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聞:我遇到了病毒 它說出了下一步的計劃

幾個星期前,病毒跨越太平洋,大規模抵達了我所在的城市,很多人病了,很多生命失去了,一個巨大的陰影,籠罩在這之前還無憂無慮的美麗城市。

我看到了病毒的化身,這是一個紅色的魔鬼,戴著它的紅色新冠,在城市上空獰笑,它在謀劃著更大規模的肉宴。

但是現在,它顯出一副人道和無辜的樣子。它說:「我來到這裡,只是為了讓人們過上更幸福的生活啊!你不會看不見,在中國,人們因我而幸福安全感爆棚吧?」

我說:「怎麼會?人們怕你還來不及,誰會因你而幸福?」

病毒看著我,嘲弄而又不屑:「你看到的只是表面,其實,人們是對我感恩的,甚至,他們是愛我的!」

看著我不信的眼神,病毒繼續說:「你看,死亡率只有不到5%,所以死的人只是一小撮嘛。70年來,一次又一次,總是一大群人鬥爭一小群人,打死的、打殘的比這多的去了,他們不照樣去感恩,讚頌偉大嗎?」

病毒顯得很有些自我陶醉,頓了頓接著說道:「而且,我只是讓一小部分人肉體死亡,並沒有給他們羅織什麼罪名吧?他們走時只是肉體痛苦一點而已,對比70年來,那個讓人精神和肉體全都痛苦萬分的組織,我是不是很仁慈呢?」

我竟然覺得它說的似乎有道理,一時語塞。

病毒看到了我的「明白」,又繼續發揮:「你看,我現在從中國走向了世界,這讓多少中國人為我叫好,或心中竊喜,多少人因我感到了巨大的愛國幸福?」

我反駁道:「他們只是被宣傳愚弄了,這不代表他們真的愛你。」

病毒眼睛瞪大說:「你錯了,什麼是真愛?真愛要看實際行動。我是在特色體制下初生,又是在特色體制下壯大。你看著吧,他們會更加歌頌這個體制,更加感恩這個體制,從而把我的溫床擴建的更加舒適,你說,他們是不是真的愛我呢?」

我竟然無法反駁病毒所說,因為這正是當下所發生的。

我想到了這座在大難中的城市,問道:「既然這樣,那你為什麼要來到這裡,禍害世界呢?要知道,這裡的人們不會對你感恩的。」

病毒得意的笑了,「正因為如此,我才來到世界,這裡還缺少給我提供營養的土壤,我現在只能是來一場閃電戰,無法久留。我這樣做,就是要讓更多國家向中國抄作業,把中國當老師,學習中國的體制,人類命運共同體嘛,那樣,我就可以常駐全世界了。」

聽到病毒以這樣的口氣談論中國,我心裡五味陳雜,忍不住自語道:「中國,中國,那可是我所熱愛的5000年神州大地啊。」

病毒撇了撇嘴,輕蔑的打斷我:「別再提5000年了,那個從1949年就斷了,現在的中國是我的,等我的計畫實現了,世界都將屬於我。」

我感到事態要比正在發生的更加嚴重,不禁開始更擔心。

看到我的樣子,病毒越發得意了,獰笑起來,它臉上的血紅色也更重了,它說:「看看,這就害怕了吧,還有更厲害的呢,不妨就把終極計畫告訴你。」

「現在他們說上半場是國內,下半場是國外,錯了!我的行動是三波,下一波比上一波更厲害,第一波是薩斯病毒,第二波是現在你所看到的,第三波,我將不需要再保留,更致命的病毒會出現,到時任何人為的防護措施,對第三波都是根本來不及。」

「第三波就不需要再是一小撮了,我將把那些為我站臺、對我感恩的人全帶走,帶他們到另一個世界,快到收割的時候了,只有他們,才真正是我的人,他們將永遠屬於我,這一天就要到來了,哈哈哈……」

在刺耳的狂笑聲中,這個紅色魔鬼隱身離去。我知道,有很多人需要被叫醒,越早越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