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日記將在海外出版 遭遇毛左強烈攻擊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10日訊】日前,記錄武漢真實疫情的方方日記將在海外出版的消息傳出後,遭到中國左派的討伐以及能夠在中共官方平台馳騁的「輿論」的強烈攻擊,包括『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

自由亞洲電台4月9日報導,就在4月8日武漢解封當天,記錄了當地封城故事的方方日記英文版和德文版在網上開始預售。

出版社官網顯示,方方日記英文版譯名為《武漢日記》(Wuhan Diary),將由全球最大的出版商之一哈珀.柯林斯集團(Harper Collins)於8月18日發售。其電子版則將於6月30日發布,目前正在亞馬遜官網上接受預購。而方方日記德文版的中文譯名稍有不同,名為《武漢封城日記》,將由德國著名出版社霍夫曼坎普(Hoffmann und Campe)出版。

方方日記近日出版的消息引發中國國內左派的攻擊。

中共極左翼網站「紅色文化網」週四刊登的一篇文章,把方方日記在全球發行形容為「歐美的一把屠刀」。筆名「十念生」的作者寫道,這本書極有可能成為各國攻擊中共的有力武器,而海外華人很有可能成為發泄對象,而他「彷彿看見這把屠刀已經舉起。」

北京獨立媒體人高瑜說,方方日記出版再次遭到國內左翼人士的狂轟濫炸,恰恰體現了她文筆的真實性。

「正因為方方日記非常真實,寫出了武漢防疫過程中的一些陰暗面,所以就遭到了左派的攻擊,而這些人慣於用謊言為現實塗脂抹粉。」

高瑜週四晚間在推特上轉發了她的幾位朋友傳給她的一張圖片,顯示疑似方方本人介紹了她在海外出書的原因。這張圖片上寫道:「中國作家在海外出書的人很多呀,這是件很正常的事……這些都是在國內各大媒體發表過的文字,國內不出,我為什麼不能在國外出呢?」圖片中的文字還透露,這本書還在翻譯當中,應該會在更多國家出版。高瑜表示,她相信這段話的真實性。

本週三,也就是方方日記出海消息傳出的同一天,方方本人在微博上也提到了她遭受的人身攻擊。她寫道:「我現在說什麼都被叫罵,真是領教了網路暴力。極左勢力實在厲害,而且強大!」方方說,目前網上對她的討伐像極了文革,並把攻擊她的人比作輪番傳染他人的「病毒」。

廣東網路作家、獨立中文筆會會員野渡週四對自由亞洲表示,方方畢竟是中國的體制內人士。儘管她在日記裡表達了一些立場,但也不過是反映了一些「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表面問題。

野渡說,就連這種「改良派聲音」都會被殘酷打壓,充分體現了國內言論自由的匱乏。

「中國經歷了幾個月的疫情之後,當局亟需把疫情的大陸起源地和官方責任從歷史和輿論當中抹殺掉,因此像方方的這種只說出了表面問題的文章仍然很難獲得輿論場的立足之地。」

法廣4月10日報導,方方日記將於8月在美國出版後,至少是可在中國官方平台馳騁的「輿論」對方方發動了一場罕見的攻擊,如果把這場巨大的攻擊形容為一處戰狼之舞,領舞的就是『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胡錫進8日撰文稱,方方要在美國出書,中國人將會「用我們多那麼一分的利益損失,來為方方在西方的成名埋單」。他稱這本書在今天的這個時間點上出版,「方方的確帶來了對公眾的一份刺痛」。

報導稱,胡錫進領舞,一眾翩翩,一時間,曾經無數被方方日記感動的讀者不知到哪裡去了,屏蔽了?被壓抑許久的大V出來說項了。許多,使用的竟是五十年前文革時代的語言:江帆稱:「那個『方方日記』,不正是以反動立場描寫『歷史』『文學』的最佳反面教材嗎?」。

方方日記曾讓無數人與煎熬中的武漢人有種同命運感,但是,現在有人出來替「海外華人」代言了。陳淑敏:「不能只考慮讓更多人知道一部分真相,但不想到這些內容可能會讓更多人受傷害,比如海外華人可能生存境地更困難,因為一定會有偏激的外國人會更堅定認為是中國的原因導致的疫情傳播,會間接激化矛盾。」

這算比較溫和的,金融圈女神經就比較神經:「方方永遠只談社會的黑暗面,至於千千萬萬中國人為此做出了多少努力,她是看不到的。她當然有說話的權利,但是她以體制內高官的身份,物質和榮耀都有了,然後又砸體制的鍋,簡直是一魚兩吃。」其實,方方曾經是湖北作協主席,現在早已退休,不太「高官厚祿」。

號稱「體壇那些事」的說:「說問題就說問題,你為什麼授權國外出版呀,在家裡爭吵和到國際上叫嚷,是一個性質嗎。難道你以前的微博沒有把你的意見表示出來嗎?」這位網民可能不知,方方日記雖然沒有完整出版,海外多種語言的媒體都早已做過廣泛的報導。

但也有敢於為方方挺身而出的:「想對方方說,您不值得記那些日記。作為一個非武漢人,一直在為武漢人提心吊膽。在最艱難的時期,只是通過方方日記才看到武漢傳遞出來的信息,還有上海的童之偉教授晝夜不息不斷轉發武漢求助的信息。看到這些才知道當時武漢人是多危險和多艱難!」

還有網民質疑:「那些真情實感地自發去她微博下面謾罵和高呼類文革口號的,到底是怎麼回事?很多疫情期間活躍的V都保持沉默或者退博。看樣子疫情確實穩住了,開始秋後算帳了」

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前央視主持人崔永元發文稱「方方太嫩了,我交給你怎樣群毆」,幫助方方分析「出謀劃策」,「從目前來看。對方是全序列出動了,換句話說,指揮部都上陣了。這一輪干不倒你,就只能動用官方媒體了。」

「我曾有幸一週之內被150多家官方媒體圍毆。除官方媒體外,上述系列分三個梯隊。第一梯隊是地痞流氓,典型代表是司馬三雞。只要有錢,什麼都干。它在微博上的設置都是交錢就可以罵它。這個梯隊已經喪失了公信力,它們對你的名譽造成不了什麼傷害,重要的是噁心。看着噁心,想起來噁心,心態變壞。韓紅、袁立就是這個樣子,大部分文人也都束手無策。你和它做任何解釋都無意義,你選擇和它對罵,你輸了:「你終於變成了你討厭的那種人」

王五四談論網上談方方的文章,很是感慨:「我倒不是吹捧她,只是覺得這個社會已經墮落成糞坑裡,一部分渴望英雄出現,救她與水火,英雄最好是能犧牲,獲得一片讚歌。另外一部分人希望身邊都是跟他一樣的爛人,哪有什麼正義者勇敢者,都是蛆蟲一樣活着,你稍微挺挺脊樑抬抬頭,他都覺得你在破壞大好和諧的苟且偷生局面,一定得給你挑出一些上小學時不還同學橡皮擦的毛病,這樣就好像大家都一樣無恥了,也就心安理得的繼續苟且下去了」。

一位讀者寫了題為「一如既往地支持方方有多難?」方方留言,仍是處變不驚,一貫的態度,她說:「我相信一個強大的國家不會因為一本書的出版就坍塌掉,一個自信的政府也不會因為一本書就無端地指責作家。2020年及以後的人民生活狀態,取決於本國與各國政府對待新冠病毒的方式,而非一本小小的方方日記。謝謝這位讀者,一個人擁有常識多麼重要」。

據報導,武漢作家方方從1月25日,也就是武漢封城後的第三天,開始寫「封城記」,隨後兩個月裡幾乎從未間斷。3月24日,她以《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為題,寫下了武漢封城62天後的第60篇日記,宣告收筆。

在一篇篇日記中,方方談到了親友的近況、口罩的緊俏、患者的逝去和人間的大愛。方方在最後一篇日記中調侃,她特別感謝天天圍攻她的極左份子,並寫道:「沒有他們的激勵,像我這樣懶散的人,或許早就不寫了。」

65歲的方方本名汪芳,畢業於武漢大學中文系,曾於2007年到2018年任湖北省作家協會主席。

(記者劉明煥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