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武漢人未脫苦海 5千美國人控告中共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11日訊】【新聞看點武漢人未脫苦海  5千美國人控告中共(2020/04/10)(總第562期)

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節目開始,向大家做一個介紹,大紀元明天(11日)隆重推出第一部深入調查中共病毒起源和背後重重黑幕與真相的紀錄片。片中採訪了美國頂級病毒學專家與中國問題專家,查閱了大量海內外科研論文。從病毒的基因學研究,一直調查到中共病毒研究背後的利益集團。美國前白宮首席策略師班農對這部紀錄片的評價是:非常棒的影片,這是可以影響西方社會話語方向的紀錄片。

很榮幸,這部配有中文字幕的紀錄片將在本頻道——新聞看點頻道首播。請大家不錯過,也請您通知更多的朋友來收看。

今天是4月10日,截止到上午9點,全球感染中共病毒(新冠肺炎、武漢肺炎COVID-2019)的人數已經達到了162萬1500多人,死亡9萬7255人。中共國家衛健委公告稱,昨天全國新增42例病例。其中38例是境外輸入,4例本土病例,但湖北沒有新增確診病例。不過網友爆料顯示,已經解封的武漢,仍有許多的民眾等待做核酸檢測,長長的隊伍一眼望不到頭。在一則視頻中顯示,高新左嶺社區有人跳樓了。

美國的疫情依舊很嚴重,川普昨天表示,已經對200萬人進行了病毒測試,目前累計確診超過46萬。但疫情最重的紐約州疫情出現放緩跡象,入院和進入重症監護室的病患首次減少了。但美國疾控中心已經考慮為明年再次發生中共病毒疫情做準備了。

這次疫情對全球的衝擊,超過了所有人的想像。而疫情沒有結束,世界各國對中共和世衛組織的追責已經開始了。

冰封雖解,寒意未退

武漢解除封禁的第三天,中共官媒稱「大城開啟,武漢歸來」了。言詞中滿滿的「正能量」,什麼「春暖花已開」、「我們挺過來了」、「春天還是來了」等等。

但有一位明顯是反「美帝」的小姑娘,寫了這麼一句話:「解封個屁,小區管的更嚴了」。

37歲的小吳在一家湘菜館打工,目前餐館只做外賣,不做堂食。她說生意肯定沒有從前好,雖然解封了,但是安全措施很嚴格,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恢復正常。

楊先生對美國之音表示,現在能吸引大部分低學歷工人的餐飲、娛樂行業都沒有復工。就算開工了,可能很多人也不願意來武漢了。因為連湖北本地人都怕病毒,至今不願意出來工作。

楊先生介紹,昨天武漢光谷步行街幾十家業主進行了遊行抗議,高喊「減租一年」。但楊先生表示,「看不出來他們的訴求會有結果」。

其實最讓武漢人心浮動的是疫情什麼時候結束,疫苗何時出爐。一場瘟疫,當局推出了綠碼管制,無論走到哪裏,政府都瞭如指掌,人們沒了隱私。而這樣的代價,卻不能防止疫情的二次爆發。

當局從3月底才開始正視無症狀感染者,這部分人群究竟有多大?武漢還有多少這樣的游動炸彈?沒有人能給出答案。也正因如此,雖然很多大陸網民配合當局喊出「歡迎武漢歸隊」,但現實中人們對武漢的歧視並沒有消除。

來自上海的公民記者張展觀察了2天,她認為武漢人仍處在「難受、壓抑」的狀態。她說「這個城市⋯⋯不太可能再恢復到之前的狀態⋯⋯未來,武漢作為交通樞紐的地位會減弱」。

張展不認為武漢的疫情控制住了,因為當局對於無症狀患者沒有掌握。她表示,一年內二次爆發的機率很高。

武漢居民:你們是什麼樣的魔鬼?

張展說一年內二次爆發的機率很高,也許是她沒有注意到,武漢人排隊等待檢測的隊伍並未縮短。

網友爆料圖片中顯示,很多人都在醫院門前靜靜的排對,等著進行核酸檢測。從圖片中的文字介紹可以得知,這是武昌和平大道楊園路口,人們在等著到武昌醫院進行核酸檢測。文字說隊尾已經排到了四美塘路口,究竟有多遠不清楚,只從圖片中看到一眼望不到頭的人龍。

在漢陽醫院,情況也差不多,人們也是排著長長的人龍在等待。另一張圖明顯是晚上拍下的,但仍然有人在排隊。網友特別指出,武漢的醫院「都是這樣的狀態」。

這幾張照片已經可以反映出,武漢的疫情並未消退,忐忑不安的人們、長長的人龍已經說明了問題。

網友轉給我一則這樣的視頻,武漢解封的第一天,街頭出現了另類景觀。一隻黃鼠狼不再怕人,追著路人要吃的。

連出入沒有障礙的黃鼠狼都餓成這樣,想想那些被用各種措施囚禁在家的人呢?

在另一則視頻中,令人揪心的場面又出現了。在武漢東湖高新左嶺社區,有人從高樓上跳了下來,路人發出了驚叫。很明顯,武漢人的災難仍然在繼續。

在武漢解封的那一刻,有官媒記者採訪武漢市民,說「武漢啟封,你該感謝誰?」官媒到什麼時候都忘不了黨的「吹鼓手」角色,想藉這個機會為黨唱讚歌。

但武漢市民異常激憤:「封城了感謝你們!啟封了感謝你們!我們吃一棵100多塊錢的白菜感謝你們!我爸媽死了,最後一面都不能見,感謝你們!選墓地價錢漲了幾倍感謝你們!領來骨灰,是不是我爸媽的,都不知道⋯⋯感謝你們!你們是什麼樣的魔鬼?!」

旅居德國的長平先生在德國之聲撰文表示,這場人權災難,我們所看到的僅僅是「九牛一毛」。在當局明顯的濫權之下,任何人都可能是隨時隨地被放進「被犧牲」的那一部分。甚至有許多人,在死亡之後被直接人間蒸發了,連死亡的數字都算不上。

武漢人的遭遇與己無關嗎?

這應該引起人們的思考:不只是官媒記者,還有牆內跟風起哄的小粉紅、自干五和五毛們。武漢人的遭遇,真的與己無關嗎?

你不是「低端人口」,所以北京在寒冬深夜驅趕外地民工你無動於衷;你不是維吾爾人,所以認為「再教育營」很有必要;你不是法輪功,家裏也沒有法輪功學員,所以他們被綁架、關押、甚至被活摘器官都與你無關。

人們可以視而不見,也可以為自己的冷漠找藉口。但是生活在中共統治下,誰能保證下一個不會是自己呢?你可能不是昨天的雷洋、夏俊峰,也不是昨天的賈敬龍和楊佳,同樣不是鄧玉嬌和楊改蘭,但你保證不會成為今天的李文亮嗎?

聽口音,下面這個視頻中的年輕人可能是北京人。他的勇氣非常令人敬佩,要求不用馬賽克。他的話有點粗俗,很多北京人的口頭禪。但並不刺耳,最起碼比那些「春暖花開」、「武漢加油」聽起來舒服。

【在關於最近的疫情,中國集中力量辦大事,中國人戰勝了疫情,有多少,如何如何。封了40多天,有一個人家裏面拿到1塊錢嗎?每年9000億的稅收哪去了?有了疫情了,你政府的救濟呢?清朝還有自然災害還設粥棚呢,你的粥棚呢?我有錢都買不著。

你發不發都不說了,我有錢都買不著。這叫什麼集中力量辦大事啊?為了戰疫而戰疫,為了保護人民的生命,為了保護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這是戰疫?為什麼要戰疫?如果保證不了人民的財產安全,你病死不就得了嗎?你還戰什麼疫啊?費那勁幹嗎?在家裏坐月子,一坐40多天。到最後團購了,這個了那個了。所有的物價飛漲,也沒有救濟,什麼都沒有。

房貸還不上,不知道,只是讓你延期一個月再還。這個月我病不死你,我下個月窮死你,是這個意思嗎?一下還2個月房貸,還不死你?有多少人掙扎在房貸和車貸裏,你知道嗎?那日子怎麼過?怎麼活?

還「共產黨萬歲」?萬你媽啊?說外國反應慢,中國戰勝疫情,你說是清零了,什麼三零了,這個0那個0,什麼Toyota……什麼亂七八糟,什麼玩意啊?

清零,他說清零就清零了?我就奇了怪了嘿。我就沒聽說過哪個地方戰疫清零了。全世界有史以來,沒有聽說過。某些疫情啊,前兩天還幾萬個呢,這突然從今天開始就剩幾十個?XX,這XX啊。沒聽說過,這XX有如神助,這是開壇了吧?有道士吧?茅山道士、玉皇大帝,XX,這是神仙顯靈了這是啊?這種邪事,我跟你說全世界只有2個國家會發生,一個叫北朝鮮,另一個你自己猜,好吧?我不說。

到底有沒有,到期有沒有清零,你知道我知道,它XX從開始到現在有XX一句實話嗎?(小粉紅們)別翻牆了,真的,費那勁幹嗎?花那錢幹嗎?給自己找不自在,天天在網上罵人多累啊?你就活牆裏挺好啊!偉大光榮正確,世界人民水深火熱。別看了啊,看了糟心。】

這位年輕人的問責,在國內並不多見。不多見的原因,也許是對中共秋後算賬的恐懼。但在國外,向中共追責的聲音已經相當高漲了。

非洲桿國索賠10萬億

中央社引述阿拉伯新聞報的消息,埃及律師塔拉特(Mohamed Talaat)將習近平告上了法庭,要求中共就病毒疫情給埃及造成的傷害賠償10萬億美元。

塔拉特表示,已經通過社交媒體敦促埃及總統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延攬國際法專家組成委員會,協助向更高當局提起此事。他說現在只是第一步,當飛機復飛,將「飛往世界各地推動案件」,「向中共當局提起訴訟」。

埃及一直是中共的鐵桿盟友,但現在疫情成了中埃關係的催化劑,鐵桿也翻臉了。

與此同時,土耳其每日晨報(Daily Sabah)8日引述律師阿克珀納爾(Emir Akpinar)的說法,可能會針對中共病毒肺炎造成的死傷和經濟損失,向中共政府索求賠償。「遭逢經濟損失的公司和民眾,可以向地方法院提起告訴」。

土耳其大學生切利克巴什(Cagatay Orkun Celikbas)上個月已經給中共駐土耳其大使館寫信,要求中共政府承擔隱匿疫情的責任並進行賠償。

據不完全統計,全球已經有十多個國家向中共索賠,總額達到了上百萬美元。這種情況今後會越來越多,就現在而言,美國的集體訴訟人數已經超過了5000人。

逾5000美國人狀告中共,習敲警鐘?

自從美國律師克萊曼(Larry Klayman)3月17日向德州聯邦法院提起訴狀,要求中共賠償至少20萬億美元後,越來越多的美國人加入到了訴訟隊伍。

美國之音報導,僅在佛羅里達州的集體訴訟人數目前就超過了5000,而且人數還在不斷增加。另外在內華達和德州的集體訴訟人,數也在不斷增長。

英國保守派智庫亨利·傑克遜協會認為,北京當局有可能要為疫情造成的損失承擔責任,因為早期處理疫情不當。尤其是有意扣住信息,這違反了《國際衛生條例》。

面對如潮的追責,北京當局可能已經有了準備。在前天(8日)的政治局常委會議上,習近平表示,現在國際不穩定不確定因素增多,要「做好較長時間應對外部環境變化的思想準備和工作準備」。

習的這段話比較含糊,沒有直接講出「外部環境變化」是什麼。但在目前的國際環境下,習是不是在敲警鐘呢?因為人們已經等不到疫情結束再問責了,現在的追責形勢已經相當緊急、非常逼人了。

另外世衛組織也正在被追責,譚德賽的日子也不好過了。美國之音報導,參議院外交小組委員會主席、共和黨議員托德·楊(Todd Young)已經致函譚德賽,要求他出席聽證會。

楊說,作為世衛組織最大的資助者,美國納稅人有權知道世衛組織對疫情反應的事實。

昨天(9日),川普政府進一步列舉了理由,指控世衛組織忽視台灣早期的「人傳人」疫情通報,被政治壓垮了公共健康。

國務院發言人對法新社表示,華盛頓嚴重關切的是,台灣提供的疫情警示,為什麼沒有得到國際衛生界分享?當美國決定逐步關閉邊界應對疫情危機時,世衛組織為什麼抵觸?世衛組織的體制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為何無法完成自己的使命?

華盛頓關切的這些問題,如果世衛組織能夠回答,那也就釐清了世衛組織與中共的關係,釐清了譚德賽與中共的關係。

在美國和世界的共同追責下,譚書記的日子越發艱難了,中共的末日真的不遠了。

以上是今天的電視節目部分。在會員區,我們會結合網友的大量爆料視頻,看看中國企業在疫情衝擊下的慘況。聽聽老百姓的真實聲音,看看他們對這年景的預測,感受一下他們的生活有多艱難。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