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敏:湖北搞對抗?司法廳長「帶病」工作的背後

目前,在湖北省司法廳、省監獄管理局等的官網首頁「動態要聞」下,都有一條消息顯示,3月8日,省司法廳廳長譚先振來到武漢女子監獄隔離點,看望一線女警。此番高調視察的譚先振,3月2日才因黃登英事件(武漢釋囚返京確診新冠肺炎)而受到立案調查。

雖然譚先振未被免職,中共黨紀亦無規定要求立案調查期間應停職,但譚先振正常工作的消息被媒體披露開來後,還是引發不小爭議,而報導文末所附履歷顯示,譚先振升遷速度不是一般快。

譚先振1983年大專畢業即任荊州地委辦公室祕書,1985年進湖北省委辦公廳祕書處,僅花2年多時間就從鄉鎮基層直接調到省級。又入省僅一年,於1986年進省委組織部,並在這掌握著省內各級政府和國企的人事大權重地,一待15年多,直到2001年12月官至省委組織部辦公室副主任兼信息管理中心主任(正處級)。

換言之,譚先振在湖北官場起步點甚高,而且仕途超過三分之一的時間,完全交集「湖北政壇教父」關廣富──湖北省委書記12年(1983年-1994年)、湖北省人大主任8年(1994年-2002年)。

關廣富2016年病逝武漢,「組織評價」優秀黨員,民間評價「禍害湖北20年罪人」。有三則傳聞足以真實反映關廣富的官品與人品:1998年長江流域發生大洪水,關廣富在抗洪搶險前線,居然命人用小汽車從武漢載運幾名美女去陪他跳舞,結果在潰堤地段致3人死亡。關廣富的兒子開辦一家飯店,大搞權錢色交易,很多官員和國企領導均透過這家飯店向關廣富輸誠。1992年鄧小平南巡經停武昌火車站,關廣富帶著人去彙報工作,並將情況密報北京的江澤民,讓江及時掌握了鄧南巡意圖與動向。關廣富因此「有功」,即便指控他腐敗的舉報從未消停,但江澤民就是讓他穩坐湖北20年。

在關廣富離休的2002年,譚先振轉任湖北省品質技術監督局副局長,在此共事過的一把手包括王祥喜。王祥喜後來歷任湖北省委常委、省政府祕書長、省政法委書記,現任央企巨頭國家能源集團董事長、神華能源董事長。

譚先振2003年至2010年進入恩施官場,歷任黨委常委、組織部部長、統戰部部長、副書記。

值得注意,武漢釋囚返京事件主角黃登英,其判決文書顯示,她在恩施下轄縣市政府科局單位擔任中層副職期間貪汙受賄,2003年開始到2011年案發。而陸媒曾經報導,黃女的昔日鄰居透露,黃女長得特漂亮,和領導關係也處的很不錯。北京時評人士華頗對《新唐人》分析說:「我覺得當初處理她這個案件是不是蜻蜓點水、是不是她代人受過、是不是遮掩什麼。」

據黃登英減刑書,她在獄中3次獲表揚,以及2次減刑合計15個月,時間分別是2017年9月減去有期徒刑七個月、2019年8月減去有期徒刑八個月。作為對照,譚先振時任湖北省司法廳黨委書記、廳長兼任省監獄管理局第一政委。

而譚先振這筆履歷還點出一個仕途關鍵,他在恩施官場之後直接跳升湖北省政法委常務副書記,在2010年至2016年任期期間,協助吳永文、張昌爾兩任政一把手。譚共事最久的是吳永文,吳被指湖北「政法王」也是習反腐扳倒周永康的關鍵。譚與張昌爾(兼任惡名遠播的「610」領導小組組長)共事雖然不到一年,但顯然譚掌管司法廳的人事任命在張離任前已敲定。譚還於周永康時期2011年10月至11月,參加中央政法委赴澳大利亞社會管理培訓學習。

這次武漢疫情引發湖北官場地震,習近平空降應勇、陳一新救災,外界質疑二人政法系並無防疫經驗及專業,其實非常時期要的就是「以毒攻毒」,空降一把手最難馴服的就是猶如獨立王國的公檢法系統,這原因為何,政法官員知之甚詳,中共政法系統是迫害法輪功的主要機構,江澤民貪腐集團通過政法系統長期掌握著公、檢、法、司,在胡溫時期形成「第二權力中央」,在習當政時不僅或明或暗地對抗,還密謀政變

武漢疫情峰期的2月,21日習近平主持召開政治局會議,23日習近平與十七萬名各層級官員進行視訊會議,26日習近平主持召開政治局會議,這三場會議都有的一個主題是加強首都北京防疫戰。然而,2月24日一個副市長竟能簽發武漢解封令,三個小時後指揮部再發緊急封城令;緊接著26日刑滿釋放人員輕鬆突破武漢封城,驅車直入北京後確診新冠肺炎

從湖北在武漢疫情開始之初隱匿、蔓延後的種種盲目操作,到北京空降官上任多時、最高層6天3度警示後,湖北防疫工作還能出大紕漏,尤其是「人民戰爭敗給一名刑釋犯人」。如果從某一個角度來看,可說是類似政變

湖北衛視新聞報導,2月27日,應勇召開專題會議,新聞畫面中可見坐在應勇對面10個人,5人都是來自省市政法系統(現任),還有1人曾任武漢市政法委書記。事實上,目前武漢市人大、政協兩大班子的一把手,都是政法系、「610」系統出身的。

如眾所週知,江澤民1999年起鎮壓法輪功後,迫害勢力在地方利益集團已經形成尾大不掉,而政法系統最能反映貪腐慣了不承認失敗,一直在不斷伺機對抗反撲。

北京當局對黃登英事件定性是「一起因失職瀆職導致的嚴重事件」,湖北省司法廳長譚先振被認為「負有主要領導責任」而受到立案調查。反腐專家李永忠表示,此前湖北省紀委監委對譚先振等人公開宣布立案調查,那麼調查結果也應該對外宣布,無論是撤案、還是給予當事人輕處分,不能沒有一個調查結果。武漢大學法學院教授秦前紅表示,譚先振涉嫌這些問題,如果還能正常履職,公布審查結果後的公信力也會受損。

武漢疫情表面看似趨於緩和,但譚先振帶病工作背後的湖北官場,既不平靜也不乾淨。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