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敏:疫情追責 蔣超良馬國強仕途軌跡惹關注

繼2月13日不再擔任湖北省委書記之後,蔣超良3月5日再卸一職,他辭去了湖北省人大常委會主任職務。在外界看來,蔣超良職務調整與湖北此前疫情防控不力直接相關。

公開履歷及報導顯示,蔣超良是銀行系統走出來的少有的封疆大吏,而且是通過人行(央行)系統進入地方官場。仕途騰飛起點是1996年4月,蔣超良被時任人行行長戴相龍相中,從農行國際業務部總經理的位置上提拔至央行,出任銀行司副司長。

在人行總行待了一年後,蔣超良被「火速空降」南方,從1997年3月起,先是擔任了深圳分行行長,然後到廣州分行(當時在全國8個分行中的人民幣和外匯存貸款排名第一)擔任分行行長,分管廣東、廣西和海南三省業務。正是此一關鍵提拔,蔣超良在1997年11月和王岐山一起作為「救火隊員」處置廣東國投的破產案,蔣超良因而被指王岐山的得力助手,但實際上他仍歸屬於人行管理。

在戴相龍任人行行長的2000年6月,蔣超良被調回人行總行,升任人行行長助理,並兼辦公廳主任、黨委辦公室主任等要職。2002年,蔣超良首出銀行系統,進入行政官員行列,任湖北省主管金融的副省長。2004年蔣超良又獲得了新的機遇——出任交通銀行董事長。2008年,蔣超良受命參與主持國開行的股份制改革。2014年,蔣超良任吉林省委副書記,後為省長。

2016年10月蔣超良調任湖北省委書記。2019年12月武漢疫情輿論聲討瞞報,蔣超良二度回歸的湖北官場,成了仕途的「滑鐵盧」。

而在蔣超良遭撤換的同一天,身為湖北省委副書記、武漢市委書記的馬國強也被免職。

公開履歷及報導顯示,在2018年進入湖北官場之前,馬國強原任寶武鋼鐵集團董事長,寶武鋼鐵即馬國強2013年調任武鋼後操刀武鋼與寶鋼合併。而上海寶鋼正是馬國強的仕途重地,他於1995年起加入寶鋼,在長達18年的時間,歷任資本運作和財務會計的高管(計畫財務部資金處副處長、副部長兼資金管理處處長等),被稱為「寶鋼的財務管家」。

馬國強這段經歷與上海「首虎」艾寶俊高度重合。艾寶俊也是寶鋼出身,1994年起歷任集團公司財務部副部長、計畫財務部副部長、副總經理等職,並且同一時期曾一人身兼集團公司董事、總會計師等多個要職。2007年12月,艾寶俊轉進上海官場,擔任上海市副市長。

《北京之春》曾有文章披露,寶鋼是由江澤民上海幫控管國企的典型代表;1994年之時,江澤民妻子王冶坪的一名近親已是寶鋼財務公司的高管。

在2015年艾寶俊作為上海首虎落馬時,輿論盛指,這不僅是上海官場、國企均現突破口,更是震懾江澤民父子,因艾寶俊為圈內人熟知的江綿恆死黨。

在湖北官場因疫情成為眾矢之的時候,有非正式消息傳出,馬國強操刀寶鋼武鋼兩家鋼企「有功」,轉地方鍍金準備高升;按常理或常情,突發疫情並非重大事故;馬國強如能應對得當則是妥妥的政績,他卻逆向處理斷送自己升官;除非一個可能,受到更大利誘及指使有意為之。但可想而知,涉及官場內鬥內幕是不可能被公開的。

無論如何,隨著蔣超良和馬國強雙雙下台,武漢疫情「追責」的序幕已經拉開,而且蔣、馬二人第十九屆中委、中候補的身分,被卸下也是指日可待。同時可以肯定,蔣、馬二人曾經的仕途推手,這次再也使不上力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