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承認不回應全封殺 批評者曝中共宣傳游擊戰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23日訊】由於中共官方的信息封鎖與誤導性宣傳,中共病毒(新冠狀病毒)在中國武漢市爆發後,不但擴散至全國各省,更進一步禍及全世界。海外批評者發現,面對來自國內外的批評與質疑,中共官方以不承認、不回應、只全面封殺的方式來對付,主動反擊時往往也是「打一槍就跑或躲藏起來」,美媒稱這種做法為「宣傳游擊戰」。

《美國之音》22日發文討論了中共自疫情爆發以來所進行的「宣傳游擊戰」。文章開篇就指出,批評者發現,中共當局現在對外宣傳時,常常「打一槍就跑或躲藏起來」,不敢公開堅持自己所宣傳的東西,不敢明確說明自己所要反對或批駁的東西,也不敢對外界的質疑正面回應,只是對所有質疑進行全力的封殺,完全沒有其所謂的「大國風範」,而像是在「打游擊」。

中共這種「宣傳游擊戰」最具國際知名度的例子,是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近日公開聲稱中共病毒是美國軍人帶到武漢的。當外國記者在中共外交部舉行的例行發布會上追問這種說法是否代表中國政府的正式立場時,中方發言人竟然拒絕對這個問題做出明確的回應。對此中國網民驚呼:外交部還有統一領導嗎?究竟哪個發言人說的話代表中共政府?

而最近的一個例子是:中共先前大力宣傳稱政府「十分關心在海外的中國人和華人的安危」,並表示願意在疫情危機時派包機把海外華人接回中國。但事實是當中國境內疫情有所緩和而國際疫情開始加劇之際,中共當局又開始防堵海外華人回國,理由是他們的歸來會導致疫情從外國「輸入」中國,擠占中國的醫療資源,完全忘記了這場全球大流行的疫情正是從中國蔓延到了其它國家。

有中國網民質問:為什麼政府要如此出爾反爾?為什麼中共當局可以動輒把上千億美元拋撒給他們在國際上的難兄難弟,卻「惡狠狠的」要求歸國華人一切費用自理?而中共當局對於這些質問仍然是「不回應、不承認、不評論、不反駁」。

還有一個引起國際極大關注的例子:中共官方最近把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秘魯/西班牙作家略薩的書在中國下架,理由是他針對當前疫情發表了「不當涉華言論」;美籍華裔演奏家蔣逸文也因「發表涉疫情不當言論」而被其所在單位解聘。

當外界質問略薩究竟哪些言論觸犯了中共官方的禁忌時,中國公眾只能看到中共駐秘魯大使館發表的聲明中指責略薩在其撰寫的一篇文章中稱「病毒來自中國」。公眾又提出質疑:中共政府「為什麼要為一個作家的『不準確』的病毒來源表述如此在意呢?」中國國內在談及疫情時,一度長時間都稱這次爆發的疫癥為「武漢肺炎」,中共官方和御用專家們也曾經言之鑿鑿的認定病毒來自武漢一個海鮮市場,現在為什麼對「病毒來自中國」這樣的表述如此敏感了呢?除此之外,略薩的文章中還有哪些說法是中共官方所說的「不負責任、充滿偏見的惡劣言論」 呢?

當然,對於這些疑問,從中國官方媒體上是找不到答案的。最後中國的網民們通過非官方渠道發現,其實真正惹惱中共官方的,恐怕是略薩在文章中提出的以下批評:「(疫情爆發後)似乎沒有人警告過,如果中國是一個自由和民主的國家,而不是極權的國家,這一切就都不會發生。至少有一個,或者是多個優秀的醫生提早發現了病毒的存在。政府不但沒有採取措施,而且還試圖隱藏消息,並強行要求這些理性的聲音噤聲,並且就像其它獨裁國家一樣,阻止疫情消息傳播。」然而中共官方對於這些真正敏感的言論卻避而不提。

《美國之音》的文章引述加拿大作家盛雪指出,中共官方這種以打游擊的方式進行宣傳的做法,「展示出了中共的一種奇特的心理分裂狀態」:一方面靠著搜刮民脂民膏而變得「財大氣粗」的中共在國內國際動輒耍橫,另一方面中共又對自己的合法性十分心虛,動輒對本來是稀鬆平常的言論「上綱上線、大加討伐」,表現得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盛雪感嘆:「中共在這條路上已經走到了沒有回頭餘地的境界,只能是今後以更加蠻橫、無理、狂躁的態度應對外界。」

最後文章提到了武漢市中心醫院的眼科醫生李文亮因在醫生同事朋友圈中轉發武漢爆發疑似SARS的疫情而遭警方訓誡的事件。在李文亮死後,中共為平息公眾的義憤宣布由國家監委派調查組就此案進行調查,結果經過40多天的調查之後,調查組發布的調查情況通報中僅指稱地方派出所存在「出具訓誡書不當,執法程序不規範」的問題,而武漢公安局也以分別對一個副所長和一個民警給予行政記過和行政警告處分了事。

對此,中國網民紛紛質疑:訓誡李文亮的消息被中國中央電視台反覆播放了十幾次,8個人的消息可以得到中央電視台如此這般的高度重視並不尋常,難道武漢一個小小的派出所及其副所長有這麼大的能量可以如此調遣和指揮中央電視台嗎?

當然,面對中國網民的這種質疑,估計中共當局會「再度以逃跑和隱身的游擊戰方式應對」,不承認,不回應。

(記者黎明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