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戰疫續集 武漢書記「感恩習近平」被下架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08日訊】目前武漢疫情仍在失控中,中共迫不及待的出版《大國戰「疫」》一書為自己歌功頌德,引發全網抨擊後被迫下架。現在又有了續集,武漢市委書記要求武漢全民感恩習近平、感恩共產黨,引發市民反彈,相關報導也被緊急下架。

中共掩蓋武漢疫情真相,導致病毒擴散全球,造成大量民眾染病和死亡,給全世界民眾帶來沉重災難。然而中共至今仍枉顧老百姓性命,隱瞞實情粉飾太平欺騙國際社會,同時為自己歌功頌德。

據武漢黨報報導,中共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6日晚下令,要對市民與幹部展開感恩教育,「感恩總書記、感恩共產黨,聽黨話、跟黨走」,形成所謂的強大正能量。

該言論在中國社群平台迅速引發全網抨擊。

網友們怒斥王忠林「毫無人性!」「全家掛了的人?在天堂感恩?感恩誰讓他們上天堂?」「怎麼說呢,感謝不殺之恩吧!」

也有網友喊話王忠林,「你想對上面感恩就感恩,但千萬別拖著武漢老百姓和你一起感恩,他們還在瘟疫的威脅下苟延殘喘,沒心情和你一起跪下,高呼萬歲。」

還有網友表示,「疫情沒有結束,冤情沒有昭雪,責任沒有查清,現在就跳出來要開展感恩教育為自己升官發財撈政治資本,沒有想到走了一個庸官,來一個貪官。我只想說:感恩你XX,感謝你十八輩祖宗,那些因為疫情走了的人,做鬼都不會放過你。」

港媒刊文質疑說,在當下這個時候,在國內疫情還尚未被完全控制住,死難者屍骨未寒,很多家庭因為疫情而家破人亡的情況下,開展感恩教育是合適的時候嗎?

報導援引學者的話批評,王忠林揣摩上意,武漢人絕不會買帳,只會帶來反效果。

圖為武漢醫院醫護人員工作場景。 (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國資深媒體人褚朝新則發表題為「稍有良心,此時都不會要求驚魂未定的武漢人感恩」的一文說,武漢的局勢,大家都看到了,因為前期準備不足,無力應對爆炸式傳播的病毒,很多死亡的病例還沒有被統計。

文章说,眾多民眾染病及死亡,倒在一線的醫護人員,他們也都屍骨未寒,而他們的家人、朋友、同學都還在悲痛中,甚至都還在醫院裡躺著等著搶救,根本無力悲傷,此時卻有人要對他們加強感恩教育,這是沒有人性的行為。

還有數千的重症患者在死亡線上掙扎,方艙醫院裡、定點隔離點裡還有上萬人有家不能回,仍活在被病毒威脅的恐懼之中。他們的家人,也跟著一起提心吊膽。

武漢封城,幾百萬的武漢人困在城裡,不能出門,吃喝都成了問題。對生活物資緊缺、高價菜等問題不滿的聲音,不絕於耳。

武漢人剛經歷了一場大難,而且目前大難未消、余禍尚在,武漢人還在繼續面臨病毒的威脅,仍然活在恐懼之中,驚魂未定。

此時武漢人真的還沒有緩過勁來,還在恐懼與不安之中祈禱災難早日結束。此時要開展感恩教育的言下之意,是武漢人不感恩或者是還不夠感恩。

文章說,如果王忠林是這種想法,「我覺得他才需要好好接受一下教育」。

「你是人民的公僕,你的工作就是為人民服務,如今你所服務的人民家破人亡,逝去的人屍骨未寒,活著的人淚痕未乾,病著的人病體未癒,他們有些不滿完全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你應該因為你和你的團隊工作不到位而反思和慚愧,而不是指責你所服務的武漢人民不懂感恩」。

王忠林言論引發軒然大波後,7日長江日報已將官網上有關報導、影音刪除,官方微信公眾號的文章緊急下架。

掌管中宣部的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王滬寧授意推出的《2020大國戰疫》一書引來惡評如潮,並有人公開實名舉報王滬寧此書破壞防疫抗疫。(網絡圖片)

上述事件被認為《大國戰疫》的翻版或續集。

武漢疫情失控後中共大規模封城應對,疫區武漢封城40多天,企業停工商業停擺,居民生活陷入極度困境,生活物資與食品價格飛漲且極度匱乏。成千上萬名因陷入絕境卻求助無門的武漢人在生死線上掙扎,甚至有很多人絕望自殺。

諷刺的是,中共卻在此時推出《大國戰疫》,吹噓自己應對疫情遠見及卓越領導力,引發全網痛罵。

有網友抨擊「醫院裡還有數不清的肺炎患者,幾千冤魂還在武漢上空鬱結。學生還不能上課,你們就開始舉辦盛大慶功宴了?慶功宴上血紅血紅的人血饅頭,你們下得了口嗎?」

北京居民薛扶民3日在網上實名舉報主管中共宣傳口的王滬寧,指其主導出版《大國戰疫》一書,又在《人民日報》發表文章《我們的日子過得比蜜甜》,是罔顧人倫與基本良知。

文章說,當局不思反省如何加強和改善防疫抗疫的工作,盡力減輕人民痛苦,真誠向全國人民道歉,向世界懺悔,由於早期疫情防控失當,致使疫情蔓延,給全世界人民帶來災難的罪行,反而吹噓所謂的戰疫功績,讓全世界人民恥笑,讓全中國人民傷心與絕望。

北京作家王藏也怒斥中共無恥透頂、荒謬絕倫的文革式宣傳,令人噁心。在此屍橫遍野、慘絕人寰之際,人們再度見識了極權話筒的反天理人倫,反人性。但是,疫情的慘烈,生命的苦難悲劇已使無數人不再沉默縱容。

3月1日,不少網友發現,《大國戰疫》一書已經偷偷下架。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范銘)

相關文章
評論