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服中共病毒 華裔康復者自述:呼吸困難像溺水 (一)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10日訊】家住美國新澤西的何先生,今年3月感染了中共肺炎,從確診到康復,他經歷了怎樣的歷程,來看系列報導的第一集。

記者:「我們通過多方接觸,找到一名家住新澤西的華人朋友。他在3月中旬感染中共肺炎,後來康復,因為他不想出鏡,我們通過電話採訪他。」

家住新澤西的何先生說,3月8日,他在位於曼哈頓下城翠貝卡的一家劍擊會館與一名日本裔館長上完課,回家後身體出現不適。

新澤西居民 何先生:「不知道是誰傳染誰了,我覺得是館長傳染給我,因為他也是確診了,整個劍擊會館只有我們兩人確診。我回家以後覺得很累,過了兩天之後開始頭疼,有時候咳嗽,再過兩天就開始發燒了,我就去看家庭醫生了。」

3月12日,何先生在家庭醫生那兒,拍了肺部X光片,顯示肺部正常。

新澤西居民何先生:「當時我的家庭醫生說,你不用做(病毒)檢測了。當是普通感冒吧。」

看完醫生後的一個禮拜,何先生的病情不見好轉,反而急轉直下。

記者:「當時是咳嗽得更厲害?」

新澤西居民何先生:「是,經常咳嗽了,吃藥也不好,睡也睡不著。高燒華氏102.8度(攝氏39.3度),血液含氧量降到80%,非常低的水平,還有我呼吸不上來。」

記者:「是呼吸困難?」

新澤西居民 何先生:「呼吸困難,因為我想大口呼吸就會咳嗽,只能小口小口的呼吸,就是吸一口氣,但是氧氣不充足,說兩個字就要喘一口氣,呼吸的頻率很高,經常在『哈、哈、哈、哈』(模擬)的吸氣。感覺就像你溺水一樣,經常喘不上氣,你老想吸氣,但是吸不進去。」

記者:「很辛苦(難受)。」

新澤西居民何先生:「是很辛苦(難受)的,這樣呼吸背部的肌肉都會累,在透支你的肌肉,一直在收縮,肌肉會痠軟。其實那時候我的肺部已經傷了。拍肺部X光看到我兩邊的肺都花了,有肺炎。」

終於,他在3月19日自己開車,到家附近的新澤西哈肯薩克經絡健康中心(Hackensack Meridian Raritan Bay Medical Center),進行了中共病毒檢測,並開始住院。

住進醫院後,他看到了什麼情況;院方如何進行治療,明天我們繼續聽何先生的故事。

新唐人記者柯婷婷、韓瑞紐約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