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有多詭異?五大迷團至今難倒專家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31日訊】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肆虐全球,專家指中共病毒是史上最難對付的病毒。至今,中共病毒仍有五大迷團,專家難解。大紀元針對中共病毒發布的特稿,點明病毒是針對中共而來的,這或許能給全人類一些啟發。

短短3個月,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已蔓延全球170多個國家,超過78萬人感染病毒,30多億人被禁足。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日前表示,歷史上沒有一個病毒這樣詭異:症狀比暴發力強的流感重,傳播力比症狀很重的SARS強,而且還有無症狀攜帶者。

國際醫學專家則表示,目前針對中共病毒的研究,仍有五大難解之謎。

一、中共病毒性質極端

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公共衛生學院專家潘烈文表示,從2月開始的研究顯示,中共病毒的不同質性非常高。

中共病毒在差不多80%的患者身上,顯示無症狀或者是輕症;但在另外一些患者身上則顯示為發燒,甚至發展成致命的肺病。這種極端的程度讓專家震驚。

潘烈文與南昌大學的研究人員對無症狀患者和重症患者進行了比較研究,並把研究成果發表在權威醫學雜誌『柳葉刀』。

研究結果顯示,患重症的一般都年齡明顯偏大,從他們體中提取的病毒比患輕症的高出60倍。但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的,專家不得而知。

感染中共病毒的老人容易發展成重症。(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二、病毒會在空中傳播嗎?

通常認為,中共病毒可通過呼吸渠道傳染,比如,一個患者咳嗽或者打噴嚏的時候,噴射出的唾沫濺到對方臉部,就可能進入鼻孔、眼睛、口部導致感染。

但中共病毒是否如同季節性流感會在空中傳播?科學家至今沒有明確的結論。

『新英格蘭醫學雜誌』日前發表的一份美國研究顯示,中共病毒可以在實驗室環境下,以氣溶膠的形式在空中停留3小時,但並不確定這一特性對傳染疾病會重要到什麼程度。

巴黎聖昂杜瓦茲醫院傳染科主任卡琳娜.拉貢博教授表示,「這個病毒在空氣中到底存在多久,在物質表面存活多久,我們都不清楚。我們可以找到病毒,但是我們不知道我們找到的這些病毒是否具有傳染性。」

三、多少人會被感染?

截止北京時間3月31日上午10點30分,根據網上統計的數字顯示,全球有78萬5709人確診感染中共病毒,(其中,中國大陸和伊朗的官方數據,被外界質疑遠低於實際數據。)但實際感染人數可能遠遠高於這個數據。

實際感染人數遠高於確診人數。 (Getty Images)

例如,英國政府3月17日評估,雖然官方公布的確診人數不到2000人,但當時實際感染人數可能已超過50000人。

專家指,查清疫情的規模對隔離患者並予以更好地治療非常關鍵,而且如果知道誰已經感染過,這意味着此人已經獲得了免疫力,對本人,對他人都很重要。

四、高溫能否殺死病毒?

2002-2003年間爆發的SARS,隨着夏季高溫的到來,逐漸消退,表明SARS病毒更適應於低溫和潮濕的環境。但是,中共病毒會否隨着天氣轉暖後消失?專家對此並不確定。

美國哈佛醫學院一項最近公布的研究認為,僅僅天氣的改變不會使中共病毒衰落。

此外,目前許多東南亞國家如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國氣溫都比較高,但中共病毒仍然持續擴散,顯示高溫對病毒似乎沒有造成影響。

五、孩子不容易被病毒侵害

專家發現一個現象,雖然孩子們也會感染中共病毒,但比起成年人,他們的情形要好得多,孩子們一般都是輕症。

孩子不容易感染中共病毒,且症狀很輕。(pixabay.com)

有科學家發表在『自然』的研究報告顯示,針對10個感染中共病毒的孩子觀察發現,沒有任何一個發展成重症,他們的症狀僅僅侷限在喉嚨疼痛、咳嗽、隱隱的發燒。

另外,有研究發現,跟感染中共病毒患者生活在一起的孩子,與成年人相比,感染病毒的可能性要少2到3倍,至於為什麼?尚不知道。而且,這種特徵同樣體現在Sars病毒上。

大紀元特稿:病毒針對中共而來

大紀元3月11日發表的特稿指出,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因為中共的隱瞞而迅速向全球蔓延,演變為令世界驚恐的瘟疫。危機當前,各國政府和民眾不得不反思:病毒到底為何而來?它和共產黨有什麼關係?個人和國家又該如何趨吉避凶?

特稿指出,瘟疫雖無情,但並非無跡可循,尤其是中共肺炎在中國之外的擴散趨勢,鮮明地點出了病毒的風向和目標:它是衝着共產黨而來的。

要自救,你敢像香港百萬青年那樣,對空高呼「天滅中共」,「打倒共產黨!」你就是選擇了生!圖為2019年11月13日,中大學生拉起「天滅中共」橫幅。(余鋼/大紀元)

「武漢瘟疫」向世界蔓延之勢,清晰地勾勒出它循着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一路蔓延。

特稿指出,病毒仍在肆虐,警鐘再次響起!曾經加入中共組織的人,可以在大紀元網站發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遠離中共,脫離中共,拒絕中共,作為個人、組織和國家,都可以因此而迴避病毒侵害,選擇美好未來。

(記者羅婷婷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