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桑普:香港警察是恐怖份子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27日訊】近來有網友在白宮請願網站發起「讓我們開始將新型冠狀病毒稱為中共(CCP)病毒」的聯署。香港律師、法學博士及時事評論員桑普接受《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時表示,稱它是中共肺炎中共病毒,或者叫中國病毒都可以,最關鍵的是中國人民能夠脫離共產黨的意識形態,脫離它的控制,「反抗這個專制暴政,中國與中共的差距才能拉得開,我真是希望能拉開這個差距。」

3月20日署名「X.L.」網友發起連署的請願書寫道,川普總統說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起源於中國是正確的。中國共產黨(CCP)先讓中國人民染疾,然後又蔓延到全世界。讓我們查明導致這場苦難的源頭。讓我們開始叫新冠病毒為「中共病毒」。截至3月26日已有近2萬4000人連署。

桑普說,為什麼會出現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其實真正的病毒就是中國共產黨,「中國共產黨使用生化武器也好、病毒也好,散播全世界。它是罪魁禍首,瞞報、遲報、假報,導致現在的情況。」

而近來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趙立堅輪番散布關於中共病毒的假消息,桑普表示,這是中共打的「虛假消息運動戰」,目的是假造中共三形象:「中國是安全的、中共沒有責任、中共是救星」,而這也是中共大內宣的宣傳重點。他說:「一個謊言接一個謊言的做法,根本上就是中共的一個特色。」

桑普還表示隨著各國疫情嚴峻,歐美股市大跌、失業率創新高,各國將重新反思「全球化」布局,不再過度依賴中國,而中共面臨「全世界的圍剿」。

他預測這場大疫之後,歐洲各國與中共的國力會下降,美國與其它國家之間的國力差距會拉大。「我相信美國去頂這一場疫症的能力絕對強於歐洲各國,更加強於中共。」

他還預測,當各國收回在中國的生產線投放其它國家,印度一直延伸到台灣、日本等國家會發展起來,會有經濟上的增長,「而中國經濟將發生大潰爛,是否會馬上令它倒台崩裂呢?這就要看中國人民本身能不能有猛醒的時機。」

「中國人民抗議這個萬惡的、邪惡的、沒自由、獨裁專政的中國共產黨政權,這才是真正釜底抽薪之計。」桑普說。

而近來香港警務處處長鄧炳強研究以聯合國《反恐條例》檢控被捕抗爭者。桑普說,「10年暴動罪還不足夠,他希望祭出聯合國的《反恐條例》,判他們(抗爭者)終身監禁,其心可誅。」他說,香港警察才是恐怖分子,「我們看到浮屍有多少,陳彥霖、周梓樂他們怎麼會死的?究竟香港警察是恐怖分子?還是香港市民是恐怖分子?這歷歷在目很清楚,不需要在那裡砌詞狡辯。」

他還提到,香港在這場疫情中,不依靠港共政權,靠市民自覺的防疫意識,使疫情受到控制,「大家有這樣一種文明、文化、秩序,這些正是抗擊中共的最主要力量,因為這樣上帝會保佑我們,能夠獲得平安。」

「越遠離中國共產黨核心,越邊陲越能夠保平安。」他說,「我很少聽到任何手足(反送中抗爭者)是染病的,反而經常出入中國大陸的,甚至是那些藍絲、警察會受到感染。」

以下是訪談內容整理。

中共三大內外宣重點 不斷甩鍋西方國家

記者:疫情令全球多國封城,怎麼看現在的疫情?各個國家之間互助角力也相當緊張,中美外交都升級了,有什麼看法?

桑普:中國有個外交部,我們說這個不是叫做外交部,而是「嗌架」部,它專門跟美國吵架的。很多的媒體說,美國不要浪費時間,跟中國進行「口水戰(口舌之爭)」。但是要講清楚的是,不跟它(中共)爭拗,它就不斷的搶占輿論的高地,不斷的用大內宣的方式去做事,我們不可以坐視不理。

最近,華春瑩、耿爽、趙立堅,這三個外交部的發言人,俗稱「春、堅、爽」,這三個這樣的發言人,不斷地在放炮。

首先,華春瑩和趙立堅不斷做一些假消息出來,美國叫這些做disinformation campaign,虛假消息運動,就是希望用這個(虛假消息)運動戰的方式,鋪天蓋地,歐美的媒體都報導這些假新聞,社交媒體尤其是重災區,結果是什麼呢?中共希望達到的目的,就是宣揚三個形象,一個就是我(中國)是安全的,第二我(中共)沒有責任,第三個就是我(中共)是救星。這三個形象就是現在中共大內宣的宣傳重點。

最近,它(中共)除了去污衊美國,講(病毒來源)是美軍之外,它(中共)甩鍋,基本上已經甩到去第五關了。上次我做節目的時候,都想著(中共)甩給三個對象,第一個野味,第二個官僚,第三個就是美軍,接著已經有第四個了,甩給意大利,它說意大利首先爆發疫情。但最後,給中共的黨媒自己給捅破了:意大利的疫情,是由中國一對夫婦引起的。中共黨媒甚至引述一個意大利的研究者Remuzzi(朱塞佩.雷穆齊),它(中共黨媒)聲稱Remuzzi說,首先在意大利爆發(中共病毒)。但回頭看看意大利的原文,Remuzzi接受訪問的時候,他說,中國先有肺炎,接著傳到意大利。這樣都可以講大話(謊話),有多離譜。

現在是第五關,甩鍋甩給誰呢?甩給俄羅斯。微信裡有篇文章說,狐狸是誰?它說的老狐狸就是俄羅斯。是俄羅斯害慘了中國和美國的。嘩,你(中共)這樣講,希望達成什麼目的呢?將大家的注意力引到謊言上,掩蓋了現實。第一,最基本的,你(中共)有沒有瞞報、遲報所有的疫情,這個是中共的第一個問題。第二個問題,那些病毒是不是你(中共)人工做出來的?Tom Cotton(美國國會參議員)也質疑過(這一點)。美國有很多民眾,包括德州、佛羅里達州,他們開始打訴訟,控告(中共瞞報疫情),甚至控告中國病毒研究所,說它製造生化武器。

大家知道美國民眾,已經有20萬億(美元)的索償額在德州的法院立案了,即是正在進行集體訴訟(class action)。中共也找一個梁旭光律師出來,緊跟(中國)外交部的笛子,希望反告美國,簡直不知所謂。

講一講謊言的捏造方面。很奇怪,中共「嗌架部」(外交部),基本上就是華春瑩在不斷的講一些東西,和美國國務院的發言人Morgan Ortagus(摩根.奧塔古斯)互相對壘。

華春瑩的第一個故事說,1月3日,中共已經開始(把疫情的信息)通報美國,通報了很多次,接著美國在1月15日已經向居住在中國的美國人民說疫情很嚴重了。華春瑩說究竟美國做得遲?還是中國做得遲呢?而美國的Ortagus就說,1月3日,你(中共)那時已經在銷毀武漢病毒(中共病毒)的樣本了,就是自己(中共)銷毀武漢肺炎病毒樣本,同時開始抓捕那些醫生(吹哨人),禁錮網絡的言論,這麼說按照時間順序來看那個事實是很清楚的。接著華春瑩就反駁說,12月31日,大家可以看看當時國家衛健委(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的報導吧,她說那個時候已經通報給全部人知道的了。

嘩!這個謊言撒得好大,因為當時衛健委的通報基本總結為八個大字:人不傳人、可防可控。好了,Ortagus馬上反駁,她不直接回應這一點,她說台灣在12月31日通報給全世界說:這個病毒可能是人傳人的,中共當時說什麼啊?接著華春瑩到現在都啞口無言,可能之後,她會有更多的謊言去反駁吧。一個謊言接一個謊言的做法,根本上就是中共的一個特色。

法教授:歐洲要猛醒 關鍵產業不能依靠中國

桑普:所以我說這樣一個博弈之下,美國、中共之間的價值碰撞對壘會更加激烈。美國很多民眾發起一個「say sorry to America」向美國道歉的運動,是由一些中國人與一些華裔的美國人去發起的。我還想再說一次:這個病毒可以稱之為Chinese Virus(中國病毒),但Trump(川普)說的就是virus comes from China,來源於中國的意思。

大家知道為什麼這個病毒能夠做出來呢?第一,真正的病毒就是中國共產黨。第二,中國共產黨就是使這一種實際上的生化武器也好、病毒也好,導致全世界散播。它是罪魁禍首,瞞報、遲報、假報,導致現在這樣的情況。

中國共產黨現在要面對的是什麼呢?它面對的是全世界的圍剿。你看這個庚子大疫,是相當嚴峻的。庚子年這個大疫過後,或者這個大疫過程之中世界局勢正在重整中,美國股市已經跌到川普上任時的位置,失業率也創了新高。全世界不只是美國、歐洲也出現了同樣的狀況。大家會問未來的局勢會怎樣發展啊?我覺得全球化會經過重新的反思。

最近法國巴黎政治大學教授Antoine Bondaz(邦達教授)寫一篇文章叫大家反思一個問題:是不是要依賴中國?他說車諾比核事件,導致蘇聯有改革、開放、反思。但是這一次庚子大疫令習近平更加專權,用更精密的人工智能操控全國的人民。而同時歐洲要猛醒啊,關鍵的產業絕對不能在中國生產,這是第一點。第二,歐洲醫院裡面的電子設施,不可以給華為、阿里巴巴壟斷。他說。中國就是透過這個疫情滲染到歐洲的醫院裡,伸它的魔爪去到歐洲裡面,他告訴大家這很重要。

歐洲要猛醒的局勢,如果成為主流的話,結果是什麼呢?經過大疫之後歐洲各國與中國的國力會下降,美國國力有一點兒震盪之餘,它與其它國家之間的國力差距會拉大。因為我相信美國去頂(撐著)這一場疫症的能力是絕對強於歐洲各國,更加強於中共。

中共甚至在4月初要將武漢解封,根本上無視於這個疫症繼續傳染的情況,所謂的確診其實只是做出來的數字,無症狀感染者就算不是確診。醫生不給你來,醫院趕你走。結果是什麼呢,中國的大疫,會變成一個全民的超級的感染。而這要怪的就是中國共產黨與繼續相信與支撐中國共產黨的人。

這種情況會繼續下去,全球化會開始有一種收兵的局面,而每個國家會更加珍視自己產業的發展,不希望將他們所有的投資全部投放到中國大陸裡,希望有很多投資生產線投放在其它國家,我相信印泰國家,印度一直延伸到台灣,日本等國家會發展起來,會有經濟上的增長,而中國會在經濟上有很大的潰爛,是否會馬上令它倒台崩裂呢?這就要看中國人民本身能不能有猛醒的時機,不單是抗議要交租,或者抗議所謂的菜價貴,而是真是抗議這個萬惡的、邪惡的、沒自由、獨裁專政的中國共產黨政權,這才是真正釜底抽薪之計。

中國人應反抗暴政 拉開中國與中共距離

記者:現在很多網民發起白宮聯署,說病毒應該叫做「中共病毒」,因為是共產黨製造出來的病毒。你覺得這個病毒是否真的令外國形勢變得很差而中國卻能控制住疫情?另外,香港的地位會怎樣洗牌呢?

桑普:我知道這個名稱也有廣泛的一個報導,就是CCP Virus(中共病毒),其實我兩個都認可的,說它是CCP Virus,或者叫做中國病毒都可以。因為我覺得最關鍵的是中國人民,如果能夠脫離共產黨的意識形態,和脫離它的控制,而且最重要的是反抗這個專制暴政的話,中國與中共的差距才能拉得開,我真是希望能拉開這個差距。

但無論如何,中國共產黨的政權是真的令這個病毒不斷的漏報,這個是事實,無論大家稱CCP Virus(中共病毒)或者Chinese Virus(中國病毒)也好,都不涉嫌歧視的成分。

很多在灣區甚至在美國很多地方正在看著這個節目的人就會想,會不會說中國病毒有歧視的成分。我再重申一次,沒有這樣的事。第一,川普一開始都說,這個是Origin,這個來源的問題。第二,川普近期發表了一個Tweet,新聞也發布了,他呼籲大家,「千萬不要去對抗這些亞裔人士,因為亞洲裔包括中國、台灣、日本、韓國各個地方的人士不應該受到歧視,我們視他們為美國人」。

我也呼籲很多華裔,或者香港移民到美國的美國人,要明白自己是一個美國人,而不是一個中國人,你守衛的是American Values(美國人價值觀),否則的話去那個地方就沒有真正的意義了。所以說千萬不要攬上身,也沒有人叫你把這種事情攬上身,有些向美國道歉的華裔美國人,向美國道歉我覺得不必的,因為真正的元凶不是他們。

一個中國籍的女孩,在Twitter裡說代表中共和中國政府向美國道歉,我覺得大可不必的,因為要道歉的就是中國共產黨,中國共產黨從來不道歉。我們也沒有任何的權力去代表它去道歉,是它自己造的業,它要自己承受,它造的業很多華裔人士正在承受中,因為他們正承受著被排擠的結果,但問題是在美國嗎?不是,是在中國共產黨那裡。現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們是否應該把槍口對準,向著這個政權發出怒吼呢?我覺得這個很重要。

越遠離中共核心越平安 沒聽說抗爭者有感染

記者:香港是夾在中美之間,去年民眾非常勇敢的去喊出「天滅中共」。在這次抗疫戰中,香港相對其它地方感染率低,雖然最近就高了一點。怎樣看香港抗疫之戰?在全球變化的格局中香港處在什麼位置呢?

桑普:香港是一個很重要的地方,現在確診的數字大概300宗左右,在這樣的情況下,比例遠遠比中國低的,當然沒有台灣那麼低的,總之是越遠離中國共產黨這個核心,越邊陲越能夠保平安。

我希望大家明白到一點,香港人這次不是靠港共政權去救我們,是我們每個人有個防疫意識,戴上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離,這些事不需要任何官員和我們說,因為我們已經有2003年的那個教訓,我們很清楚了。所以我希望大家有這樣的一種文明,文化、秩序,這些正是抗擊中共的最主要力量,因為這樣所以上帝會保佑我們,能夠獲得平安。

香港現在的情況,當然有很多的風風雨雨,受打壓的很多,但看到接連這幾個禮拜每個週末,很多年輕人都很勇敢,悼念或者紀念「721」。8個月(前)的事件,很多人都接連被捕,但沒有人會鬆懈,正因為抗擊著共產黨政權的行動,「上天不負有心人」,正因為這樣,我很少聽到任何手足(反送中抗爭者)是染病的,反而哪些香港人染病呢?經常出入中國大陸的,甚至是那些藍絲,很多時候出現問題,警察會受到這樣的感染。

所以看到,哪一個人和中國共產黨和這個政權的距離越密切,就會越受株連,我很希望大家要記取這個教訓。

鄧炳強搞本土恐怖主義 香港警察才是恐怖分子

記者:香港正進行抗疫之戰,而香港政府,第一換了終審法院的法官,另外鄧炳強(香港警務處處長)說要提出反恐來對付抗爭者。怎麼看這個局勢會怎樣發展呢?

桑普:張舉能成為未來的,明年1月上任終審法院的首席法官,他現在上任法官,做了差不多兩年。張舉能是比較保守一些,他沒有馬道立那種偏向比較積極的捍衛人權的想法,他是捍衛一種法制,法律條文、秩序,他們叫Law And Order,這叫做法紀,翻譯成中文,他是維護法紀的人,但是法治不只是法紀,法治是說怎樣捍衛人權。大家看到他以前有一些案件包括2016年的「梁游案」(立法會議員)被「DQ」(取消資格)的案件,和2014年的當時的「占旺」案件,潮聯小巴的事件,都看到他真的比較保守一些,是在捍衛公安條例、在捍衛一些白紙黑字的法例、法紀多於真的法治的精神。當然很多東西要拭目以待,很多案件他做得相對開明。

但問題就是這麼簡單,張舉能取代馬道立,要經過立法會的內會通過,現在內會還沒有組成,林鄭月娥最近已發炮,要求內會能夠快點選出主席等等這些事,變相借力打力,要挾郭榮鏗等內會成員去通過這個任命,這樣做是很可恥的。

因為(林鄭月娥)明擺著是趁這個時機換人,希望兩樣事情都撬鬆了。一,換一個終審法院的首席法官;二,也可以使立法會選出(新的)內會主席,這件事情很有陰謀的。關鍵的地方是什麼?現在有一個所謂的「本土恐怖主義」的名詞在警察內部流出來,這個就是鄧炳強講的,Homegrown terrorism(本土恐怖主義),基本上是說一些英國、法國、美國的本土的一些說扔炸彈、無差別攻擊別人的事。這樣的事,香港的抗爭者基本上是不會有的。

我們走出街,我恐懼警察多一些,還是恐懼抗爭者多一些?我肯定是恐懼警察的比較多,民意調查也顯示了,三成的人恐懼抗爭者,六成以上的人恐懼警察。證明真正的恐怖分子就是香港警察。

如果不抗拒,如果鄧炳強祭出了這個反恐條例,聯合國的反恐條例,最高可以判處終身監禁。鄧炳強覺得現在公安條例判「衝衝子」(前線衝擊的抗爭者)10年暴動罪還不足夠,希望祭出聯合國的反恐條例,判他們(抗爭者)終身監禁,其心可誅。這樣的話,基本上是將所有的人權置之度外,我們很多的抗爭者之所以升級抗爭,正是因為香港警察這個恐怖主義集團不斷升級,對抗警察時,我們抗爭者做的是無差別的攻擊人嗎?不是。全部是警民衝突。有沒有哪一個市民是因為我們手足(抗爭者)的很多行動,而遭受到生命的喪失的?零。但是我們看到浮屍有多少,陳彥霖、周梓樂,他們怎麼會死的?看一看香港警察究竟是恐怖分子?還是香港市民是恐怖分子?這個是歷歷在目很清楚,不需要在那裡砌詞狡辯。

我很希望大家要正視一個現實,香港警察是恐怖分子,很希望看到一個機制,使作惡的香港警察和他們的家人都列入美國、歐洲等國的制裁名單。只是一個李家超、一個林鄭月娥、一個鄧炳強是不足夠的。制裁他是不是真的能夠「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當然,這只是一小步。最關鍵的是:呼籲美國更進一步制裁中共政權。因為只有狠狠地制裁中共的政權,尤其經過這一次,中國共產黨的虛假消息運動之後,我們更加需要美國和歐洲國家牽手一起行動。

預測歐美發展方向 川普連任將更強硬

桑普:未來的發展會兩個方向走,而這兩個方向是川普四年來夢寐以求,現在正在逐漸達成的事。

第一,歐洲逐漸和「五眼聯盟」牽手了,因為你看到,意大利說中共在救援物資上寫上「馳援」兩個字其實是錯的,我(意大利)是買回來的;接著法國就說,你(中共)捐100萬個口罩給我,其實是禮尚往來的,因為我之前一個月,已經捐了17噸物資給你。換言之歐洲開始怨恨這個政權,疏遠它(中共)了。

第二,美國企業開始撤出中國,因為很多工廠開不了工,發覺有些生意要策略性、戰略性投資,不可以過度依賴中國。歐洲如是、美國如是。我想這兩個方向一發展起來的話,等到川普可以在未來四年連任之後,我想未來四年,川普對中國的政策,會更加強硬。而這件事情,我們看到中國共產黨走向下坡、潰爛的速度會加速。

點閱【珍言真語】系列視頻。

(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