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意搶購?中共有組織搜刮他國醫療物資被曝光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03日訊】中國湖北武漢爆發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以來,一些有中共軍方背景、甚至是有黑道背景的「僑領」發動其掌控的組織,在澳洲搜刮了大量醫療物資並運往中國。待疫情在全球大面積氾濫後,又拿這些物資到澳洲搞「慈善」。澳大利亞多家媒體曝光了相關情況,並指出中共正在利用其從他國搜刮的醫療物資進行外交博弈,以圖達到影響他國政治的目的。

《悉尼晨驅報》(Sydney Morning Herald)和墨爾本《世紀報》(The Age)近日都報導了中共統戰部支持的「喬領」發動其掌握的組織成員,在澳大利亞大肆搜刮醫療物資並運到中國的事件。

據澳媒的報導,鄺遠平是澳大利亞多個受到中共支持的民間社團的頭目,主要活躍於悉尼和墨爾本。這些社團據指與中共中央統一戰線工作部(統戰部)有直線聯繫。而其中一個主要由湖北人組成的社團的頭目周九明(Tom “Mr Chinatown" Zhou)更是「有組織犯罪案件」的涉案人。

據上述澳洲媒體報導,在武漢爆發疫情之初,鄺遠平就發動了他在澳洲掌控的所有組織成員,在澳大利亞搜刮了包括3萬5000套醫療保護衣、20萬雙手套、10公噸消毒劑(disinfectant)的醫療物資運送回中國。他還曾於2月16日在社交群組上發布通告,呼籲澳大利亞華僑向中國捐贈金錢和物資,並指明要募集醫療用品、試劑、藥品、防護衣、消毒產品和N95口罩運往武漢。

報導指出,鄺遠平過去是中共軍人,曾在中國東北服役,自2011年起擔任武漢市政協委員,最近他在澳大利亞登記開設食品公司。

另一個受到中共統戰部支持的僑領周九明,則曾經是「湖北同鄉會」的主席,他曾在皇冠賭場(Crown Casino)經營高額投注業務(high-roller business),他稍早曾於斐濟被拘捕,今年1月被遞解至中國面對刑事起訴。鄺遠平和周九明兩人曾分別於悉尼和墨爾本擔任當地湖北人僑領。

《澳大利亞每日郵報》(Daily Mail Australia)4月2日的一篇報導也披露,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後,在短短一個月內,武漢就進口了超過二十億個口罩;從1月24日至2月29日,中國海關共檢查了超過24.6億件包括口罩和防護設備在內的醫療材料。

報導指出,得到中共官方支持的澳大利亞房地產開發商Risland,上個月公開向工人展示了一個裝滿數千箱防護服的倉庫,宣稱那些物資都將送往武漢。而Risland公司實際上已經從悉尼向大陸運送了高達數噸的醫療用品。於2月下旬通過公務機向中國大陸運送了高達80噸的醫療用品。有曝光的錄像帶顯示,在珀斯機場堆放著大批外科口罩盒,而這些口罩已於2月8日被送往武漢。

報導稱,該機構通過引入「防疫材料零延遲海關清關」的規定,加快了物資進入中國大陸的進程。

另一家中國房地產公司格陵蘭集團(Greenland Group)也要求其員工放下其它工作,專門在國外大肆購買散裝的口罩、洗手液、抗菌濕巾、溫度計、Panadol和其它醫療物品,然後運往中國。

格陵蘭在澳大利亞和該公司運營的其他國家/地區,購買了300萬個外科口罩,500,000對手套以及大批衞生和抗菌濕巾。這些貨物先被存放在格陵蘭島悉尼總部,然後分別於一月和二月發送到了中國。

中共控制的這些華人喬領的上述作為產生的一個後果是,當中共病毒的疫情在澳大利亞持續飆升之際,澳大利亞醫院裏的醫生、護士們,不得不面對口罩短缺和其它防護裝備短缺的困難,甚至一些醫生被迫從邦寧購買油漆口罩來使用。醫學專家擔心個人防護設備(PPE)的潛在短缺將使一線醫務人員容易受到感染,無法照料患者。

針對上述情況,熟悉中共運作的香港時事評論員桑普週三(4月1日)告訴自由亞洲電台,中共政府大批囤積醫療物資並不是小事一樁,它實際上對當今全球地緣政治有關鍵影響。

他指出:鄺遠平將大批醫療物資運到中國後,現在輪到澳大利亞疫情告急的關頭,他又配合中共政府輸出「軟實力」,準備運送物資到澳大利亞,以便透過「慈善活動」來達到影響澳大利亞的政治目的。

桑普說:「一,它是戰略物資,你(中共)囤積,或者你扣壓,基本上就是阻斷了人家的供貨鏈。對歐洲、美國前線醫生和病患是很大的傷害。第二,最後中國以『救世主』的姿態出現,等於說:『我有很多 (物資),我供應給你,你要依賴我中國,感恩中國』,好像意大利常掛在嘴邊的Grazie Cina(感謝中國)說的就是這回事。」

桑普認為,中共囤積大批醫療物資的終極目標,是要在跟美國的外交博奕中挽回劣勢,試圖用醫療物資的「口罩外交」或「體溫計外交」來換取很多國家「感恩中國」。他說,中國的如意算盤未必打得響,因為不少國家在疫情過後可能會重新審視中國問題。

香港時事評論員曹嘉超則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表示,在此消彼長的情況下,中國的影響力反而會削減。

曹嘉超說:「其實大陸是不是借這個疫情將自己改造成一個『救世主』的形象。既然你(中共)自己有囤積居奇在先,而你在這個時候去炒賣的話,很多人會覺得,你並不是一個不要求回報的人善人,你的物資其實是有個政治上『投桃報李』的要求。」

(記者黎明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