻州政府大樓舉辦「中國日」活動。隨後,中共官員每年都借這個活動向麻州官員宣講其政治觀點。2019年和2020年,中共國企中車公司(CRRC)製造的橙線地鐵3次故障停駛,麻州政府卻從未質疑中車的製造水準,反而在新聞會中含糊其辭……(註:中共對麻州的這些滲透,將在其它文章詳述)

回顧13年前,一所孔子學院在麻州大學波士頓分校站穩腳跟,並沒有在麻州引起太大波瀾。麻州人以為這僅僅是個中文項目,更有中共政府貼錢資助,何樂而不為?多年以後,麻州官員參與中共的文化宣傳和政治活動已成常態,對於反對中共迫害、追求自由的中國人,卻常常冷漠相待。

回顧今年1月,一名武漢人攜帶中共病毒跨洋而來,也沒有在麻州引起太大波瀾。麻州各級官員重複著中共官方及WHO發布的疫情數據,告訴人們「本地疫情風險不高」。然而一個月後,疫情升級,令上千麻州居民死於非命。

中共「大外宣」由此開始,中共病毒瘟疫也由此開始。如此相似的軌跡,即是上天的警訊:冥冥之中,瘟神正在鎖定中共的同路人。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