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共反美與中共的最後滅亡

中共人禍致「中共病毒」蔓延全球,給全世界帶來一場空前未有的大災難。至4月18日,美國的死亡人數超過日本偷襲珍珠港和911恐怖襲擊之和的7倍多。

大瘟疫爆發以來中共持續反美

2月3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記者會上聲稱:疫情發生以來,中共「採取了最全面、最嚴格的防控舉措」,「被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稱讚為『設立了應對疫情的新標杆』」。美國對中國疫情「採取過度應對措施,顯然與世衛組織建議背道而馳」。

華春瑩稱「美國政府迄今未向中方提供任何實質性幫助」,並指責美國防範疫情的舉措:「第一個從武漢撤出其領館人員,第一個提出撤出其使館部分人員,第一個宣布對中國公民入境採取全面限制措施,不斷製造和散播恐慌,帶了一個很壞的頭」。

3月12日晚,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推特上,用中英雙語連發5條推文抨擊美國,聲稱「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

4月6日,中共大外宣媒體——鳳凰衛視記者王又又,在白宮宣傳了一番華為等向美國捐贈口罩,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發文呼籲中美合作之後,問川普總統「你個人是否直接與中國合作」。這與其說是向川普提問,不如說是當面挑釁川普。

華春瑩、趙立堅、王又又等吹鼓手打頭陣,中共戰狼外交官和五毛大軍隨後傾巢出動,對美國喊打喊殺之聲,充斥微信、微博、QQ、百度、各類黨媒,甚至包括美國的社交媒體推特、Youtube等。

中共反美只會加速中共崩潰

4月10日,有記者問美國是否會要求中共對其所作所為進行經濟賠償時,川普回答說:「我堅信中共和世衛組織提前知道瘟疫的爆發,但它們不想告訴全世界。我們會徹查這件事,並把真相報導出來。」「我們向北京表達了我們的不滿,我們對這件事非常非常非常不滿!」

同日,參議員科頓發表《冠狀病毒——如何讓中共為COVID-19大流行付出代價》,提出追責中共的十個對策:(1)不理會中共顛倒黑白的指控;(2)調查並制裁掩蓋疫情的中共官員;(3)限制中共宣傳機構在美國境內散布錯誤信息;(4)將中共駐美國大使館所在街道改為諸如「李文亮街」;(5)確保疫情歷史詳細記錄病毒大流行的事實以便追責;(6)將中共在聯合國等國際機構及技術標準制定機構的地位降級;(7)在世貿組織控告中共及取消美國授予中共的特殊貿易待遇;(8)削減中共對世衛的影響;(9)支持台灣加入世衛;(10)將涉及戰略物質生產的供應鏈撤出中國。

4月14日,川普在記者會上宣布:停止向世衛組織提供資金,並對其進行60至90天的調查。

4月10日,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庫德洛建議,「美國企業從中國撤回的所有支出,政府可給予100%直接抵稅,包括廠房、設備、知識產權、基建、裝修等所有費用。」同一天,日本宣布撥款22億美元,支持日資企業撤出中國。

美日這麼做的原因是,1月24日至2月29日,中共在海外搶購20億個口罩和4億套防護用品,並禁止美國、日本在中國生產口罩的工廠向美、日出口口罩。川普總統的律師愛麗絲說:「人們瀕臨死亡邊緣了,像中國(共)那樣故意的、冷血的預謀行動,會被視為一級謀殺。」

美、日撤回產業鏈優先考慮的是安全,首先是國家安全和生命安全。中國疫情第二波的爆發,已是大概率事件,一旦發生,中國的經營環境將受到毀滅性打擊,到時候,利潤也無從談起。美、日從中國撤資,將在全球引發連鎖反應。

4月14日,參議員克魯茲提出《終結中國(共)醫療審查和掩蓋2020年法案》,旨在對隱瞞疫情的中共官員實施制裁。參議員霍利提出《COVID-19受害者申訴法案》,法案將剝奪中共國的主權豁免權,對中共打壓講真話者等可採取私人訴訟,允許法院凍結中共政府的資產,以便受害者索賠。

至於如何賠償,美國政界有人建議:可用中共購買的美元外債、中共隱匿在海外的資產支付,也可要求中共返還美國購買的民國債券等。

4月3日,美國國務院領事事務局發推文,呼籲在海外的美國人儘快回國。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說,這在美國國務院230年的歷史上是第一次。這既是為美國人的生命安全著想,也是為即將到來的滅共做準備。

此外,美國還將在軍事、科技、金融、台灣、香港、宗教、人權、意識形態等領域,全面加強對中共的圍堵。

中共反美的思想根源

中共反美由來已久,過去反美,現在反美,將來肯定還會反美,因為中共的老祖宗馬克思仇恨資本主義。這種仇恨基因經過一代又一代共產黨人承傳,到今天,被中共主管意識形態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繼承。

2018年,王滬寧策劃了兩項重要活動:一是4月23日中共政治局集體學習《共產黨宣言》;二是5月4日在北京「隆重」舉行紀念馬克思冥誕200周年大會。在王滬寧為習近平準備的「重要講話」中,稱《共產黨宣言》「揭示了資本主義必然滅亡和共產主義必然勝利的歷史規律」。

按照馬克思揭示的「歷史規律」,蘇聯共產黨跟以美國為首的資本主義鬥了幾十年。結果是,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蘇聯東歐各國共產黨政權全部垮台。俄羅斯總統葉利欽簽署的《解散蘇共聲明》寫道:「馬克思列寧主義這一套荒謬的邪說經過七十多年的實驗,從理論到實踐上都是失敗的。歷史和事實都已證明這是徹頭徹尾的禍害人類的荒謬邪說。」

171年的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史證明:馬克思主義傳播到哪裡,哪裡就充滿了仇恨、爭鬥、暴力、恐怖與毀滅。中共當政71年,在歷次政治運動中殺害8000多萬中國人。1999年7月20日中共發動迫害法輪功以來,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是中共犯下的「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共產黨宣言》的每一個字下面躺著上萬具累累白骨。

王滬寧兩次向中共最高層大灌「馬克思主義迷魂湯」,成為2018年至2020年中共反美的思想根源,也成為促使世界各國政府和人民反感中共,唾棄中共,最後從地球上剷除中共的催化劑。

中共反美的結果

日本偷襲珍珠港的結果是:美國參戰,用兩顆原子彈迫使日本投降,並將東條英機等戰犯押上東京審判台。911恐怖襲擊的結果是:本.拉登被擊斃,伊斯蘭國(ISIS)被剿滅,ISIS最大頭目巴格達迪被擊斃。「中共病毒」給美國造成了巨大的生命、財產、精神損失,其結果是什麼?簡言之,就是「中國共產黨亡」。

以美國為首,全世界追責中共的號角已經吹響。美國伯曼律師事務所代表5000多名原告將中共告上佛羅里達州法庭。美國律師克萊曼將中共告上德克薩斯州法庭、索賠20萬億美元之後,將中共告上國際仲裁法庭。100多名美國醫護人員將中共告上佛州法庭。印度國際法學家委員會和印度律師協會,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申訴,向中共索賠20萬億美元。埃及律師塔拉特提起訴訟,向中共索賠10萬億美元。英國前副首相帶領15名保守黨議員向中共索賠3510億英鎊。澳大利亞參議員安蒂克建議澳洲政府向中共索賠5088億美元,還提出用收回達爾文港和中國租用的澳洲土地作擔保。

中共一直存在聯俄搞美的幻想。這次大瘟疫,俄羅斯對中共採取最嚴防控措施,現在正在驅逐中國人。4月15日,在莫斯科10多年的台商郭先生向自由亞洲電台證實,俄羅斯確實借著防疫,清除境內近百萬中國非法移民。黑龍江省衛健委4月8日發出的《關於印發綏芬河口岸入境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及無症狀感染者救治預案的通知》顯示,為收治綏芬河口岸入境的中共肺炎病患,「總規劃收治床位4530張」。俄羅斯總統普京根本不相信中共。

近期,中共在廣州驅逐非洲人的做法,引發非洲國家強烈不滿。4月10日,非洲駐北京大使協會向中共外交部長王毅發出抗議信。4月11日,尼日利亞眾議院議長賈比亞米拉召見中共駐尼大使周平劍。非盟主席馬哈馬特召見中共駐非盟使團團長劉豫錫,加納、肯尼來、塞納利昂、塞內加爾等都對中共表達不滿。南非礦業論壇主席拉姆巴表示,非洲國家經濟受疫情重創,促請中共取消債務。這是另類索賠。

南亞最大的國家——印度,南美最大的國家——巴西,南太平洋最大的國家——澳大利亞,東亞最發達國家——日本,首相被病毒擊倒一度住進重症監護室的英國,總理夫人感染病毒的加拿大,擁有27個成員國的歐盟等,經歷「中共病毒」重擊之後,都將重新思考對中共的政策。

美國政府現在仍以防控疫情和恢復經濟為主,一旦騰出手來,就是對中共全面追責之時。全球各國在美國與中共之間選邊站時,絕大多數國家會選擇站在美國一邊。

中美最後對決即將上演,中共滅亡的結局已定。全世界的人,包括中國人在內,都需要在善與惡之間做出抉擇。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