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敏:華春瑩怪罪荷蘭 不如檢討中共體制

針對荷蘭進口中國製130萬個口罩不達標,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4月2日記者會上再度做出回應,但這次改口稱,中方企業在發貨前就告知該批口罩「非醫療用」。華春瑩還意在怪罪荷方的強調,使用者沒看說明、誤將非醫用口罩當成醫用。

此前,包括荷蘭公共電視頻道NOS等媒體報導,荷蘭衛生部聲明指出,由於醫療物資短缺,目前面臨到可取得的防護用品無法滿足最高標準的困境。而一批中國製、總數130萬個口罩,是FFP2等級的口罩,雖然附有KN95證明書,檢查員發現未達標準,但60萬個口罩已經分派到前線醫護人員手上。荷蘭當局知情後立刻下令回收,同時停止派發剩餘口罩。

據新聞資料,歐規FFP2,相等於美規N95規格,中國KN95等級的口罩,它們都包含醫用(須通過合成血液穿透測試,防止體液噴濺)和非醫用的類型。

當前疫情嚴重,荷蘭衛生部表明急需醫用口罩,代理商卻能會錯意採購非醫用口罩的這種概率微乎其微。就算是下錯單,中美歐95級別口罩,在過濾效率檢測方面是一模一樣,而報導指出,交付荷蘭的這批產品低於正常標準的過濾力一半以上。換言之,中國這批KN95口罩即便是普通型,其過濾效率也是不合格。

去年年初,中共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發布了2018年日常防護型口罩抽查結果,不合格產品檢出率高達48%。而所有的不合格產品,都有「過濾效率」和「防護效果」這兩個最基本指標不達標的情況。比如防護能力最低的D級產品都要求有65%的防護效果,抽查市售最差的一款只有15%即一點作用都沒有。

今年武漢疫情期間,《南方都市報》梳理了近五年(2015年至2019年)全國及省級市場監督管理部門官網可查的口罩抽檢數據顯示,非醫用口罩類產品,以及KN口罩(僅測試顆粒物過濾效率),有超過七成不合格口罩都涉及過濾效率問題。這篇報導還意有所指,KN口罩未對合成血液穿透、表面抗濕性進行測試。若套句以往陸媒深度調查文章中出現的高頻詞,那就是,官方有數據但不能公佈,一旦公布將會不利「穩定」。

湖北紅會在這次分配口罩風波時曾經澄清說,非發熱門診定點醫院莆田系醫院獲分大量口罩其實是KN95,同時解釋,KN95口罩不能用於防疫一線醫院。還有一些地方疾控中心被曝指導醫院使用的是N95,而非等標的KN95(醫療型),原因是中國的KN95品質問題以及假貨充斥。

據美媒報導,在美國FDA(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3月28日發布最新版的可接受N95同級別的口罩標準清單中,一週前(3月17日)還名列其中的中國口罩標準(含KN95等四個型號)刪除了。而這被中共黨媒《環時》解讀為背後有政治因素。

曾深挖長春長生假疫苗事件的《每日經濟新聞》,4月1日發表一篇採訪報導,醫療器械質量法規專家李弘分析指出,KN95被FDA刪除也不意味著美國完全拒絕,只是說,按照中國標準的產品現在不會被直接接受。李弘說:就我個人所知道的,前段時間,國內大量的KN95檢測報告有不少都是作假的,是有大量的假的檢測報告出現,導致美國已經無法區分這東西是真是假。李弘坦言,市場上有的報告是網上買來的,有的甚至是自己PS的,純粹屬於假報告,也有的是檢測機構濫發導致的。

騰訊網4月2日一篇標題為《口罩賭局下半場》的採訪報導中,一名業者透露,目前市面上不少口罩的過濾效率僅在20%-30%,甚至有的才10%,主要是上游原材料上偷工減料,很多工廠壓根就不是什麼無菌車間等生產環節,埋下了品質隱患。這名業者:「誇張一點說,就是拿一整張衛生紙放在嘴上,都未必比那個過濾效率差。」

荷蘭媒體3月28日披露,荷蘭衛生部緊急回收無法有效過濾病毒的60萬個中國KN95口罩。陸媒《第一財經》3月30日發表一篇應景報導,標題是「無良仲介機構橫行,口罩出口認證市場亂象多」。

今年1月受審的中共官員魏傳忠,曾是主管國家品質監督檢驗檢疫總局的二把手,他從2001年擔任北京出入境檢驗檢疫局局長、書記至2019年落馬受查,受賄合計超過人民幣1.2億元。國家質監的主官是「大老虎」,這個系統涉及的相關產業怎能不腐敗。

華春瑩挖苦荷蘭方面沒看產品說明書,證明書都無法證明品質,說明書又能說明什麼。華春瑩們應該檢討自家,中共黨管一切專政至今,也讓「中國製造」蒙塵至今,直到現在國際上走不出假冒偽劣之惡名。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