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與中共】大摩CEO染疫 華爾街為中共輸血3萬億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17日訊】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瘟疫蔓延全球,世界金融中心華爾街也被病毒攻陷,多位知名高管染疫甚至死亡。近日,著名投資銀行摩根斯坦利首席執行官詹姆斯.戈爾曼(James Gorman)對外宣布,他已經從新冠病毒中恢復,這是已知的最資深的華爾街高管被病毒感染。

華爾街多名高管中招

61歲的詹姆斯.戈爾曼在過去的10年中,一直擔任摩根斯坦利的CEO及董事長。4月9日,他對外界宣布感染新冠病毒並已經康復。

摩根斯坦利首席執行官詹姆斯.戈爾曼4月9日對外宣布,他已經從新冠病毒中恢復。示意圖 (Andrew Renneisen/Getty Images)

華爾街另一家著名的精品投資銀行傑富瑞(Jefferies)的首席財務官(CFO)佩格.布羅德本特(Peg Broadbent),就沒有那麼幸運了。

3月29日,56歲佩格因感染中共病毒引起的併發症去世。他生前曾在大摩(摩根斯坦利的俗稱)工作了16年,他的妻子Hayley也曾在大摩擔任高管。

另一家著名的華爾街公司、被外界稱為小摩的摩根大通也傳出噩耗。3月21日,前資深高管比爾.派克(Bill Pike)因感染中共病毒離世。

此外,4月7日,美國多家媒體報導,位於曼哈頓的摩根大通總部,一個樓層有約20名員工的病毒檢測呈陽性,另有65人被隔離。

中共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

當前,這場氣勢洶洶的大瘟疫導致全球恐慌,面對危機,各國政府和民眾不得不反思:病毒到底為何而來?它和共產黨有什麼關係?個人和國家又該如何趨吉避凶?

《大紀元》3月11日的特稿《中共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指出,中共肺炎(又名新冠肺炎)因為中共的隱瞞而迅速向全球蔓延,瘟疫雖無情,但並非無跡可循,瘟疫向世界蔓延之勢,清晰地勾勒出它循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一路蔓延。

至於這些著名銀行家為何頻頻中招也許各有原因,但是華爾街在過去20多年間為中共輸血3萬億美元,以及與中共官二代勾結的醜聞,卻不得不令人深思。

前摩根大通資深官員比爾·派克(Bill Pike)感染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於最近離世。圖為摩根大通紐約總部。(Al Bello/Getty Images)

官二代進入華爾街

華爾街這些投資銀行與新興國家,特別是中共當局的特殊關係,是近年來最受關注的新聞之一。2019年2月21日,美聯儲宣布,前摩根大通董事總經理弗萊徹,終生被禁止在銀行界從業。

美聯儲當時的聲明說,弗萊徹「不當地制定了」一項推薦招募計劃,接受外國政府官員、客戶和潛在客戶的推薦,提供實習和就業機會,為公司換取不正當的利益。

美國司法部2016年公布的文件顯示,早在十幾年前,摩根大通就制定了所謂「子女項目」(Sons and Daughters),利用為中共高官和企業高管親屬提供實習或就業機會,贏得數億美元的交易。

2016年,摩根大通因此被聯邦政府罰款2億6400萬美元。

「這所謂的子女項目只不過是另一種形式的行賄,」美國司法部刑事部門負責人萊斯莉.R.考德威爾(Leslie R.Caldwell)在一份聲明中表示。

2016年美國司法部調查顯示,在過去7年裡,摩根大通先後雇佣了大約200名實習生和全職員工。

其中大約一半是由在中共國有企業和政府機構的官員所推薦。雖然這些職位的候選人有許多都是不合格的,但摩根大通還是聘用了他們。

摩根大通並不是華爾街第一家也不是唯一一家採取這種方式獲取中國業務的人。

2015年5月31日,據法新社報導,摩根士丹利收到傳票,要求該行把其與30多名中共高官的往來通訊送交給美國證交委員。

當時,美國證監會,向高盛(Goldman Sachs)、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瑞銀(UBS)、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和花旗(Citigroup)等,提出提供信息的要求。

目前知道的屬於「最惡劣的職位候選人」是中共商務部長的兒子,名字是JUE(漢語拼音,玨或決)。雖然這名部長並不是摩根士丹利的客戶,但他掌握有批准企業合併的大權。

此外,高盛銀行曾經聘雇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中國光大集團董事長唐雙寧的兒子唐曉寧則被聘雇為摩根、花旗及高盛銀行工作。2010年,中共前常委劉雲山之子劉樂飛推薦了兩人,以培訓生身份進入摩根大通。

高盛銀行曾經聘雇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新紀元合成圖片)

華爾街為中共輸血

摩根斯坦利的中國區官方網站說,它為中國客戶在全球股票資本市場,融資總額超過3200億美元。那麼華爾街整體給中共當局輸血多少呢?

旅美政經評論人士秦鵬在他的自媒體節目《秦鵬政經觀察》中表示,著名媒體人、《世事關心》節目主持人蕭茗,訪問里根時期的一個顧問羅傑.羅賓遜(Roger Robinson)時,對方告訴她,華爾街替中共輸血的總額大約是3萬億美元。

「因為以美元計價的債券在法蘭克福、香港、新加坡發行,但是這些債券最終都被美國的投資銀行透過海外的二級市場收購到了美國,所以這是個複雜的問題,相信我,我曾經嘗試過,我估計是上市資本或者股票的規模有1.9萬億美元,另有高達1萬億美元的債券,美國每年的國防經費是7千億美元,想像一下如何累積多達3萬億美元。」羅傑.羅賓遜說。他自1985年以來一直擔任諮詢公司RWR的總裁兼首席執行官。

這些錢透過融資的中共國有企業、民營企業和銀行等,開始源源不斷壯大著中共的實力。不過,秦鵬認為,3萬億美元仍是一個保守的數字,低估了華爾街的影響力。

秦鵬分析指出,在過去的30多年間,美國和世界列強為了利益,對中共侵犯人權裝聾作啞,在全球化的旗幟下,幫助中共發展壯大,不僅成長為最大的世界工廠,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而且全面滲透美歐等強國政治經濟文化商業各個領域,滲透和影響了聯合國和世衛組織等世界組織,對外擴張的野心也日益膨脹。

中共最終在無視國際法和國際價值觀的情況下,掩蓋病毒真相,把魔鬼釋放出籠,成為今天威脅全球人生命和經濟安全的頭號敵人。這當然是列強們的自食苦果:天真幼稚、以及短視、唯利是圖。而這個過程中,華爾街不幸的,成為中共的主要幫凶之一。

(記者羅婷婷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