羥氯喹治中共肺炎顯療效 武漢病毒所早有解方?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27日訊】美國一位中共病毒(COVID-19,武漢肺炎)的危重患者在康復後表示,他用了川普(特朗普)總統推薦的治瘧藥「硫酸羥氯喹」保住了性命,「毫無疑問,我活不到第二天早上;所以對我來說,這藥救了我的命。」

52歲的里奧•賈第尼耶里(Rio Giardinieri)日前告訴福克斯11台(洛杉磯分台),他可能是在紐約開會時染上了中共病毒。在背痛、頭痛、咳嗽和疲勞等可怕癥狀持續5天後,他在南佛羅里達州一家醫院確診,住進了加護病房吸氧。一個多星期後醫生告訴他,他們已經無能為力。上週五晚上,賈第尼耶里向妻子和3個孩子作了人世的道別。

「當時我幾乎無法說話,呼吸非常困難。」他回憶說,「我真的以為我的生命走到盡頭了。」

隨後一位朋友給他發了一篇有關羥氯喹的新文章,這種處方藥幾十年來一直用於治療瘧疾、紅斑狼瘡、類風濕性關節炎等自身免疫性疾病。國際研究已發現此藥有望用於治療中共肺炎,但這一用途尚未獲得美國衛生部門批准。

川普總統上週四(19日)在白宮簡報中提到羥氯喹說,「我對此藥感覺很好,僅此而已,你們很快就會看到。」 他表示已指示美國食品藥物監督局(FDA)對羥氯喹和相關藥物氯喹的療法進行快速測試。

賈第尼耶里說,看了文章他就聯繫了傳染病醫生,「他給了我各種理由,說我為什麼不應該試吃這種藥,因為還沒有驗證、沒有測試、沒得到批准。我就說,『現在情況是,我都不知道能否挺到明天早晨。』因為那時我真的覺得我快不行了,因為我無法呼吸了。」

「他同意了,給我開了方,半小時後護士把藥給了我。」賈第尼耶里說,靜脈輸注1小時後,他感覺心臟快要跳出來了;2小時後,又一次出現無法喘氣的危險癥狀。醫生給他服用了貝那得利和其它一些藥,當他凌晨4:45醒來時,「就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此後他再也沒有發燒或疼痛,呼吸也順暢了。賈第尼耶里說,醫生相信他用藥後的癥狀不是藥物反應,而是身體在抵抗病毒。

賈第尼耶里是洛杉磯一家高端烹飪設備公司的副總裁,他透露,他在上週六又用了3劑羥氯喹,有望5天內出院,「對我來說,毫無疑問我活不到第二天早上;所以對我來說,這藥救了我的命。」

康復後的賈第尼耶里。(影片截圖)

川普在週六(21日)發推文宣布,在合用羥氯喹與阿奇黴素治療中共肺炎方面,FDA已經創造奇蹟。他在本週一的白宮新聞發布會上再次提及此藥,還在推特轉發《紐約郵報》對賈第尼耶里案例的報道,並寫道,「明天開始在紐約和其它地方就會有一種藥物發揮巨大效用!」

不過FDA負責人表示,美國針對中共肺炎藥物的大規模臨床研究才剛開始,體外細胞實驗成功不一定證明臨床有效。

美國率先就羥氯喹的療效展開臨床雙盲實驗的是明尼蘇達大學,17日該校在官網發消息,招募1500人參與;紐約州於週二(24日)進入臨床測試。此外,斯坦福大學醫學院顧問加諾(Gregory Rigano)也正主導一項臨床實驗。

法國臨床實驗初見成效

在此之前,用羥氯喹治療中共病毒的臨床療效已經在法國得到初步驗證。

馬賽地中海傳染病研究所所長迪迪埃•拉烏爾(Didier Raoult)領導的團隊3月18日在《國際抗菌劑雜誌》(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ntimicrobial Agents)發表一項研究:20例臨床測試顯示,每天服用0.6克羥氯喹,70%的患者治療6日後病毒消失;在與抗生素阿奇黴素合用的6人,6天後全部轉陰,其中有5人在第3天就已轉陰。16名未服用羥氯喹的對照組患者,6天之後有87.5%仍帶病毒。

拉烏爾表示,他們的研究是受到中國學者的啓發。青島大學和青島市醫院2月19日在「生物科學趨勢」(BioScience Trends)在線刊出研究,用磷酸氯喹在湖北武漢、荊州及廣州、北京、寧波和上海10多家醫院的100多名患者中進行臨床測試,稱抑制肺炎的初步結果令人滿意。

3月16日,青島研究團隊再次刊文宣稱,磷酸氯喹的安全性可以接受,中共衛生部已將其納入「新冠肺炎防治指南」。

中共推薦氯喹被批有詐

值得注意的是,海外各國臨床測試的藥物是硫酸羥氯喹,中共推薦的則是基本已淘汰的同類藥物磷酸氯喹。

硫酸羥氯喹(hydroxychloroquine)又稱氫氧奎寧,簡稱羥氯喹、HCQ,常用商品名為普拉奎尼、必賴克廔(Plaquenil)。磷酸氯喹(chloroquine)又稱氯奎寧,簡稱氯喹,常用商品名為Nivaquine。

硫酸羥氯喹是磷酸氯喹的衍生物,於1946年合成,在抗瘧疾、紅斑狼瘡及風濕性關節炎等方面和氯喹療效相同。1955年研究發現,羥氯喹的毒副作用明顯小於氯喹,毒性只有後者的一半,由此開始大面積推廣取代氯喹。氯喹的嚴重副作用包含視力模糊、肌肉損傷、癲癇發作及貧血等,在中國大部份公司已停產多年。

有3,200萬粉絲的特斯拉汽車執行長伊隆•馬斯克也於17日在推特推薦羟氯喹,說它比氯喹更好。馬斯克引據的是北京大學第三人民醫院2月份臨床試驗的結果,見於3月9日《臨床傳染病》(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在線刊發的論文。

海外自媒體路德社質疑,明明有硫酸羟氯喹,但中共偏偏推荐已停產且副作用很大的磷酸氯喹,目的是為了賺錢。

又是武漢病毒研究所

2月4日,在中國各醫院的臨床實驗之前,武漢病毒研究所石正麗等人就在《自然》(Nature)雜誌發表了論文,宣布氯喹對於治療中共肺炎有效。該所3月18日新發表的論文亦提出,毒性較小的氯喹衍生物羥氯喹可以有效抑制中共病毒感染。

位於病毒發源地的武漢病毒研究所,2015年就用蝙蝠冠狀病毒和SARS病毒重組出了新型嵌合病毒。該所及石正麗近日被美國保守派組織「自由觀察」告上法庭,罪名是研發生物武器禍害人類。

實際上,在2003年非典(SARS)爆發後的幾年中,美國等多國的研究已表明,氯喹和羟氯喹可有效抑制SARS病毒复制,且後者安全性更高。武漢病毒所在中共肺炎疫情爆發後第一時間發表新成果,似有備而來,也令外界懷疑中共病毒與該所P4實驗室的聯繫。

路德社在直播中指中共刻意隱瞞「解藥」,「2月4號論文就發在《自然》雜誌了,但CCP(中共)就是不告訴你,這個藥這麼便宜,CCP論文一定要讓你上呼吸機,花很多錢!」

羥氯喹能否解決中共肺炎危機?

法國衛生部週日(22日)已宣布,在包括比利時、荷蘭、盧森堡、英國、德國、西班牙和法國在內的至少7個歐洲國家展開臨床試驗,以測試包括羥氯喹在內的抗中共病毒的4種實驗療法。該測試將有3200名患者參與,其中包括至少800名法國重癥患者。

約旦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已領先一步,授權醫生在晚期患者中使用羥氯喹和抗生素進行治療。

荷蘭格羅寧根大學的學者則研發出羥氯喹噴劑,可以立即抵達肺部,比口服藥起效更快。

而由於羥氯喹太過走俏,美國藥劑師們也擔心民眾囤積藥物、醫生給自己寫處方,造成有需求的患者用不上藥。美國藥師專業委員會(NABP)表示,已有6個州限制羥氯喹「不當用藥」,並為合規患者預留了此藥。

至於羥氯喹是否獲得美國FDA批准用於治療中共肺炎,在病毒強變異的特性之下後續療效如何,還有待進一步的試驗結果及臨床檢驗。

福克斯11台關於賈第尼耶里康復的報告影片:

(轉自大紀元 / 責任編輯:蕭靜)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