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源、共性、希望

文: 章明、清音

武漢肺炎這場瘟疫,來的讓人措手不及。有人走在路上就倒下了。有人無聲無息地死在了家裡。有人在醫院的急診室,來不及確診就離開了這個世界。在生命的最後關頭,一張床位,一根輸氧管,一個呼吸機,都顯得那麼寶貴。這時才明白,無論貧富貴賤,生命才是最重要的。禍源

現在的局面,正像前蘇俄流亡作家索爾仁尼琴所說: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他們也知道他們在說謊,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我們也知道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但是他們依然在說謊。

900萬武漢人乃至14億中國人的日常生活被打破,人們也有時間安靜下來多看些東西、多想些事情了。最衝擊人心的,最令人悲哀的,是中共在這場疫情中隱瞞真相──從始至終的隱瞞信息、推卸責任、轉移目標、壓制輿論。

很多老百姓,心知肚明,只是不敢發聲。

也有很多老百姓,雖然也深知中共假惡暴成性,卻仍然習慣性的被中共誤導著。

當武漢疫情突然來臨,面對系統的信息控制、維穩暴力,絕望痛心的親身經歷讓世人開始清醒。中共副總理孫春蘭在視察武漢某小區的時候,黨領導下的物業管理不讓小區居民下樓,還假裝讓志願者給居民送菜送肉。下不了樓的居民們從樓上打開窗戶,高聲喊出:「老百姓買的都是高價菜!」「全都是假的!」「假的,假的,全是假的!」

然而,誰能說這喊聲中不再有對中共的幻想呢?比如,到如今還錯把中共當「包青天」、把「中共」當成「中國」的朋友,總愛說壞事都是素質不好的個別人幹的、黨中央不知情。君不見共產黨員的黨性和黨員行為,從來都是受黨中央指揮和掌控的。既然已經開始清醒了,就索性掙脫黨強加的思想枷鎖,讓自己大徹大悟吧!

一位網友評論:醫生冒著丟工作的風險接受採訪,記者冒著造謠罪的風險寫文章,平台冒著整頓的風險發布稿件,讀者冒著炸號的風險傳播鏈接。身在大陸,能看到一篇講真話的文章都「驚心動魄,一字千金」!

中共謊言成性。通過這次武漢肺炎瘟疫,很多人看清楚了:共產黨不僅不是指望,反而是中國和全世界的禍源

共性

目前「武漢肺炎」疫情使武漢和大陸遭受重創,全球幾十個國家也相繼發生了疫情。疫情還在持續蔓延。確診和死傷人數還在增加。這場慘痛教訓中的個案,除了去武漢旅行、從中國歸來、聚集、免疫力低,還有其它共性嗎?找到了所有的主要共性,就能找到制止瘟疫蔓延的良方!

有悉心人士在默默的觀察、信息收集和分析研究中,發現了另一個共性:在這場瘟疫中不幸喪生的個人,或者是共產黨員,或者是親共的;目前疫情不幸很嚴重的國家,都是過去這些年明顯親共的。

比如,意大利就是在歐洲配合中共搞「一帶一路」的主要國家。所謂「一帶一路」(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or B&R),是中共於2013年推出並主導的以經濟統治全球的計劃,他們試圖涵蓋歷史上絲綢之路和海上絲綢之路行經的所有國家。2013年9月,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哈薩克斯坦宣傳「絲綢之路經濟帶」;同年10月於印度尼西亞國會宣傳「海上絲綢之路」;同年11月在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把「一帶一路」升級為國家戰略。2015年3月中共在亞洲和歐洲推廣「一帶一路」,並將其寫進政府工作報告。「一帶一路」對中共的重要性,由此可略見一斑。

一個人緊跟中共,比如中共黨員,不但能害了自己的性命,還會連累自己的親人。一個國家親共,到頭來只能危害該國的國計民生。問題是,這些人是真的看不清中共本質呢?還是道德底線放的太低,為利而選擇了親共?

希望

科學抵擋不了病毒,更抵擋不了變化無常的冠狀病毒。如果科學能戰勝一切,為什麼還有那麼多不治之症?為什麼還有生老病死?為什麼還有中共?

財富也抵擋不了病毒。蘋果創始人喬布斯的遺孀在疫情中捐贈了250億美元,財富對逝去的喬布斯而言只是一個數字,對中共則是攥緊權柄的資本。

財富靠不住,科學靠不住,共產黨更靠不住。希望在哪裡?

筆者注意到,武漢肺炎疫情中,明慧網上刊登了一些科學解釋不了的化險為夷、轉危為安的案例。

比如,一位化名「求生」的人說,「我是在武漢打工的,現在出現了發熱咳嗽,腹瀉已經兩天了,去醫院找不到醫生,只好在藥店裡買一些藥物治療。看到很多的病人在痛苦中也沒有醫生給治療,我不甘心這樣死去,就給一個同學打了電話。同學說,退出黨團隊能保平安,詳細的也不敢在電話裡說。這裡已經無法上網,只能委託我的同學發表退團聲明。」

另一則事例,講的是被封城堵在武漢的大學生的經歷。這名大學生在武漢上大學實習,因不知疫情擴散,沒有及早離開,一月二十三日 被封城令堵在了武漢,沒法回家過年。得知這個情況,這名學生的親戚告訴孩子父母,讓孩子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兩句話,在心裡念。

這名大學生孤身一人在武漢,呆在租住的宿舍,沒有同伴,只有手機,每天聽著街區有人病倒被抬走,恐怖時時籠罩。不敢出門,只能隔幾天出去買一些青菜、麵條。出去時面戴多層口罩防護,回宿舍後立即對全身衣服消毒並洗澡。就這樣湊合著過了一個多月。隨後的二月二十九日晚,他打電話說自己在發燒,攝氏三十七度多。這時他的父母立即提示:念那兩句話!這位大學生以前就知道這個九字口訣,馬上意會,照做了。三月一日早晨醒來,他給家裡打電話說:不發燒了,體溫為正常,三十六度多,化險為夷。

不管你認為這是巧合也好、上天的惠顧也好,設身處地,如果是你,你希望自己遇難呈祥嗎?

別人的事,聽起來簡單,可仔細想想,在中國大陸這樣道德早就失卻了底線的社會中,只有善心猶存、善念夠強的人,才可能在危難時刻聽取九字真言,並且真心念誦、從善如流啊!

這樣的事例遠遠不止兩例,足以引起智者的注意。同時,這些事例也讓筆者想到《劉伯溫碑記》。這篇古代預言開篇便說,「天有眼,地有眼,人人都有一雙眼。」

同宗同族,台灣民眾反共,離中國那麼近也沒有感染。香港民眾反共,港人沒有感染,感染的都是從大陸過去的。

或許,在今天這個末世之末,雖有萬惡並存,但親共卻能招來萬惡之最。只有遠離中共,才有可能成為真正的善良人,遠離瘟疫大劫。

中國已經存在五千年了,中共不是中國;不把性命和國運交到中共手裡,就都有希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