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輸出病毒遭起訴 專家找到法理依據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26日訊】美國佛州一家律師事務所本月提起一項集體訴訟,控告中共及其5個政府部門「疏忽」,造成中共病毒危機,並要求賠償。之後,美國國會參眾兩院週二也提出議案,要求調查中國對中共疫情的處理方式,並且要求中方對各國的損失進行賠償。有美國專家發表文章指出,各國可以通過國際法現有的框架對中共的行為提出起訴。

據海外媒體大紀元報導,位於佛羅里達州博卡拉頓市專精人身傷害訴訟的伯曼法律集團(Berman Law Group,簡稱BLG)律師事務所,於3月13日代表「美國和佛羅里達州的個人和企業主」,針對他們因中共病毒大流行所遭到的損害,控告中共及其各級政府機構。

根據訴訟文件,被告包括中共及其國家衛健委、應急管理部、民政部,以及湖北省政府與武漢市政府,共指控五大罪名:疏忽;因疏忽導致(原告)情緒低落;故意干擾導致(原告)情緒受重大影響;進行超高危險活動造成的重大失誤;引發公眾麻煩。

訴訟書列舉了中共等被告的七大罪行,包括:1.2020年1月1日審查了將疫情及其危害性傳播出去的8名醫生。

2.即使1月9日出現死亡案例,它們仍繼續淡化疫情的危險性,並向公眾保證情況並不嚴重,一切都在控制之中。

3.被告在獲得中國研究人員報告的COVID-19基因組序列後,花了17天的時間才向全世界的同行報告這些發現。

4.被告在1月3日就知道COVID-19出現人與人之間的傳播,但是直到1月20日才確認這件事,當時該病毒已傳播到全球。

5.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雖然表示,他在1月7日即指示官員控制該病毒,但是後來發現他並沒有這樣做。實際上他一直等到1月22日才下令遏制,並且一直到為時已晚之前仍未公開任何努力。

6.儘管已有患者在1月初死亡,但中共官員仍將死因歸於肺炎,而不是病毒,並繼續輕視其危險性。

7.武漢市的領導人在1月18日為當地40,000多個家庭舉行公開晚宴,儘管他們知道人與人之間很容易傳播這種病毒。

該訴訟指控中共:「雖然明知COVID-19(中共病毒)是危險的,能夠引起大流行,但是行動遲緩,而且如大眾所知,它們將頭埋在沙子裡,以及或出於自身的經濟利益隱匿不報。」

原告在訴訟文件中還表示,中共政府有兩個已知的生物武器研究實驗室,其中之一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其被認為是中國唯一的「四級」微生物實驗室,這意味着它可以處理最致命的病毒。

該實驗室的地理位置與據說是COVID-19(中共病毒)起源的市場(華南海鮮批發市場)非常接近,原告表示,有人推論,COVID-19(中共病毒)可能是因為該實驗室管制不嚴而被泄漏出去,或者研究人員以在中國常見的方式將實驗室動物賣給市場,而不是按照中國(中共)法律規定將其火化。

「無論哪種情況,它都可能是導致大流行的另一種理論。」訴訟文件寫道。

受理該訴訟的法院是佛州南部地區法院邁阿密分院,定於5月1日首次開庭,法官為烏蘇拉.恩加羅(Ursula Ungaro)。

目前這個訴訟案只有少數原告,但是熟悉本案的律師表示,BLG計劃提出訴訟修正案,納入更多的原告,包括染疫患者。該訴訟文件說,未來集體訴訟成員將有數百萬人。

該訴訟沒有提出中共應賠償的確切金額,僅要求被告「在法律允許的最大範圍內,賠償對原告和集體訴訟成員造成的經濟和非經濟損害」。

BLG首席策略師杰里米.阿爾特斯(Jeremy Alters)表示,該訴訟案的象徵意義主要是強迫中共政府在美國的法院中接受審判,BLG的律師將要求中共至少賠償「數十萬億美元」

「我們希望法院讓中共為其所做的事付出代價」,阿爾特斯說,「它們在世界上引發了……大規模流行病,而且它們顯然在向全球通報有關信息前,很早就知道這件事。」

「我們希望法院告訴中國(中共):我們這裡的法院將要求你們負責,因為你們傷害了數億美國人。」他說。

此外,據法廣25日報導,美國國會參眾兩院週二也提出議案,要求調查中共對中共肺炎疫情的處理方式,並且要求中方對各國的損失進行賠償。那麼美方提出索賠要求的法律依據是什麼?

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的海洋法和政策學教授詹姆斯•拉斯卡(James Kraska)週二公布了一份研究性文章,文章指出,各國完全可以通過國際法現有的框架對中共政府或者是中國共產黨的不負責任的行為提出起訴。

文章指出,2002年中共政府隱瞞薩斯疫情導致病毒蔓延至28個國家,死亡總數為774人。同時使全球各國都意識到隱瞞病情所可能導致的嚴重後果。世界衛生組織因此在2005年通過了國際衛生條例,條例特別提到涉及薩斯SARS以及「由新亞型引起的類似疾病」(如引起COVID-19的病毒),世衛組織成員國有義務「在24小時內在世界衛生組織內共享相關信息」。

很明顯,中共政府並沒有遵守2005年通過的具有法律約束性的條例的規定。武漢醫生李文亮的故事清楚地說明,中共政府並未在24小時內對外通報,不僅如此,那些敢於對外披露信息的人還遭到打壓。而倘若北京政府按規定公布中共病毒的信息,將可以挽救成千上萬人的生命。

(記者劉明煥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